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事件 巡山人故事系列:侍棺蛇奴(二)祸起

巡山人故事系列:侍棺蛇奴(二)祸起

01

神仙坟村子里传言,是北宋时一位异僧所建,当时异僧手持舍利,获得宋徽宗允许,在县城北面,牛头上建了一座塔,据县志记载,塔成之后,有异僧持舍利而入,然后就再也没出来,不过村里老人传言,异僧明面上是建塔,暗地里却在长虫岭深处,修建了一个巨大的地宫,这地宫建好之后,异僧带着舍利和一众徒弟,入了地宫就再也没出来。

而后长虫岭上空频频有五色彩云,异域佛像出现,村民们便给这处地宫起了个神仙坟的名字。

这么多年下来,神仙坟只剩下一个传说,具体情况谁也不知道,只是老辈人有话传下来,不许后人接近神仙坟,否则会给村子带来灭顶之灾。

这李奶奶是村子里的神婆,为人随和大方,在村子里很受敬重,听说她身上带着一个老仙儿,他仨要去神仙坟的事,估计是老仙透露的。

三爷正吭吭哧哧,不知道咋回话的时候,柳断指从院子里走出,满脸堆笑的向李奶奶迎了上去,李奶奶看到柳断指,冷哼一声,似乎对他有很大的意见。

柳断指热脸贴了冷屁股,干笑一声,对李奶奶说道:老人家,我们去神仙坟,没别的意思,主要是我那豁牙兄弟,小儿子得了一场怪病,想去神仙坟里寻寻,看能不能找到些解决的方法。

李奶奶不听这话还好,一听这话,整个脸顿时就冷了下来,对柳断指恨恨的说道,治啥病?怕不是治你和豁牙子的穷病!

柳断指一听这,脸上现出一丝尴尬的神情,慌忙拉着李奶奶躲到一边,背对着三爷,对李奶奶嘀嘀咕咕的说了起来,三爷见柳断指有意瞒他,也不自讨没趣,转身去屋子里寻找贾豁牙。

这时候三爷已经发现了端倪,这二人一定还有其他的事瞒着他,不然柳断指为何一听李奶奶的话,就那么紧张?三爷走进房间的时候,贾豁牙正蹲在地上,往编织袋里猛塞干粮,三爷不动声色,走到贾豁牙身边,开口说道,老贾啊,这次去神仙坟,里面应该有不少好东西吧?到时候咱们随便往外拿一两件,下辈子不就不缺吃喝了?

02

贾豁牙一听三爷这话,蹭的一下就窜了起来,兴奋的对三爷说道,柳老哥说三哥你不开窍,这不是挺开窍的嘛,我和柳断指就是这么想的,只是怕你不同意,就没敢告诉你,到时候卖的钱,咱仨平分,总好过每天起早贪黑种地吧。



三爷顺着贾豁牙的话接下去道,对对,理儿是这么一个理儿,就怕到时候咱仨白跑一趟,再把你小儿子的病给耽搁了,那就麻烦了。

贾豁牙大手一挥道,既然三哥也有心捞一笔,我也就不瞒三哥你了,其实我小儿子的病,早在来这之前,柳老哥就给治好了,那只是个借口,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就是直奔神仙坟里的舍利去的。

贾豁牙刚说完,柳断指正好走到门口,听见贾豁牙的话,柳断指一拍脑门,气的大骂贾豁牙坏事。

三爷则在一旁嘿嘿直笑,说幸亏李奶奶来了一下,不然他还被蒙在鼓中,差点就做了挖坟掘墓的营生。

挖坟掘墓这个营生,在我们这边是最招人恨的,也是最被人看不起的一类人,三爷从小耳濡目染,自然打心眼里也痛恨这类人,所以刚才说的时候,故意把挖坟掘墓这四字咬的很重。

柳断指对三爷说道,这神仙坟里的异僧绝对不是啥好人,当初我站在山头,向神仙坟那边望去,隐隐见有红光闪现,红光又叫血光,乃是大凶之兆,这神仙坟怕不是个邪地,接着柳断指又说道,八几年你们这里不是干旱过一次吗?当时挖出来一口大缸,这大缸被人挖出来后,被雷劈了,干旱才消失,我怀疑这神仙坟,就和那个大缸一样,早晚会成为祸害。

