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九龙洞传奇

传说,很久很久之前,有一个贫穷的妇人,家住在望江县城,以洗衣为生。

丈夫是脚夫,每天到离城二十里外长江边华船码头工作,所得工钱非常少。

某天,此妇人从河边洗完衣回家,途经一处小山林,发现一丛灌木中,有十几只乒乓球大小的蛋,它们即非鸡鸭蛋,也非鸟蛋。

妇人家很穷,连日没米下锅,只能用野菜加少许米熬粥冲饥,此次有幸拣到十几只蛋,她有多么高兴啊,哪里还管它是什么蛋呢。

晾晒好衣服,便升火做饭,把蛋全煮熟。

她想等丈夫回家再一起吃,可他却要到黄昏才能回家,加上肚子饿得直叫,她忍不下去,就先尝了几只。

立刻觉得它们滋味鲜美,胜过世上一切的美味。

不自觉,又吃了几只,一直到肚子差不多饱了,这才打个嗝,收好剩余的几只熟蛋,等丈夫回来吃。

丈夫回家,看到几只熟蛋,谗得流口水,还没分清什么味,就己把它们吞下肚。

过后才问老婆:“蛋哪来的?”

“河边山上捡的。

你说,那是什么蛋?”

“没见识!不就是山鸡蛋么!”丈夫伸了个懒腰,拿了木盆想打水洗澡,听了这话,便说。

“不对,我从没见过这样的鸟蛋。

听人说,江边常有龙蛋,你说会不会——”

“胡扯!”丈夫对此十分生气,虽然也有怀疑,可是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来反对他的权威。

妇人便不敢再多言。

日子平平淡淡地过去。

几个月后,妇人的丈夫忽患腹痛病,五六天后便一命归西。

青年丧夫,让她痛不欲生。

幸好她己怀有身孕,此总算是命运对这个苦命女人的一丝安慰。

然而,十个月过去,腹中胎儿毫无动静,大夫检查也觉得奇怪,“胎儿还活着,但动得异样。

”他这么对妇人讲。

时间转眼过去三年。

期间,妇人的肚子是渐渐大了,却一直无分娩的信息。

有一天,她终于临盆。

在她呼天抢地的呻吟中,传来接生婆恐惧的惊呼:“老天爷呀!这是些什么!”原来,被接生的是十个肉球,大小相差无几。

可怜的妇人,看到此,便惊叫一声,昏死过去。

次日,洗衣妇不顾身体的衰弱,强撑着把十个肉球包好,带到城外河边一座小山脚下,很随便地用土掩埋了它们。

之后,她蹒跚走回家。

很快,妇人又恢复了健康,也忘记了那不快,如往日一样,在愁惨、艰难中挣扎求生。

有时,想起三年怀胎的肉球,暗自思量那可能是吃了龙蛋的原因。

据民间传说,吃了龙蛋,男人会死,女人将产下怪胎。

妇人一家不正应验了此传言么!但不久,这一切,都统被妇人忘啦。

(二)

