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水雕

光暖暖地抱着繁华的京城,在天府街头,围观的人群中有一片空场,有一个男子在表演独门绝技:水雕。

那人名叫苏旭,年轻英俊,二十岁上下,腰里掖着一条红绸帕,面前有一个红木桌子,桌面上有一把盘龙铜制水壶,一只大铜碗。

只见他提起水壶倒了满满一碗水,端起来绕场看了一周,突然,猛地把碗往空中一扬,水泼洒出去,头顶上空形成一道水幕。

这时,苏旭腰里的红绸帕不知什么时候,已拿在手上。

他快速地舞动红绸帕,旋出一股上升的气流,托住了那片即将落地的水幕。

随即将红绸帕一抖,红绸帕似乎变成了一把锐利的红刀,“唰唰唰”削向水幕。

刹那间,一个绝世美人,当空呈现在人们眼前,晶莹剔透,形态真。

有人惊异着,不由自主伸手去触摸美女的裙摆,那水雕美人却已经涣散开来,一滴滴落下,所有的水全部渗到那红绸帕上。

观众好半天才回过神,一边惋惜,一边喝起彩来。

很多人不尽兴,要求苏旭再表演一次。

苏旭却收拾东西要走,说每天只表演一次。

突然,几个家仆模样的人闯了进来。

一个人大喊:“高人留步,我家老爷有请!”苏旭一愣,那伙人却七手八脚地把他的东西搬起来就走,苏旭见这情形,无奈之下,只好跟着他们来到一座府邸。

这是相府师爷的住宅,师爷闻听京城出了个能雕水的奇人,早就想见识一下。

再过几天,就是丞相大人的寿诞,他想献一份特别的贺礼。

师爷命人摆上苏旭表演用的道具,要亲自看看这个绝技。

然而苏旭不肯再表演。

师爷知道这种江湖汉子硬不成,只好好言相告,并许下诺言,若赢得丞相高兴,将有厚礼相赠:“你就练习水雕‘寿’字吧,水雕美女虽奇,但是街头巷尾的人都看过了,也不好再拿去献礼。

”苏旭见若不依从,自己也无法脱身,就潜心练习起来,凭着自己的功底,很快练就这个水雕的“寿”字。

一眨眼到了丞相寿诞,师爷带着苏旭进了热闹气派的相府。

笙歌漫舞之后,轮到苏旭表演。

桌几、铜壶、铜碗都摆好。

只见苏旭早已换了一身银色丝绸长袍,扎一色头巾,更显得俊奇,腰上依然是那一红绸帕。

乐声缓缓响起,他倒了一大碗水,然后运足力气,泼向空中,红绸帕像一把利刃,在水幕上划过。

一个大大的苍劲优雅的“寿”字,赫然呈现在众人面前。

更令人称奇得是,“寿”字周围似乎隐现着一幅翻飞的龙凤图,云雾缭绕。

众人惊呆的目光中,水散图失,滴嗒……

丞相欣然称奇,正想命人看赏。

旁边有人耳语:“寿图眨眼如水散,在丞相寿诞之日,出此题目势必有所暗喻呀!”丞相脸色暗下来,立即命人将师爷收押,等待处置。

师爷没想到,自己费心想讨得丞相欢心,却适得其反。

苏旭见师爷已被差官拖走,心想自己也免不得罪责,索挣脱赶上前来拿他的差官。

跨前一步,拱手施礼:“在下行走江湖之人,今日卷进是非,罪责难逃,就让我最后再表演一回吧。

也了却我每天水雕美人的夙愿。

丞相觉得这门技艺确实新奇,就默然应允。

苏旭调动全身神经,尽最大努力完成每个水雕美人的动作。

那栩栩如生的水美人,在光照射下,华服娇颜,熠熠生辉,身体四周铺满朵朵红莲花,像要从空中飘然而下。

在场的人个个惊得就像梦游。

完成表演后,丞相却猛然起身走向内室。

不一会,有人前来传苏旭到后面问话。

丞相和夫人都在内室,丞相问苏旭:“你的水雕美人的样子,怎么和我家小女一个模样?莫非你见过她?”

苏旭很意外:“相府千金乃是金枝玉叶,我怎么可能见得到呢?”