三爷听后,开口对柳断指说道:这神仙坟邪乎归邪乎,但是村里的老人不让接近神仙坟,自然有他的道理,这么多年也一直相安无事,就怕咱们一接进神仙坟,反倒打破这种平静。

柳断指又劝了三爷一会,三爷死活不答应,说这挖坟掘墓的事,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这神仙坟周围,都是多年无人踏足的深山老林,如果没有一个熟知山路的人带路,外人恐怕还没走到长虫岭外围就迷路了,就连村里人,如果没没进过长虫岭,贸然进入,恐怕也很难回来。

所以没有三爷带路,柳断指和贾豁牙断然不敢冒险深入。

柳断指见三爷铁了心不去,便不再提神仙坟的事,二人在三爷这边玩耍了几天,就各回各家。

03

神仙坟的事便告一段落,三爷本以为这事到此结束,没想到第二年秋天,村子里就怪事频发。

先是有小孩平白无故失踪,村民们找遍了村子四周也不见踪迹,再到山上的大小动物,集体往山外围迁移,就连从来不出长虫岭的蛇,都跑到了长虫岭外围,村口的老槐树也莫名的往外流红水,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一系列事,将村民们闹的人心惶惶。

有一天,三爷刚巡山回来,还没到家门口,大老远的就看到李奶奶拄着拐棍,焦急的等在他家门口,三爷自从上次和李奶奶见过一面之后,就再没见李奶奶出过门,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李奶奶之前还挺拔的背部,竟然整个佝偻了下去,脸上尽显憔悴之态。

三爷向李奶奶问了个好,便急匆匆打开家门,将李奶奶请进家中。

李奶奶坐定之后,竟主动提起了神仙坟的事,听李奶奶的描述,这次村子里怕是要出大事了,最近出的这一系列怪事,恐怕和神仙坟脱不了干系,本来,她以为还能再拖几年,便阻止三爷他们去神仙坟,没想到,这神仙坟这么快就开始祸祸村子了,而且看情况,这次搞不好,会让附近的村子成为绝户村。

这一次她身上的老仙也无能为力,李奶奶的意思是,这次,她想让柳断指去神仙坟试一试,看能不能将村子里的灾难化解。

三爷沉吟良久,说这不就做了挖坟掘墓的勾当?

三爷这句话,将李奶奶气的拐棍连连顿地,恨恨的说道:什么挖坟掘墓,这神仙坟根本就不是个坟,何来挖坟掘墓之说?

神仙坟不是坟,那是个啥?三爷不明所以的问道。

李奶奶说:等你们进去之后就知道了,反正你知道不是坟就是了,这点老婆子我能保证。

既然村子里最近发生的怪事,和神仙坟有关,再加上李奶奶的保证,三爷便答应了李奶奶的要求。

送走李奶奶之后,三爷急急赶去村长家,拨通了柳断指的电话,三爷将李奶奶的意思,简短一说,柳断指在电话里兴奋的大吼一声,差点没把村长家的电话震坏,接着,柳断指说他会尽快联系贾豁牙的,毕竟掘地的活,贾豁牙最拿手,还没等三爷回话,柳断指就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04

第二天一大早,三爷还没起床,就被剧烈的敲门声吵醒,打开门一看,柳断指和贾豁牙正站在门外,在他俩旁边还站着一个老头,这老头六十岁上下,身穿笔挺的中山装,满头白发,但身材却很是挺拔,双眼炯炯有神,三爷打眼一瞧就知道不是一般人,后来三爷听柳断指说,这老头姓韩,让三爷叫他韩老就行,韩老是沧州人,从小习武,一条链子镖耍的出神入化。