不知又过了几十年,还是几个世纪,总之,后来的人们,看到望江县城边的一座小山周围,四季云蒸雾绕,让人惊惧。

那小山,坐落于流过县城东面,后注入长江的小河边,正是当年那位洗衣妇掩埋自己三年怀胎生下的肉球的地方。

小山临河一边的山脚,下陷一口大洞,洞口直径约八尺长。

周围野草花木茂盛。

近处的村人,在天清气爽雾气消尽的日子,发现从那地洞中时时有浓雾涌出。

于是,不久,人们听到这样一条谣传:此地洞中有妖物修炼,日久必祸害乡里。

情况越来越让人奇怪。

刚开始,小山上雾气很淡,遇上好天气,它又消失。

每当此时,总有大胆的勇士,披荆斩棘,来到地洞口边,伸长脖子,探着脑袋,睁大双眼,向洞底窥视,可除了黑漆漆一,和光下的一段洞壁,什么也看不清。

另外,他们还发现,地洞直径往下有增大趋势。

一位勇士出于好奇,扔了块石头下去,半天,没听到落地声或入水声。

他们惊呆了。

又是几年过去。

口的雾气一日浓似一日;渐渐,便是晴朗的日子,人们都看不清小山的轮廓,更找不到地洞的所在。

从此,人们总是离它远远的,再也不敢近前去,那怕有事去它的对面,也会绕开此。

有一年,长江上游连降暴雨,导致下游水位猛增,几天时间,望江江边大部分地区被水淹。

那一带居民,少数遇难,多数内迁。

没多久,江水沿小河进县城,很快,江水便淹没了那个地洞所在的小山山脚。

举县之人一片惊慌,都准备迁往他乡避难。

形势十分危急。

就在人们打算迁徙的前夕,一晚,晴朗的夜空,忽然之间云四合,顷刻之间,雷电交加,风雨大作。

大暴雨持续约半个时辰,方才雨住云开。

这一晚,城里人都胆战心惊,害怕肆虐的洪水加上风雨威力,会冲垮城墙,卷走所有。

次日,天气晴朗,一切如故。

人们都奔走相告,说河水己大退,江水也回复到平常状态。

对此,大家诧异万分。

城里当天流传开这样一个故事:

昨夜下大雨时分,一名更夫在一个门洞里避雨,适时雷电大作,风雨如狂。

在战战兢兢中,他忽看到,从城外不远处,冲天而上几道白光,即刻,天地变得墨般黑,惟听见风吼雷鸣雨衣打瓦片声。

过了一会儿,又见几道白光降下,雨接着渐小,天上云也逐渐散开。

更夫后来肯定指出:“白光冲天而上之处,正是传言所说有妖怪的地方。

从此以后,人们对妖洞下了断言,说一定有蛇妖,上次它吸取江河之水,必是日后起蛟之用(起蛟,望江人指蛇修成以后,陷陆地为湖海的过程)。

不久,这种说法流传开,又不断被添枝加叶,说地洞里呆着的蛇妖,己修炼了千年,常在雨天出洞,化为人形,站到江边去吸水。

又有人讲,在暴风雨之夜,蛇妖显原形,在长江上玩耍,所以那种天气常常船翻人死,便是它在惹事生非。

谣传越来越厉害。

望江县城和其附近居民,有不少因恐惧而迁徙他乡;几个邻县也因此大受震动。

有几年,望江一带恰逢大旱灾,连年颗粒难收,农民生活是水深火热,人们怨声载道。

(三)

皇帝知道了这件事,便派钦差巡视受灾各地。

钦差大人到望江后,了解了一点情况,就急忙下结论,认为是知县疏忽职守,无德无才,致使地方受难,百姓受苦,因之造流言为迁徙他乡的借口。

故此,他将原知县革职,另举荐一员新科进士为知县,相期赴任。

很快,新大人走马上任。

新到知县名钟佐栋,陕北人,年方二十。

自幼饱读诗书,孔孟之言谨记。

从明理始,素有“达则兼善天下”之心。

他觉得,君子为官,重要的一点,是该为百姓造福,淀冤屈,辨是非,如此才能上不负君主,下对得起百姓。

钟佐栋到任后,积极改革县政。

经过一系列改革与整顿,望江县又渐渐繁荣,在不到三年时间。

只是,人们心头,却始终难抹去地洞和蛇妖的影,而城外的那座小山,如今己成云雾的世界。

知县钟佐栋开始以为,流言蜚语产生于人们物质的匮乏与内心的不安,一旦生活好转,它们自会消失。

然他没想到,在他当了五年知县,望江人生活大有改善之后,谣传的势头有增无减,此让他震惊。

于是,勇敢知县的好奇心被激发,他决定单身探地洞,看看它究竟居着何方神圣,也好让一县百姓安心。

钟夫人知道此后,大惊失色,马上不停哭泣,说什么也不让丈夫去冒此险。

师爷一干人等,也来劝说其放弃此荒唐透顶的想法;可钟大人主意己决,拒不听劝告。

(四)

