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事件 红项链

红项链

晚上,我去医学院教室上自习。

偌大的教室,算上我一共4个人,各据一角,如隔着天涯海角,好像每个人身上都有不同味道的狐臭似的。

其实这样挺好,互不影响,心里轻松自在。

此时,学校迎新晚会正在进行,音乐开得很大声,喧闹,热烈,青春,肆意,我不争气的思绪又被拐到了十万八千里外。

心中闪过一丝不快。

罢了,我从书包里掏出本闲书,随意地翻着。

一阵凉风袭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侧头一看,旁边的两扇窗户大敞着,外面的黑树影也冻得直发抖。

嗨,这才刚到秋天啊!我起身地滑动窗户,尽量不发出声响

站在阶梯教室的后面,我像村长一样牛哄哄地环视四周,那三位同学岿然不动,老老实实埋头啃书本。

人没变,不多也不少,我有些高兴又有些失望,慢慢蹭回座位,举起闲书惬意地看。

“擦擦…擦擦…”伴随着黑板笨拙的“吱扭”声,我头皮一阵发紧,从书中抽出眼睛瞄了一下—有位女孩在细致地擦黑板。

粉笔的白灰被一点点地不留情面地吞噬掉,留下一片黑漆漆的空白。

虽说主动擦黑板是件好事,但这个时间点…很突然。

也许她是寂寞了,我没再理会。

就这样,天空落雨般的“擦擦”声持续了十几分钟,后,戛然而止。

她擦得可真仔细啊!转身,拂手,把板擦放在桌角上,我注意到她白净的脖子上围了一圈很别致的红项链,只是我坐在倒数第二排,看得不甚清楚。

她踩着高跟鞋“哒哒”地走下讲台,径直“哒”到前排一名男同学身边,我突然发现她并不是我们“四人帮”成员,那么,她什么时候进来的?我咋一点声音都没听到?可她走路分明有声音啊……

没等我乱糟糟地想完,她冷冰冰地对那个男生说:“请你让开,这是我的座位。

”声音不大,却透着理直气壮的清晰,在空旷的教室里掷地有声。

男生莫名其妙地抬头看她,愣了三秒,透过他的后脑勺,我猜想那表情应该蛮尴尬。

“我从下午就在这里了,也没见你占位,不应该吧?”男生不甘示弱,语气傲慢,丝毫没有退让。

气氛异常。

女生脸色苍白,红项链显得像洛神花一样红。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开了。

男生抻个懒腰,伸直腿,带着胜利者的不可一世。

女孩迈过一个个台阶,在我斜后方坐下,安静得不发出一丝声响。

我感到空气中的冰慢慢解冻,似乎有点回暖的迹象,便又举起了闲书,慢悠悠地吞吐着村上春树的小说。

人在优哉游哉的时候,时间总是流逝得很快,转眼9点半了,我打算收拾书包回宿舍了。

突然,教室前面“咔”一声钢铁断裂的尖锐声音,吓得我把书一扔,却见电风扇垂直地冲男生头顶砸了下来,他显然吓呆了,来不及躲闪,左胳膊上和腿上各被劈出一道明晃晃的血痕,伴着金属碰撞地面的脆声!

惨啊!一桌的红,一地的红,一身的红,我们惊在原地,感觉不到腿的存在,他慌慌张张地朝这边瞅了一眼,拖着隐约现白骨的胳膊踉跄跑出教室,滴滴答答的血淋着大地,啊,像极了在地面飞的红丝线风筝!

我拍了下头,还是回不过神来,与同样愣住的两位面面相觑,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早提醒过他。

”一缕淡定冰冷的声音从我斜后方传来。

是的,我怎么能忘了她的存在。

这奇怪的存在。

我想逃,却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慢慢转身,盯住她沉默如谜的脸庞,苍白的脖子,以及红的像血的项链。

不,那道深不见底的血色伤口。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