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十斤钱塘

十斤钱塘

清朝年间,一天,一行官船旌旗招展,一路南下,傍晚时分来到嘉兴府境内的江南古镇石门镇。

这是乾隆皇帝第五次下江南。

此次下江南的目的有二:一是近年来钱塘江两岸多处塌方,造成水灾,淹没良田,涂炭生灵。

乾隆早有心将其修复,却一直苦于没有合适人选;二是顺道再去盐官陈阁老府第看看陈老夫人,以慰思念之苦。

龙船停稳后,乾隆走出船舱,见天色已晚,下旨在石门过夜。

得知乾隆在石门过夜的消息,附近的达官贵人备足了金银珠宝,前来进献给皇上。

然而,就近的大小辟员都来了,唯独不见石门县令冯应柳。

乾隆不免有些生气,心想:朕路过石门地界,照理说,当地的父母官该第一个前来觐见才是,可这个冯应柳连脸都没露一下,是不是藐视朕哪?

冯应柳是石门县小小的知县,他哪敢藐视皇上!其实,他是手头拮据,拿不出像样的东西作见面礼,才迟迟没有动身的。

乾隆看过官员们送的厚礼之后,准备用膳,这时,只听得随从太监高声叫道:“石门县令冯应柳前来觐见皇上,礼‘十斤钱塘’。

乾隆在后舱,听了一愣:什么不好送,却送来“十斤甜糖”!这个冯知县,看来是有点不把朕放在眼里了。

冯应柳来到后舱,见到乾隆,便“扑通”一声跪下,大声道:“石门县令冯应柳迎驾来迟,请皇上恕罪!”

乾隆朝底下一看,只见面前跪着的那个人,官服旧且不说,还打了几个补丁。

乾隆咳嗽了一声,问道:“冯知县,你送朕的‘十斤甜糖’是何希罕之物?味道如何,朕倒要亲口尝尝。

冯应柳“咚”地朝船板上磕了一个响头,回答道:“回皇上,方才太监说的是‘十斤钱塘’,而不是‘十斤甜糖’。

乾隆听了有些不悦:“‘十斤钱塘’?钱塘江自古气势恢宏,潮水奔腾,一泻千里,岂能说成是‘十斤钱塘’?真是荒唐!”

冯应柳吓得脸色发白,语无伦次。

这时,太监已将那个“十斤钱塘”放在乾隆面前。

“十斤钱塘”约有三尺长,二尺高,用一块红绸盖着。

乾隆伸手掀起红绸,一座用木料做成的钱塘江模型,正栩栩如生地展现在他的面前。

这模型中间是奔腾的潮水,两边是错落有致的石岸,固若金汤。

乾隆臂后,高兴得连胡子也翘了起来,大声笑道:“冯知县,你这个模型太好了!你给朕解决了一个大难题—修复海塘,解决水患,为民造福!”

冯应柳谢恩之后,乾隆让众官员退下,只留下纪晓岚一人。

乾隆围着模型转了好几圈,才问纪晓岚:“纪卿,你说这冯知县为何将模型当作礼品送来?”

纪晓岚回答道:“想来这冯知县是个清官,因手头拮据,没有钱财送皇上,才将模型当作礼物送来了吧!”

乾隆点头说道:“言之有理。

那么为何要将模型做成十斤重?”

“这个……这个……臣一时也说不上来。

”缄默片刻,乾隆若有所思道:“看来,这十斤的模型,如果是黄金所铸,大概也够修复钱塘江堤岸的经费了!”

经乾隆这么一点,纪晓岚佩服地点点头,道:“皇上圣明,冯知县将模型做成十斤重量,借机献给皇上,大概正是这个意思!看来,这个冯知县不简单呀!”

乾隆接口道:“朕正在物色一个能担当修复钱塘江堤岸重任的钦差,如若冯知县真是那么一个清官的话,他倒是合适人选,不过,朕还是不放心。

纪晓岚回话道:“有适当时机,皇上可以试试他的才智。

“朕也有此意。

纪晓岚又说道:“皇上,明天是八月十八,八月十八是观赏天下奇观海宁潮的最佳日子,皇上何不趁此机会去观赏一番,顺道也好去看看陈老夫人!”

