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看水鬼

小学时我家住在父亲单位宿舍的两层小楼房,我们住楼下。

二年级时楼上搬来一户一家四口,父母和两兄弟。

我家与这家人很快熟悉起来,原因是两兄弟的哥哥与我是同一个小学同一年级隔壁班的同学。

他父亲也和我父亲一样在60年代,随部队开赴越南,支援北越打南越。

我父亲是炮兵,他父亲是步兵,虽不同一个部队,但却是打过同一场战役。

还有就是我们都是老乡,同一个乡下不同村。

我根据两兄弟的名字,给他们起了个外号:饭盆,饭碗。

当年的小伙伴们都是这么叫他们的,他们的父母有时开玩笑也跟着叫,以下就用外号来称呼他们。

小学放暑假回老家,偶然也会见到饭盆饭碗回老家玩。

因为他们的村子在我姑婆(就是我发表的《姑婆家的鬼》帖子里的姑婆)家村子另一个方向的邻村。

那时候妹妹上幼儿园,爸妈不放心我一个人在老家带着妹妹到处去玩,怕出什么事。

所以妹妹最多住几天就跟爸妈回城里,然后去外婆家住跟表妹玩。

剩下我一个在老家,爷爷奶奶叔叔婶婶也管不住我,自由自在的。

因此经常借堂叔的单车,白天自己骑车去姑婆家或者去找饭盆饭碗玩耍。

就算走路去姑婆家或饭盆家,也不过半个小时多一点。

五年级的那个暑假,一早就把暑假作业赶完了,照常回老家玩,妹妹住了几天也照常被爸妈带回城里,又剩下我一个在老家。

我知道饭盆饭碗也回了老家,就骑单车去找他们玩耍。

那天到了饭盆饭碗家,他们已回来三天,见面不久,饭盆就告诉我,他昨天晚上看到水鬼了。

原来饭盆饭碗昨晚晚饭后,因天气热就跟几个同村叔伯兄弟出来散步。

他们村外有一块空地,空地稀疏地长着两三棵树和一两丛竹子,晚上很多人在那里乘凉,聊天。

饭盆他们也在那里玩捉迷藏,后来玩腻了,饭盆说自己一个人到处走一下,他叔叔还叮嘱他不要走远。

饭盆以前也是个大胆的孩子,当时就沿着田边的小路往一个不远的野塘走去。

那个野塘是没有人承包养鱼的,因为流溪河的一条分支直接流入野塘里,如果养鱼的话,多少鱼儿都会随着涨潮逃跑到河里。

野塘据说也淹死过去野泳的小孩子,大人们禁止孩子去那里游泳,但白天还是经常有人在那里钓鱼网鱼。

当时饭盆走近野塘边,月亮下的野塘,一片宁静,四周的虫鸣此起彼伏。

饭盆在野塘边玩甩瓦片。

把小瓦片横着朝水面扔出去,小瓦片借着惯性在水面上跳着前进,还会在水面旋转着前进一段才沉下去。

正玩着,突然听到水里咚的一下,不知道什么东西迅速跳出水面,饭盆没看清,以为是鱼。

继续甩瓦片,不一会当他弯腰低头找瓦片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巨响,像是什么大的东西从水里冒出来,又迅速沉入水中。

