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父亲和我经历及听到的灵异事件之二十四:棒槌,恶鬼与山神爷

关东山,三宗宝,人参、貂皮、乌拉草。

人参喜阴凉,多生长于背阴的山地缓坡或斜坡地的针阔混交林或杂木林中。

东北大小兴安岭以及长白山的密林,就是出产人参的好地方。

在东北,人们习惯称人参为“棒槌”, 也称“百草之王”,有起死回生的功效,所以人参价格高昂,自然也就吸引很多人上山找参。

在那个特定的历史年代、特殊的地理环境和特殊的生活条件下,产生了特殊的山规、习俗和放山人一整套的信仰、禁忌。

在长白山遮天蔽日、虎狼出没的原始森林中,挖参有如大海捞针。

人参难觅,危险丛生,比如“大烟泡”,就是在洼地里长年累月积累的落叶腐烂后形成沼泽一样的烂泥坑,上面再落上新的树叶。

没经验的人根本看不出来,走上去就陷进去再也出不来了。

所以进山挖参需要保护神灵的护佑。

最初由于畏惧老虎,山民们就崇拜老虎,奉老虎为山神爷,立山神庙,入山前,获参后,都虔诚祭祀。

后来由于人事日进,这种山中保护神的角色便落到第一个闯关东开山并牺牲在山里的,一位名叫孙良的老把头身上,赶山人盛传孙良死时留下的一首打油诗:

家住莱阳本姓孙,隔山跨海来挖参。

三天吃了喇喇蛄,你说伤心不伤心。

这中有人来找我,顺着古河往上寻。

传说老把头死后成山神,常出来显圣,化为白胡子老头,引渡迷山的人,指点他们获得宝参,脱难下山。

每年阴历三月十六日是老把头生日。

每至此日,东北各村镇采参人、伐木人、猎人都置办酒席,焚香设奠,以祈平安。

记得我小时候爷爷和父亲喝酒聊天,爷爷曾经说起过他年轻时在长白山老林子里挖参遇恶鬼幸得山神相助的事情。



那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爷爷二十多岁,家境很一般,兄弟四个只有薄地几亩,虽然还没有到为地主家做长工的地步,但也是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外出打打短工赶赶山。

这年快到年根,家里粮不多了,也没有办年货的钱,爷爷他们七个小哥们凑到一起想辙,有人提出去长白山老林子挖参。

虽然挖参一般都在每年阴历三四月,但是日子实在不好过,而且这年冬天一直没下雪,地面植被还是裸露的,去碰碰运气,一但挖到了这个年就好过了。

大家都穷怕了,既然决定进山,当时分头回家准备,第二天就出发了。

走进长白山茫茫老林子里,开始寻找一些背阴的斜坡,七个人排成一排,半蹲着前行在地上一点点“过筛子”。

也是他们运气好,进林子的第五天下午,在一块斜坡地上,蹲走在边上的爷爷停住了脚步,对着旁边一挥手,大家停住了脚步,都向爷爷这里看着。

只见一根一尺多高的黄色草秆上,一嘟噜干枯的暗红色小圆球在迎风晃动。

爷爷激动地小声说道:“看啊,只是瞅杆子和果就小不了。

”大家慢慢围拢过来,小心翼翼的把两根树枝插在参棵的两旁一尺远的地方,然后把参棵子用红线绑在树枝上,再把红线的两端拴上铜钱,爷爷突然大喝一声:“棒槌!”据说这么一喊人参就会被“定住”不能再逃跑;然后伙伴们跟着问:“什么货?”爷爷回答:“五品叶”。

