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关于存在和意识的根源下

生命因孤独而苦,因情而困,因自由而超脱,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独立自主的,而人一来到世间就是不自由的,自一个人出生后各种有形无形的枷锁便开始套在人们的身上,当你跟随着这个世界的脚步一起向前奔跑时不会察觉什么,你会觉得自己很自由,当有一天你真正地有了属于自己的理念想要付诸于行动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原来自己早已被束缚的动弹不得;而人生之荒谬就在于当你能够自由选择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当你真正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却是已经失去了选择的自由。

追求自由是人的天性,而往往人失去的却是选择不的自由,一方面这个世界总是推动着你去做一些事,那怕这些事对于自己而言毫无意义;另一方面孤独总是驱使着我们想要做些什么来找到存在的感觉,以此来避免自己被孤独所产生的虚无感吞噬掉,是以无法战胜孤独就不会拥有真正的自由,很多人所不知道的是,当他们认为自己是在寻找一份真正爱情的时候,其实他们真正追求的是自由,所以才会一边是在追求爱情,而另一边却又是在逃避爱情,而一个追求自由之人最爱的人却是他自己,所以也就永远不可能会找到他想要的那种爱情。

人只有战胜了孤独才能真正地做到掌控自己的心灵,是谓无所住而生其心矣,方能从容地驾驭人生的节奏,慢慢地欣赏和品味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条生命之河,而不同的生命之河瞬间地交叉而过构成了一个人一生中所有的缘分,为什么不让这种奇妙的缘分来增添我们生命的色彩,增加我们生命的宽度与厚度,反而让它变成我们生命的负担,成为自己人生不幸和痛苦的根源之一呢,毕竟此情此景,不管生命轮回多少次都不将会有再次重现的可能,万丈红尘,三千情丝,众生弹唱谁人听,何以舍之,何能舍之。

也只有战胜了孤独才能对所有的一切做到真正地顺其自然,一只脚站在世界里面,另一只脚站在世界外面,缘来而聚,缘尽而散,来者不拒,去者不留,得之我幸,失之我幸,任由时间改变和带走自己身边的一切而本心不动,唯有一颗心灵在岁月的冲刷下愈发地柔软、纯粹、坚固,如此方为真人矣,那时,追求自由之人会得到他想要的自由,而追求爱情之人则会得到真正的爱情。

生命本身很平凡,只要世界存在生命总能自己找到出路,真正不平凡的是人,每一个人在世间都是独一无二的,而作为人而言真正的奇迹是你能来到这个世间,更大的奇迹则在于有一天你开始思考要如何活在这个世上,进而想要追寻自己生命的意义,那个时候上帝为之点头含笑。

何为人哉,道自化人也,上帝想要寻找快乐,所以它的梦想才会跌落凡间化为人,人即是上帝自私的一面,是故人性本自私,公而无私者至人也,非人也。

相较于其它生命而言,做人是最幸运的,也是最苦的,而根源则在于上帝对于人类的偏爱,它允许人类拥有了自我,于此同时孤独也随之而诞生,是为造化所生,造物所赐,无之所在,有之所依。

而人之生命只有一次,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花不同,枯荣变化之后根还是那根,花却已不再是那花了,对生命的态度很随便之人,生命对他的态度也会很随便,对生命缺乏敬畏者必为生命所弃。

生死之外无大事矣,以什么样的心态来度过己生,又以什么样的心态来迎接死亡,是每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件事,生而不昧,死而不殆,方为不负此生。

草木以其根基深扎于大地之中历经枯荣变化而不失根本,而人之根基却是要建立于什么之上呢,生命是一场寻根之旅,亦是一场战争,残酷而惨烈,只有披坚执锐勇往直前,所有虚假的存在都会被时间长河彻底抹除,唯有金刚心方有金刚身。

生命的长度我们无法决定,可生命的高度自己却可以用双手去攀登,这世间没有什么是命中注定的,也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改变的,只有你选择了命运,然后命运才会去选择你,而当命运选择你时你还要经受得住命运所带来的考验,命为心定,劫由心生,心动为因,行动即果,存在必有因果,存在即是因果。

当一个人真正有了属于自己的信念和追求,并踏上追寻自己生命意义的道路时,其就踏上了一条孤独又不孤独的不归之路,这条道路无数先人都曾走过,其中绝大多数都伏尸于道路两旁;在他的身边同样有无数人正在茫然而痛苦的坚持着,大部分已步入歧途,已经倒下或即将倒下;在他的身后还将会有无数的仁人志士前仆后继地踏上这条自由与真理之路,也是一条白骨铺就的通天之路。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得住那种源于每个人灵魂最深处的最真实最亲切的呼唤,那是生命在呐喊,亦是灵魂在哀嚎;是魔鬼的诅咒,也是上帝的恩宠

人生是一场修行,而修行即是修心,一个人的心有多大他的世界就有多大,当一个人心灵上有了需求,他的世界便有了边界,当这种需求成为一种执念时其世界就会化为一座牢牢束缚住自己的囚笼,其自我也就成了执我,自身则沦为心灵的囚徒。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方净土,乃是其心中最美好的信念和希望所化,即是心灵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是灵魂的最后归宿,这方净土最后是成为天堂还是沦为地狱亦或是彻底化为虚无,完全取决于每个人自己。

世界由人所组成,也因人而具有意义,而人受心灵所支配,是以这个世界是唯物的,更是唯心的,而做人却是太苦、太虚幻、也太无趣了,历经生老病死,逃不出成住坏空,花开终有期,凡是美好的存在它持续的时间总是那么的短暂,人所能享受到的欢乐亦是很容易就会被享尽,剩下的不过是一场关于孤独的戏剧而已,人们既是看客也是演员,一边是在看戏而另一边却是在演戏,舞台上所演绎的则是悲欢离合、贪嗔痴愚。

夫一人之心亦是天下人之心矣,过去心如此,现在心如此,未来心亦是如此,心皆此心,情皆此情,理皆此理,有所为则有所求,有所求方有所为,若是无求自然无为,是以太上忘情非是无情,更非绝情,实无求而。

故老子无为,庄子逍遥,而吾惟求自在矣,绝对之存在,终极之自由,极致之快乐,明心见性,花开见我,欲求真道何处寻,尽在灵台方寸中,借假修真,炼假成真。

避苦逐乐人之天性也,生命存在的终极目的是为了追求快乐,而自由则是快乐的前提,无法降伏孤独即意味着不自由。

以何为乐,以存在而乐,过去的梦想者曾经演绎过什么样的故事,现在的梦想者正在演绎着什么样的故事,未来的梦想者又将演绎出什么样的故事,怎能不让人悠然神往;以自由而乐,一切法得成于忍,心若自在处处皆为净土,没有什么能够束缚住一颗真正自由的心灵,灵台方寸亦可为大千世界,一己之心也可成芸芸众生,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快乐,何以得乐,我于世间修得金刚心,清净心,自在心,欢喜心,以是得乐。

孰可为道乎,天地、阴阳、万象、众生矣,一气所化,以心所致,其道易也,其道一也,天地吾不知,阴阳吾不明,万象吾不解,唯有情众生者吾知之矣,始于孤独,苦于孤独,终于孤独,我,我!我?我、道即是我,我即是道。

吾,世外一道人尔,无忧宫中自在客,通明殿上大觉仙,唯能大悲,方有大愿,唯有大愿,方能大行,唯有大行,方能大觉,亦是世间一行者,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探索,道无止境,行者无疆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