丞相摇摇头:“开始我也这么认为,所以和夫人进内室攀谈,夫人和身边的丫鬟也都说那是我家女儿的模样。

苏旭只得原原本本说出,这个水雕美人的原型,是自己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彦卿。

苏旭俊朗,彦卿美丽端庄,父代都是跑生意的小商人,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情投意合,两家父母欣喜,自然结成连理亲家。

三年前,他们在荷花湖上泛舟游玩,忽然一阵疾风骤雨,他们的小船撞上一艘大船,翻了,自此,苏旭和彦卿两不相知。

可苏旭不甘心,一路带着彦卿送给他的红绸帕,还有他生病时,彦卿用来给他煮水的铜壶铜碗,寻找心上人。

苏旭每天把对彦卿的思念,溶在水里,泼洒到天上,舞动着红绸帕,一遍遍削刻着她的样子,后来竟练就一手奇艺。

苏旭每流到一个地方,就到街头使出绝活,目的是借此寻找失散的彦卿,所以每天他只表演一次,为的是引起更多人的注意。

丞相听完,手捻胡须,沉吟半天,自言自语道:“那就是了。

苏旭疑惑地望着丞相,丞相却说这小女儿不是自己亲生的。

三年前,师爷受丞相差遣,去鲁南巡察民情。

一日,和地方官员在湖上饮酒,突遇风雨,一小船撞在他们船上,翻了,船上一男一女翻落水中。

师爷命人打捞,可惜只捞上那位女子。

女子醒来,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师爷见那女子容貌不俗,端庄秀丽,就把她带回府中。

女子虽然没有记忆,可是举止得体,温厚内敛。

师爷有一子,看上了这女子,师爷有心收为儿媳,可是每次提出此话,那女子就是不愿意,还时常说着:“我只嫁‘思绪’”。

再问,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现在看来,她嘴里说的应该是“苏旭”了。

师爷的儿子有些顽劣,师爷唯恐惹出什么事端,闲谈之时说给丞相听。

丞相膝下只有三子,没有女儿。

就把那女子收做女儿。

一晃三年过去了,没想到今天苏旭会来到相府,才得知女子的来历。

这一切,对苏旭来说,都像一场梦,他苦苦寻找了三年的心上人,没想到会在此。

丞相命人去请小姐出来。

不多会,一个身着华丽的女子,在丫鬟的陪伴下,缓缓走出内室,娉娉婷婷,袅袅娜娜。

苏旭悲喜交加,喊了一句:“彦卿!”女子在这声呼唤里,猛地一颤:“苏旭”两字脱口而出。

然而,彦卿什么话也不再说,漠然看着苏旭,转过头问:“爹,,你们唤女儿来有事么?”听到这话,大家都知道,彦卿依然没有记忆。

丞相想给彦卿说明真相,却被苏旭用眼神拒绝了,丞相只得命夫人和小姐先进房里。

苏旭目送彦卿离开,万般不舍,却也无奈。

他突然跪地,恳求丞相放了已被监禁的师爷,因为师爷救了彦卿,还是因为师爷,他才能进相府再次见到彦卿。

丞相哈哈大笑:“监禁师爷,那是做给别人看的。

我正在查一笔赈灾款的去向,此事与皇室内族有些牵扯,师爷怕我得罪皇亲国戚,劝我慎重。

他跟随我多年,情同手足,我也不想连累他,先把他监禁了,我好办事。

万一出事,也是我一个人顶着。

苏旭见丞相如此重情义的人,心中不由敬佩起来。

他给丞相磕了三个头,感谢他对彦卿的厚

丞相说:“彦卿已经是我女儿,看得出你是个好后生。

我们一起努力帮她恢复记忆,然后你们完婚吧。

苏旭却一脸怅然:“此生我们已经缘尽到此,能得知她的消息,见她一面,已是上苍垂

彦卿没有记忆,也是上苍的怜悯,我心安了,也必须离开了。

丞相不明白,苏旭这么辛苦,才找到自己的心上人,为何却又要离开?他正要问个究竟,只见一片迷蒙的雾气升腾而去,眼前已没有了苏旭,但苏旭的声音却回荡在屋内:“做水的人做水做的人,三年魂牵今朝心愿已了,从此荷花湖上化做花蕊笑……”

原来,苏旭早已经在三年前的变故中葬身湖水,只因为牵挂心上人,魂魄不散,在人间苦苦寻觅了整整三年。

今天,见到了彦卿,苏旭终于可以放心归去了。

而从此,彦卿再也没有念过苏旭的名字,没有记忆的她,快乐无忧地生活着。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