乾隆说道:“好,明日让冯知县作陪,一同前往观潮。

第二天一早,乾隆坐上八抬大轿,赴盐官看潮。

盐官在钱塘江的出口处,江边建有一座占鳌塔,历来是观潮圣地。

走了两个多时辰,一行人才到达江边。

这时观潮人已是人山人海。

盐官县令张大人率手下数十人,在占鳌塔下恭迎圣驾。

离潮水来还有半个时辰,张大人跪地奏道:“请皇上留下墨宝,日后刻碑建亭,以求永久纪念。

乾隆皇帝对杭嘉湖平原一向关心,他数次南巡,其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检验杭嘉平原河道开挖情况。

这次南下,一路上看到江南水乡河道纵横,如棋盘密布,甚是高兴。

所以,当听到张大人的奏请,心下已是答应,只是没有开口说出,而是用手一捋短髭,颔首一笑。

随从太监察颜观色,已知皇上应允,高声喊道:“徽砚徽墨徽纸侍候!”

乾隆抬眼远眺,见钱塘江水滔滔东去,与大海连接处,天水相连,景色尤为壮观。

一下触景生情,挥毫写下“江天一”三个大字,嘴里一个劲地念着“江天一览、江天一览”,可迟迟没有落笔。

身边围着的大人们知道,皇上字卡喉咙了。

这可怎么办?江边成千上万的村民眼睁睁瞅着呢,如果皇上写不出这个“览”字,这脸怎么丢得起啊!可又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告诉他“览”字怎么写,那样做不就等于说,皇上无能写不出这个字吗?

乾隆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然而,越是心急,这个字越是想不起来。

就在这为难时刻,近旁忽地走出一个人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冯应柳。

只见他一撩官服下摆,跪下磕头奏道:“臣—今—四—见—驾。

乾隆一愣,心说好端端的见什么驾?随后才恍然大悟:“臣、今、四、见”四个字的组合,可不与繁体的“览”字相似吗?乾隆又念了一遍“江天一览”,不露声色地写下了那个“览”字,随后扶起了冯知县。

通过这件事,乾隆心下拿定主意,修复海塘的重任就交给冯知县了。

回到石门镇上,乾隆进了龙船,其他官员一律被挡在岸上,只宣冯应柳一人上船。

冯应柳来到后舱,行过大礼,见过乾隆。

乾隆劈头就问:“冯知县,朕知道你字应四,号有实,几时将字改成‘今四’了?”

冯应柳眼珠一转,道:“‘今四’即‘应四’,是下官的小名。

“好一个小名,你是怕朕写不出那个‘览’字,故意这样说的吧?”说着,乾隆皇帝哈哈大笑起来,道:“冯卿,朕回赠你一件礼物。

”随着乾隆手指的方向,冯应柳看见前面桌子上一尊用红绸盖着的物件。

乾隆道:“冯卿,打开看看吧!”

冯应柳打开一看,惊得目瞪口呆。

这是一座用黄金浇涛而成的模型,其状与冯应柳送给乾隆的模型一模一样,只是体积小了不少而已!

黄金铸成的模型金光闪闪,耀人眼睛。

冯应柳傻了一般,不知所措。

这时,听见乾隆轻声说道:“冯大人可知朕送你这件礼物的用意?”

冯应柳估摸着说道:“十斤黄金,是否就是‘十斤钱塘’的意思?下官愚蠢,请皇上明示。

乾隆开心地笑道:“好一个聪明绝顶的冯知县,朕就将修复钱塘江堤岸的重任,交于你了。

这‘十斤钱塘’,就作为经费,由你掌管吧!”

冯应柳激动不已,马上跪下谢恩:“请皇上放心,下官一定竭尽全力,修复江堤,以不辜负皇上对下官的器重,如若皇上下次再来江南,定会看到固若金汤的钱塘江堤—”

“朕等着那一天。

”说完,乾隆就让冯应柳下船上岸,一会儿,龙船离岸开走了。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