这次,二人竟然开来了一个破面包车,车上放着三个黑色的大包,里面也不知放了些什么东西,二人显然早已迫不及待想要进山,不断的催促三爷动身,三爷怕夜长梦多,简单收拾一番,带了些生活必需品,和捕兽的工具,便带着三人启程,向大山深处进发。

一行四人,一路急赶,渴了就喝山泉水,饿了就吃晚上睡觉时捕的野味,终于在第三天中午的时候,赶到了长虫岭外围。

到了长虫岭外围,几个人却犯了难,此时,这长虫岭外围,遍地都是蛇,这些蛇不知道什么原因,烦躁异常,见人就仰着脖子,嘶嘶示威,三爷身上倒是备了些雄黄,可是这些蛇却一反常态,即便四个人身上洒了雄黄粉,还是照样攻击他们,北方毒蛇虽然少,但经不住多呀。

到了这里,四人举步维艰,一边走,一边提防着被蛇咬,直到太阳落山,四人还在长虫岭外围盘旋。

眼看着天一点点变黑,四人还没找到落脚点,韩老显然开始烦躁了起来,这时候一条野鸡脖子(一种毒蛇,颈部有野鸡一样的花纹),突然从地上窜起,冲着韩老大腿咬去,韩老冷哼一声,右手随意一探,便将野鸡脖子抓在手中,而后用力一攥,便将野鸡脖子攥为两截。

韩老的这一做法,似乎成了导火索,惹得周围的蛇,纷纷梗着脖子向四人攻击,这些蛇数量众多,四人一时间狼狈不堪,身上或多或少都挂了点彩,不过好在北方毒蛇少,不然他们四个人早就毒发身亡了。

其中,贾豁牙最惨,腚蛋子上挂着两条蛇,怎么甩都甩不下来。

贾豁牙见腚蛋子上的蛇,怎么甩都甩不下去,恨恨的骂了一声,从怀中掏出一个身上盘着蛇的黑童子,贾豁牙拿出黑童子之后,这些蛇似乎有些忌惮,攻击的明显速度慢了下来,但还是围在众人身前,不愿离去,贾豁牙见此,嘴角一抽抽,便咬破中指,将伤口放在黑童子头上,口中念念有词,大概过了一分钟,周围气温骤降,阴风阵阵。

那些蛇似乎也感觉到了异常,纷纷梗着脖子,四处张望,就在这时,贾豁牙大喝一声,那些蛇竟然开始自相残杀,不出五分钟,地上就躺满了蛇尸。

贾豁牙见此,忙将正在滴血的中指,从盘蛇童子头上拿开,不过五分钟时间,贾豁牙刚才还红润的脸颊,此时竟然苍白如纸,头上虚汗连连,贾豁牙晃了两晃,险些站立不稳,自己忙从怀中掏出几个黑色药丸,如吞饭团一般,一股脑吞了下去。

柳断指见此,连连咂舌,对贾豁牙说道:老贾啊,我就知道你身上不缺好东西,没想到连这盘蛇童子都有,你可真是舍得下血本,将这玩意儿养这么大,费了不少血吧?

贾豁牙干笑两声,说道,这童子是朋友的,我借来用用而已,这玩意儿太费血,我可养不起。

这药丸,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做成,贾豁牙吃过之后,只坐在地上休息了几分钟,脸色竟慢慢恢复血色,这时候贾豁牙将童子捧在胸前,开口对三人说道,咱们还是快点赶路,不然这童子待会失去效力之后,我也拿这些蛇没办法了。

说完贾豁牙便捧着盘蛇童子,在前开路,三人跟在贾豁牙身后,再也没受到蛇的攻击,如此这般走了一个小时之后,众人终于走出长虫岭外围,到了长虫岭中心地带。

到这之后,蛇群终于消失不见,贾豁牙见此,对着手中的童子念了几句咒语,便将童子收进怀中,做完这一切,贾豁牙双腿一软,瘫在地上,不省人事……

(本文为作者原创作品,未经允许,禁止转发)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