然后伙伴们说:“快当!快当!”小心地清理着人参周围的泥土,保证人参根须完整。

前面爷爷的报告叫“喊山”,后边伙伴的问语叫“接山”。

这一喊一接,目的是要把人参镇住,同时说“快当”,是放山人的礼节。

表现他们心里高兴和对发现人的祝愿,取吉利的意思。

这些规矩挖参人习以为常,甚至连说工具时,也要说“快当”二字,如“快当刀子”、“快当铲子”。

“喊山”是很严肃的事,决不能乱喊,如过错把草当“棒槌”喊了,则认为不吉利,叫“喊炸山”。

同时也不准什么都乱讲。

放山人有个规矩,只许说“拿”,不许说“放”。

吃饭叫“拿饭”,回窝棚睡觉叫“拿房子”,抽烟叫“拿火儿”。

赶山人挖参时必须遵从这些规矩才能平安的把“棒槌”拿出深山老林。

挖到了参,大家把随身带的酒一饮而尽做为庆贺,然后商量决定立即往回赶去,抓紧时间找个好的买家,拿到钱过个好年。

大家走到路上没多久,天下起了雪,几个人仗着酒劲,往破棉袄和棉靰鞡里多塞些乌拉草,继续冒雪前行。

天渐渐黑了下来,温度越来越低。

好在爷爷他们都年轻,血气方刚 ,坚持着赶路。

后半夜,雪越来越大,越来越冷,几个人的体力也都到了极限,就在大家又冷又饿又累的时候,突然发现前边山脚下有火光,走近一看,有几个人在那烤火吃芋头呢,爷爷他们高兴极了,按山里的规矩,赶山人无需相识,见面就是缘分,可以分享食物和篝火的。

“终于可以暖和一下吃点东西了!”爷爷他们走过去,和五个烤火人打招呼,可是那五个人似乎不怎么爱说话,只是低着头烤火,吃芋头,哼哼哈哈的敷衍回答着爷爷他们。

爷爷几个人也累坏了,不管那么多,自顾自围着火堆坐下来。

对方扔过来一小袋芋头地瓜让爷爷他们自己烤。

火光中爷爷琢磨这火怎么不暖和?似乎越烤越冷啊?带着狐疑,爷爷暗自端量那几个人,觉得他们面色不对,再看看他们身后,火光映衬中没有影子!爷爷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坏了,趁着还心智明净,他立刻站了起来,去拉同伴,说“好了,咱们赶紧赶路吧!”可是他的兄弟们谁也不听,非要再烤会,那几个烤火人也暗暗抬起头来,面色不善的看着爷爷,爷爷正慌张着不知如何是好呢,突然从林中走过来一位老人,这位老人家须发全白,鹤发童颜,头戴兽皮帽,身穿兽皮制成的大衣,背上背着猎刀,器宇轩昂,一看就不是等闲人!老人走过来,看都没看那五个烤火人,只是对爷爷他们和善的说“林深雪大,到处都有凶险,小老汉的木屋离此不远,几位小友何不随我到那里休息?”爷爷立刻没口子的答应,那几个伙伴听说有木屋子,也纷纷起身,在那五个烤火人恶狠狠的眼光中,爷爷他们跟着老人离开了火堆,走了好一段,老人停下来对爷爷他们说:“年轻人,你们太大意了!知道么,刚才坐的地方旁边就是大烟泡子,你们遇到的那几个人不是人,都是死在大烟泡里的恶鬼,它们晚上出来迷惑路人,想吸干你们身上的阳气害死你们做替身呐!”众人大惊,有的还不太相信,老人让他们打开烤火人送他们的口袋,咦?刚才明明里面装的还是山芋和地瓜呢,突然变成了冻僵的癞蛤蟆和蛇?爷爷他们立马就跪下了,感谢老人救命之恩,问老人家是不是就是山神。

老人没有回答,笑了笑,“翻过这道岭杠一直顺着冰河走,很快就可以到佛塔密了,路上不要停留!”。

然后捋着长胡子走向密林,一会儿就不见了踪迹,只有林中隐约传来的歌声“家住莱阳本姓孙,隔山跨海来挖参。

三天吃了喇喇蛄,你说伤心不伤心。

这中有人来找我,顺着古河往上寻……”

回到家中,那棵大棒槌卖了个好价钱,爷爷他们过了个好年,然后又赶了两年山,攒了些钱,就把全家搬到了安东(今丹东)五龙金矿板石村定居。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