饭盆站起来看,只看到水面上一个大的涟漪在扩散。

饭盆奇怪了:什么玩意,难道是大鱼?他捡了半块红砖,狠狠地砸向那个涟漪中间。

砖头咚地一下扔进水里。

就在这时突然从水里钻出一个玩意来!那玩意头上披着不多的散发,长得很狰狞,牙齿外露,瞪着凶光的眼睛,举着尖爪。

赤裸的上身皮肤看不出是什么颜色,但像是个男的。

那玩意钻出水面,对着饭盆“嗷”地一声大喊,然后向着饭盆游过来。

说是游过来,但看起来像是在水里走过来似的。

饭盆吓得“啊”的一声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拔腿就跑。

跑的时候听到后面又有很大的水声,饭盆不敢回头,直接跑回空地,告诉大家他见到水鬼了。

但空地的人不信,以为饭盆在骗他们,都笑话他,饭盆极力解释也没用。

后来长辈们还是叮嘱所有的孩子,晚上不要到野塘那边玩,万一掉水里就很危险。

我听了饭盆的述说,当时也不信。

就问他能不能详细形容一下水鬼具体长得怎样?饭盆说他只是在惊慌之下看到那水鬼,就像刚才说的那样。

但具体形容却没什么详细印象。

饭盆的两位堂哥却在旁边笑了:你这胆小鬼,怎么吓唬你同学呢?以前我们也去过那里游泳,自从淹死过人以后就不去了,最多去钓鱼网鱼。

我们经常在白天晚上经过那里,都没见过水鬼嘛。

饭盆争辩道骗你们是猪,你们敢不敢晚上去那里看看?看到了你们就不会这么说了。

两位堂哥还在笑着,我听了饭盆的述说,产生了好奇心,就让饭盆带我去看看。

于是很快到了野塘。

白天的野塘也是一片宁静,太阳暴晒着,周围飞着蜻蜓蝴蝶等昆虫,水面泛起一片磷光,还看到有鱼儿在游。

饭盆告诉我那水鬼出现的位置,大概在野塘中间一点的地方。

我问饭盆:以前暑假我们也来过这里捞过鱼,也见过一次水蛇在水面上游。

而且还有人来钓鱼网鱼,如果有水鬼的话,那些钓鱼网鱼的人,早出事了。

怎么从没听说过有水鬼的事呢?饭盆说可能是白天的原因吧,晚上这里是会有人经过,但没人会在晚上来钓鱼的。

饭碗也说:如果晚上来可能会看到水鬼,但晚上谁敢来这里站在塘边看水鬼呢?



我听了饭碗的话,对水鬼产生了好奇心,就跟饭盆说晚上敢不敢来看水鬼?只要你敢陪我来,并解决我晚上回家的问题就行了。

饭盆说晚上可以住他家,他家人都认识我,也会欢迎我住一个晚上,只要我爷爷奶奶同意我来就行。

我说那好办。

于是我马上回家,骗爷爷奶奶说去姑婆家住,然后带着行李步行到了饭盆家。

反正去年暑假白天也步行去过姑婆家,还拖着妹妹一起去的。

那时候农村比现在相对安全,没有什么拐卖人口之类的案件。

那时也没有电话,爷爷奶奶也不知道我是否到了姑婆家。

晚饭后,饭盆和我去野塘,饭碗胆小不敢跟着来,我们带了个两节电池的手电。

路上饭盆还说他白天打听过有关水鬼的传说,长辈们告诉他,水鬼也分种类的,有些会迷惑人下水淹死找替身,但一般的水鬼只能在水里作恶,人不下水就没事。

见到了跑开它们就没办法了。

等会到了水边,看到什么都不要怕,怎么都不要下水。

到了野塘,那里依旧是在月亮下一片宁静和各种虫鸣。

大半个上玄月亮把周围照得清清楚楚。

我们在塘边一棵树下停下,饭盆说就躲在树后等吧。

为了安全起见,我还用电筒照了树上和周围。

树上没什么怪异的东西,周围一片空旷。

饭盆小声说道:我们现在得小声说话,因为大人们说人在岸边说话,水鬼会听到的。

我们也不要太靠近水边,防止水鬼拖我们下去。

于是我们就在树后躲着,我还从家里带了盒万金油,给我们的手脚都擦了,防止蚊子咬。

等了一会,也没见水面有什么动静,万金油的药效也快过了,因为那蚊子的嗡嗡声越来越多。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就把饭盆拉到树后更远的地方,小声说道:你昨晚不是无意中扔了石头它才出来吗?我们现在静悄悄地等,可能等不到。

