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离世的眼瞳

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个头皮发麻的故事,发生在本人事迹中。

那年是08年的冬天,也是汶川大地震的那一年,农村的冬天寒冷至极,

白霜遍野,有一个定律,老人大多数都会在冬天去世,以前很费解,现在想想可能是因为免疫力下降,天气寒冷,所以很难扛过去。

言归正传,我有一个叔公,他小时候很聪明,可造化弄人,摔坏了脑袋,也不是变傻,就是反应迟钝,比较木讷。

也敌不过岁月的侵蚀,在70多岁的时候也病倒了,以前的农村都是瓦房,更是清冷冰凉,我叔公每天都被病痛折磨,经常都是痛苦中慢慢的睡过去的,很多人会问我为什么不送医院,没办法,这个病没法医治了,是那种皮肤溃烂,一直蔓延,当时县里面的也不发达,我家里也算是三代为医,所以只能搬回来慢慢照顾他。

以前的老房子是木门,木床,房间里都会放点存储的南瓜,冬瓜之类的东西,因为我叔公都是我们轮流照顾的,有一天清早,我去送早餐,刚好我奶奶也在那边,听到我叔公一直在大叫,我跟我奶奶就跑过去看,听到的是:“南瓜上有鬼,快走!!南瓜上有鬼!”反复的在念叨,眼睛睁的大大的,我当时吓到了,我奶奶比较镇定就骂他:“别再这里胡说,哪有什么鬼的,不要吓唬人”,我奶奶是很强势的人,我叔公也是比较怕我奶奶的,听到我奶奶的声音也就没有呼喊了,但眼睛还是睁的很大,自从那件事情以后我心里就埋下一颗种子,还小,也是被我叔公吓到了。

那件事情以后,我叔公的脸上莫名其妙的出现了抓痕,我们老家以前根本是没有养猫那些的,而且门也是关着的,不会有猫之类的跑进去,因为当时老一辈的人都觉得养猫比较不吉利,当时那些长辈都问他抓痕是怎么来的,不过我叔公本身就神志不清了,也没有回答,就睁着眼睛。

直到有一天傍晚,冬天的天是比较容易黑的,6.7点天就黑了,那天也是我送饭给我叔公吃,不过这一次是我跟我妈妈,晚上的农村更加清冷,当时基本是没有路灯的,老房子的道路更是一片漆黑,以前都是凭感觉或者拿一把手电筒摸着走的,也顺利的到了我叔公那个房间,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叔公异常的清醒,居然还会跟我们正常聊天了,我是一边喂他吃一边聊天,也算是比较开心的,以为是有所好转了,但就在这个时候。

我叔公突然很镇定的来了一句:“喂那个小孩吃点”。

当时,我跟我妈妈全身都跟雷击了一样,这、、、、哪有小孩啊。

我妈妈就问他:再乱说叫你大嫂骂你!(也就是我奶奶),哪有什么小孩,你是不是说阿豪,(也是就我)”我叔公转过头看着床头边,说“他就在这里”!!!当时,我跟我妈妈基本走不动路了都,也没说啥,就是搀扶着走出那个房间,关上门,什么也没说,慢慢的走出老房子回到家里,才发现后背已经湿透了,太可怕了。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敢单独去送东西给我叔公吃了,我奶奶也叫我别去了,也没跟我说缘由,一个多星期后,我叔公去世了,当时我偷偷跑过去看了我叔公的最后一面,当时每个村都会有一个树先生,都会来帮忙这种事情,听到他们在那里说:全身都很僵硬,衣服不好穿之类的。

当时哭了好一会儿,之后是需要布置后事了,守灵堂。

都是在老家的祖堂办理的。

三天三夜,吃喝拉撒都在那里,为先人守天灯。

那天我灵堂睡着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叔公坐在篝火旁,清冷的背影,我就跑过去问我叔公:叔公你在这里做什么?我叔公告诉我说他好冷。

直到我哭醒,太真实了。

一直很疑惑,难道将死之人真的能看到平常人看不见的东西吗,这件事自那以后就从未有人提起过了。

(抱歉,有点长,也很多废话,不过我尽量的描述细节,写的不好见谅)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