下地洞之前,知县命人办好几件事:一是两粗一细三根长绳,各长五百丈,粗绳直径长一寸,细绳直径为四分之一寸。

另外,细绳每十丈缚一小铜铃铛。

二是放火烧光那小山上草木。

三是,在地洞口搭上一大木架,其正上方为设有转轴的大横梁。

待一切准备就绪,便发通告,晓谕县众,云知县大老爷为解民忧,将只身下地洞,斩妖除魔,到时,请四乡八镇的人等前往助威。

日子终于来到。

那天天气晴朗,万里长空,无丝云彩。

一大早,远近的乡民百姓,做小买卖的,凑热闹的,助威的,游玩的,黑压压一大群,聚集在城外小山边。

如今,被烧光草木的小山,光秃秃的,依然云雾缭绕。

十丈以外,人们难分清物体。

等到日上三竿,知县穿着便服,腰里挂着宝剑,坐着轿子,来到小山脚下。

钟大人走下轿子,抬眼四顾,见面前淡雾中人山人海,喧哗若闹市,他微微一笑,一直紧张不安的心稍稍稳定了点。

他又望向洞口,虽然看不真切,可知道一切就绪,还是不由自主地轻皱眉头。

知县向随从示意,县吏马上向人群大喊,“肃静!肃静!”很快,喧嚣变小并消失。

“各位父老乡亲,钟大人有话训示!”他退到一边。

钟大人清清嗓子,走上前去说道:

“各位父老兄弟,本官任职贵地,历时五载,期间,经过不少事情,也了解你们的疾苦。

今天,钟某人就要为你们解除这心头的疙瘩,下地,斩妖魔,好让你们从此可以安心生活。

钟大人刚讲完,人群便疯狂地欢呼起来。

知县一边对人们报以微笑,一边随同县吏,来到地洞口。

这边一切早己准备停当。

知县向人们交待了几句,跨进大竹筐,在一张固定小板凳上坐稳。

粗细各一根绳子己系在筐上,于是,人们开始放绳子,筐子向深不可测的黑暗中沉落,渐渐消失了踪影。

在下降期间,知县看着逐渐加宽的洞壁,陷入了沉思。

温度越来越低。

抬头向上,只见天如井口,一线居中。

不知哪里来的一丝冷风,似乎钻进了钟大人的肌肤,让他禁不住发抖。

地洞愈往下愈暗。

慢慢地,知县适应了周围的黑暗,借着火折微光,他发现四周洞壁不是十分潮湿,还好像被巨物拍打过,再探身下望,漆黑一,深不见底,一丝凉意从心底升起,恐惧弥漫心头。

可是就是如此,他还是不想当逃兵,他要勇敢去面对一切。

筐子仍在下落。

那一个多时辰,漫长如几个世纪。

上面的人群,渐沉寂下来,大家都在期待着什么,紧盯着洞口。

终于在粗绳尚不中几丈时,筐子落了地,听到从下面传来的约定铃声,大家都嘘了口气,虽然也有几个人感到失望。

箩筐落地前,钟大人己发现周围在渐渐变亮,光线来自洞底。

那时,钟大人见有亮光,心中的胆气又壮了,他摸了摸宝剑,想:“管它是何方的神怪,钟某人今天不叫它碎万段,绝不回城。

”等下了筐,他才弄清,原来那光亮,来源于与此相通的,同时又似与地表平行的一条小隧道。

他沿小洞走去,边解下宝剑,拔剑出鞘,把剑鞘轻轻地放一边。

光源来看一个大厅。

这简直就是一个地下大礼堂,面积宽广如同古罗马竞技场,底部干燥,顶上有一云雾,让人看不清它到底有多高。

整个厅堂呈椭圆型,圆心处,摆了两张大大的圆石桌,各分别放了五只石凳。

在它边缘的洞壁上,等距离挂着三颗夜明珠,其状如鸡蛋,其光华照耀厅中如同白昼。

大厅有两个出口,一个通外面的地洞,一个则与另一个小厅相接。

“传言果然不虚!并且看样子好像有十个之众,真难以让人置信。

”看过厅堂,钟大人己知此次任务艰巨,可他无丝毫惧色,因为他知道有一县的百姓支持他。

但他还是有些紧张,握剑的手也渗出了冷汗。

他这时显得十分的冷静,小心翼翼轻悄悄地直穿过厅堂,来到小厅洞门口。

他这时只感到心跳动太快,于是便停下喘了口气,把汗湿的手在身上擦拭干净,之后才无所畏惧、轻手轻脚地走进小厅。

钟佐栋向小客厅里去去,在小洞门口,却发现里面一迷雾。

他心里非常惊奇,还是勇敢向。

没想到,他一脚踏空,一下子跌进了万丈深渊,甚至于都不知道自己要落到何处去。

在那一刹那间,他差点大叫起来,好在他知道如果惊动了蛇妖,可不是好事。

钟大人正在下降时,忽然又发现自己慢慢停了下来,居然落到一处森恐怖的地狱中,只见偶尔这儿一丝那儿一点鬼火在游荡,照亮四周。

他向前摸索着前进,不久终于习惯了黑暗,发现这是一个又一个相连的地洞组成的连环洞。

他转过好几个恐怖的洞后,才进入一座小

此时,钟大人己经习惯室内昏暗的环境,能够借微光视物如白昼。

洞不大,没有夜明珠,加上淡淡的雾气,显得森恐怖,好在钟大人己经适应无光看物,隐约可辨清物体。

钟大人深吸了口气,镇定了片刻紧张的心绪,手指用力握住宝剑,细看厅内:正中,摆有一张大石床,其上正躺着十个人首蛇身的怪物。

钟大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心咚咚跳得飞快。

蛇妖们好像在冬眠,看来必是正在修炼,所以不知灭顶之灾近在眉睫。

钟大人心想:

“来得正是时候。

真是天助我也!否则,日后若成气候,望江一地,岂不要成它们的水底游乐场!”

钟大人于是走上前,狠下心,大开杀戒。

一气杀了七条怪物,他都很顺利。

可是到第八条怪物时,不知是不是钟大人的手有些累了,下手慢了点,以至于那怪物临死还挣扎了下,它的尾巴不知怎么就扫到了第九条怪物,即时,第九、十两蛇妖被惊醒。

它们睁开如烈火般的巨眼,看到自己的兄弟惨遭杀害,顿时如同旋风一般扑向勇敢的钟知县。

钟大人也不是省油的灯,早在青年时代,他就向名师学过武艺,于是,他一个人奋力与两条恶蛇妖战到一起。

这一战真是壮观,打得天昏地暗。

恶斗中,钟大人发现一条蛇露出点破绽,他便一剑削去,正把一条蛇妖的头给削下。

另一条见状,忽地从空中跌落,转眼间,变成一位绝世佳人。

她泪水盈盈地走上前,可怜地向钟大人乞求道:“侠士,饶了小女子一命吧!我的九个哥哥,都是命该如此,难道您就是铁石心肠,不能让小女子我苟延残喘于世么?”说罢,一副认命的样子,把头低着,闭着双眼,等着钟大人去了结她。