要不我们扔点石头试试?饭盆想了一下,觉得也对。

于是我们就到处找了些石头,碎砖头,瓦片,堆在树后,然后向水里狠狠地扔石头。

扔了几块石头,除了水面泛起的一阵阵涟漪,也没有什么动静。

反而手累了,得歇一会。

我们正在树旁揉着手的时候,突然听到“啪”地一声,有什么东西砸到树干上。

我们赶紧躲到树后,我还以为是树上有什么东西要下来,抬头看却没发现有什么。

这时又一声“啪”地一下,这次我们听出是从野塘方向扔砖头或石头过来。

我们都蹲下不敢露头出去看,怕被东西砸到。

这时我真的怕了,饭盆也害怕,但毕竟他比我胆大,说了句转移。

我们捡起几块石头,猫着腰往树后跑。

跑到另一棵树后,离野塘更远一点的地方。

我照例看看这棵树树上和周围,没什么东西。

就在转移时我们听到野塘有很大的水声,像是什么东西从水里出来,又潜下去。

但由于我们这棵树离野塘岸边远了点,所以看不到水面,也没看到什么东西从水里出来。

之后一切都静下来,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似的。

我问饭盆还要不要再去看看?饭盆说你敢去我就敢去,还说这次不要到那棵树下了,到另一边的树后。

我们又拿着几块石头,溜到野塘右边的一棵树下,也照例看了树上和树后没什么东西,就蹲在树后查看野塘。

这时的野塘,水面在月光照耀下依旧平静,不过好像多了很多大鱼在水面游。

饭盆做了个手势,和我一起每人拿起半块砖头,狠狠地扔进野塘里,然后赶紧躲回树后。

就在砖头落入水里不久,我们又听到有什么东西从水里冒出来的声音,我们偷偷地露出半个头去看,这一看可吓坏了!只见野塘中间,一个披头散发的像人一样的东西,赤裸上身,面目扭曲,两只手长着尖长的爪子,两眼发着凶狠的青光四处张望。

饭盆看到这东西,赶紧回头就跑,我也跟着饭盆开跑。

就在跑的时候,听到那个东西“嗷”地一声怪叫,接着一块石头啪地落在我们身旁。

我们不敢回头看,拼命地跑!

我们跑到空地才敢回头看过去,没见那东西追过来。

月亮下的田径小路,一片空旷,什么都没有。

饭盆说这次你信了吧?我说我信了,那玩意应该不会追来吧?饭盆说我也不知道,应该不会吧。

我们躲起来等一会看看吧。

我惊慌地问道:为什么还要躲起来不回家?饭盆说怕它跟踪我们回村,还是躲一会吧。

于是我们又躲到树后等了一会,发现没什么东西跟着来,这才回饭盆家里。

回到饭盆家,赶紧洗澡睡觉。

我和饭盆饭碗睡一张大床。

饭碗听了我们的经历,也吓坏了,说幸好没有去,不然他跑得慢跑不掉的。

饭盆说不要怕,听大人说那些东西上了水就没能力。

就算它上岸,也是打不过人的。

那东西没跟着来,也不知道我们住哪里,现在没事了。

第二天村里其他的小伙伴约饭盆他们去野塘附近玩,但饭盆怎么都不愿意去。

我也回爷爷奶奶那里。

回去时要经过两个人家承包的鱼塘,那两个鱼塘是人工挖的,但我不敢走塘边的路,要绕路走。

而且在村里也不敢到附近的水边玩耍,更不敢再去找饭盆他们,过了三天就被接回城里的家。

回到城里,饭盆饭碗却已经回来了,比我提前一天回来的。

问他们后来的事,他们说我离开后的那天晚上大约9点多,村里有人看见村外空地附近,好像有个赤身裸体的人走过,村里的人想去看看是谁,没想到那赤身裸体的人听到有人声,马上飞快地像野塘方向跑,村里的人以为是个神经病也没有追。

饭盆知道后,吓得第二天就去和堂哥去镇上姑父的单位,打电话到他爸爸单位,让爸爸来接他们回家。

爸爸说要明天才能来,那一天饭盆饭碗一整天都不敢出门,直到爸爸来接他们回去。

再后来小学毕业放暑假,也回了老家玩。

但不敢再去饭盆的村里找饭盆玩了。

虽然后来也敢站在其他的池塘,河边等地方,但绝不会下水捞鱼虾玩。

人家问为什么不敢下水,就说怕蚂蟥咬。

也不敢说真正的原因,因为说了也没人会信。

长大以后,对那件事也逐渐平伏,也敢到江里海里游泳,还去过菲律宾和马来西亚潜水。

那个野塘白天照常有人去钓鱼网鱼。

随着工业发展起来,不知过了多久,野塘被填平了,那一带建起了一些小工厂。

再后来那些小工厂的废水污染了流溪河,被勒令停业整顿过,还上了新闻。

直到现在也没有听说过有关水鬼的事情了。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