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人肉好吃(中篇)

夜风呼呼的刮了起来,郝大胆看着趴在玻璃上的刘三怕毛骨悚然,只感觉心里咯噔一下,鸡皮疙瘩长满了全身,刘三怕笑的更加邪性了,牵动着脸皮裂开一道道肉缝,从脸皮和鼻孔下钻出许多蛆虫,刘三怕一笑蛆虫颤抖的掉了下来,有的蛆虫从脸皮底下钻出半个身子就被脸皮和腐肉夹住了,不停的在脸上扭动,刘三怕伸出腐烂的双手在脸上摸了摸,把抓到的蛆虫放进了嘴里咀嚼起来,郝大胆透过玻璃看的直发毛捂着嘴就往街道上跑去。

嘿嘿,人肉好吃!身后传出一句阴森的鬼语。

郝大胆借着手电的光亮奔出去三四百米才停下来,心脏剧烈的起伏,蹲在地上用力呕吐起来,感觉好过了一些,这时身后又想起哒,哒,哒的脚步声,郝大胆蹲在地上只感觉身后凉飕飕的,有什么液体低落在汗衫上,又滴落到颈项上,郝大胆猛然一个起身,碰的一声把身后的东西撞飞了出去,自己也失去重心摔倒在了地上,手电脱手而出,飞出去两三米远在地上转了几圈,碰巧光束照在了身上,郝大胆揉了揉疼痛的脑袋双手撑地就要爬起来,只感觉脚踝被什么东西抓住了,转过头一看,一个没有头颅的尸体正抓着自己的左脚,郝大胆想也没想右脚就用力踹了下去,咔嚓一声,尸体的手臂脱落了下来,可依旧死死的抓着郝大胆的左脚没有松开,郝大胆也管不了那么多,连忙爬起来捡了手电就朝前面飞奔起来,前面有三条路,直走是安乐林,往上南边是清河镇,往下北边是落阴山,往人烟多的地方跑,郝大胆转弯口放慢了速度,朝着清河镇跑去。

要说郝大胆的体力确实足,跑了六七里地才放慢速度停下来,左脚上的死人手臂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脱落了,望了望四周,道路两边的林子遮阳蔽月,黑漆麻乌的看不到一点光亮,好在路够宽敞,道路中间有条亮光延伸向远方,郝大胆关了手电,向着前方走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能看到林子的出口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旁边的树林里飞了出来,挡在了前方,郝大胆停住了脚步想打开手电看看是什么鬼东西,手电却不亮了,坏事,这个时候出岔子,郝大胆心里一横,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作怪,就朝前方走去,近了,更近了,手电突然又亮了,随着手臂的摆动亮光照在了那个飘在半空的东西上,是个死人头,眼睛瞪的大大的,郝大胆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汗水浸湿了衣衫,慢慢的把手电光移向了空中想看个清楚,那个死人头快速飞了过来,郝大胆本能的一拳就打了出去闭上了双眼。

打中了,碰撞让郝大胆疼痛难忍,嗷唠一声大叫,手上流出了鲜血,混着一股难闻的腐臭味,再看看地上,那个人头已经面部模糊,鼻梁骨都被打断了,郝大胆气的一脚踢出,人头飞了出去撞在了树木上炸了开来。

呸郝大胆吐了一口唾沫,把汗衫脱了下来擦了擦血糊糊的手掌,破了一块皮,有些发青,有点肿,郝大胆把肮脏的汗衫仍在了地上继续朝前方走去,出了林子前面就是清河桥了,过了桥再走两里地就能到清河镇了。

出了林子圆圆的月亮高挂空中,大地被照的明晃晃一片,道路两边都是田地,视野很是开阔,郝大胆宽心了不少,能看到前面的桥面了,一阵阴风吹过,哗啦,只看到自己周围都是人影,郝大胆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难道鬼门关开了,没容郝大胆多想,就感觉后背挨了一下,冰冷的刺骨,郝大胆没敢转身也没敢动,身后又挨了一下,死就死吧,郝大胆转过身,一个扎着羊角辫,纸白的脸上涂了两个红红粉底的女人递过来一件纸衣,郝大胆颤抖的接过纸衣,那女的嘻嘻的笑了笑,然后就在眼前消失了,郝大胆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纸衣有说不出的恐惧感。

嘿嘿

嘻嘻

呵呵

周围传出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声,郝大胆抬起头,只看到一圈人看着自己乐的直笑,郝大胆可不敢去惹它们,咧了咧嘴表情比哭还难看,狠心的套上了纸衣,那群人 笑的更厉害了,有的把头都笑掉了,然后弯下身子又捡起来按回去,郝大胆有些受不了了,钻出了人群,走了两步身后就静的没有一点声响了,转头一看什么也没有了,又看了看身上,套着一件青色的衣衫,脱下来,算了,还是穿在身上,也许见鬼还能蒙混过关。

再抬起头桥上多了几个孩子,蹲在地上玩着什么,郝大胆心想大鬼都不怕还能怕小鬼不成,就朝前面走去,几个孩子在地上弹着玻璃珠儿,可那个珠子却像人的眼珠。

哎呀,输光了其中一个孩子无奈的说道。

1/212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