钟大人这时真的犹豫了。

对于一条恶龙,他会有十倍的勇气去杀死它,可是,对一个弱女子,他却不知如何是好,尽避知道,这是一条恶蛇妖变化成的,可是,他却不是孙悟空,没有那么狠的心。

他犹豫片刻,便说:“好,你若知错能改,从此后,永离望江,也不再四处害人,我就饶你一命!”“谢谢侠士不杀之恩,小女子永世不忘。

小女子对天发誓,再不会伤生,否则万劫不复!”说罢,蛇妖转身从小厅中奔出,不见影踪。

钟大人感到疲力竭,也没有多想别的,从小厅洞走出。

准备找到回大厅与地面的路.又见一边相连洞中,也有大石桌和石凳,他走过去,想休息片刻,再回去。

忽然间,他感到一阵劲风从后袭来,他想也不想,用剑反刺,来势如此凶猛,剑被轻易挡开,他只觉有股强大的力量把他抛出,之后便失去知觉。

洞外的人们,从上午一直等到下午,他们只看到从洞口向外冒出的一团团浓雾,和大地的轻微震动,别的没有什么。

正这时,忽然一道闪光呼啸着从地洞中窜出冲天而上,在空中化为一暗黑云,向东南飞驰而去。

人们一听到巨响,早吓得四散逃开,等到一切平静了,才又聚拢来,看见洞口一遍狼籍:大木架成了碎片,绳子只有一小段还挂在轴上晃荡。

见此,大家就说,钟大人肯定遇上不测。

所幸妖怪己跑。

于是,就有勇士上前,准备下地洞把钟大人找回来。

师爷当即命人赶紧做大木架,去准备大箩筐与一面大铜锣,让勇士下去好把钟大人给带上来。

这时人们的情绪高涨,加上县城一大木器店老板顶力相助,所有工作在半个时辰内完成。

人们用剩下的那条粗绳子,把箩筐与勇士放下了地洞。

因为知道地洞有多深,所以这次放绳子的速度要快很多,半个时辰不到,勇士己经顺利到洞底。

人们等了好一会儿,听到地底下传来三下铜锣声,便向上拉。

等到他上来后,大家看到他简直就是坐在太边上,原来勇士把三颗夜明珠也带了上来,当然还有勇敢的钟大人的无头遗体,只是很遗憾,他在地洞中怎么也找不到头。

师爷不相信,便再与勇士一起下去找,依然什么也找不到。

这时,勇士开始向人们夸耀洞中所见,讲有九条蛇妖己被钟大人所杀。

此激起了人们的好奇心。

于是又有几个勇敢的人下地洞,带上一具死蛇妖体,让人们看眼界。

渐渐地,夜幕降临,下地洞的也早己被拉上来,于是人们开始四散,只留下两个县吏看守洞口,其余的人都回去休息。

钟大人的遗体由人送回县衙,准备祭奠。

且说当晚,半夜时分,守在洞口的差役忽听巨大的响声从地下发出,以为是死蛇妖复活,吓得撒腿就跑,一口气窜到城墙边。

次日,人们惊异地发现,那小山己变成了平地,地洞完全消失。

(五)

次日,人们正在举行仪式,以此纪念勇敢的钟大人,正这时,人们见从东南方的天上,飞来一只白鹤,其上坐着一个仙风道骨的白衣道人,手持一支拂尘。

仙鹤停在空中,白衣道人却己飞身而下,来到钟大人遗体旁,从怀中取出一粒仙丹,用拂尘轻扫,它即进入钟大人体内。

忽然,人们看见钟大人的遗体上居然长出了一个脑袋,片刻后,己死的钟大人竟然完好如初,还站起来,跪谢仙人说:

“多谢吕真人救命之恩,晚生末齿难忘。

“不必谢我。

吕某人只不过替天下苍生为你讨回这条命而己,你就把它用在造福百姓身上吧!”

说完最后一句话时,他己经在半空中的白鹤身上。

当时所有在场的百姓,都向空中跪拜。

白鹤却己经向东南飞去。

后来,钟大人一世为官清廉,被百姓认为是世间难得一见的清官。

至于钟大人勇斗蛇妖的故事,也在百姓中流传了下来,并且愈传愈奇,但人们却习惯于称那蛇妖洞为九龙洞,虽则妖洞早己与蛇妖一起毁灭。

至今,在望江县城,还有廻龙宫,雷池,以及九龙洞等地名。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