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事件 黄花园

黄花园

我喜欢看鬼故事,每次看鬼故事的时候总会想到自己小时候的经历。

不知道是否是因为自己太小比较有灵性还是自己太弱小,总会看到一些似乎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那也许就是人们俗称的幻觉。

我从小生长在一个叫黄花园的地方,这个地方是个很高的坡,从坡低走到坡顶大概也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

我们的院子就在这个坡的坡顶上,一般要去坐公交车都必须要走到这个坡的坡低才会有车站。

黄花园虽然是属于城市里面的地方,但是由于地势偏高偏陡,在没大力开发新建高楼房屋之前,人烟也算比较的稀少。

而我们的院子就更加的偏僻。

我住的院子是属于一个五层楼高的老式房子,每层楼有一个公共厕所,上完一层楼有一个过道然后就是镶在外面的栏杆。

栏杆很长,从栏杆往下望就可以看到院子里面的坝子,那时候的人总喜欢坐在坝子里面吹牛,很是热闹。

我的家是在一楼,总共就只有两个房间加上一个破烂的小厨房,那貌似也不能称得上是厨房,整个厨房就只有两米多宽,连灶炉也只能挤得进去一个人的样子。

整个房子阴暗潮湿,有时候下雨地上都会无缘无故的谌出水来。

夏天更是蚊虫鼠蚁不断,有时候屋里甚至会出现蜈蚣、蜘蛛等可怕的东西,就是在这个恶劣环境的院子里,我见到了让我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事情,而且不止一次。

事情发生在我很小的时候,大概是在十岁之前,具体时间也记不起来了。

记得当时院子有很多的老人,并且很多的老人身体都十分的健壮。

而在三楼的一个老人已经卧病在床很多年了,我们都叫他段爷爷。

听说他是全身瘫痪,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下过床了。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外面打着雷下着雨,风却吹得异常的大,哗哗哗的打着窗子,像是要把这薄薄的玻璃窗打得粉碎。

记得那一晚我在四楼陪着妈妈打牌,大概到了十点的时候,妈妈就叫我自己下楼去睡觉了,因为明天还要去学校。

我小小的身体拿着个手电筒在漆黑的过道走着,到了下楼的梯子后我开始一步一步的数着楼梯。

楼梯有七步,走完转过身又有七步,走完才能到三楼。

每一层楼梯的格局都是这样。

当我走到拐角楼梯的第五步时,不由的抬头望了一下前面,却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个身影。

我跳下楼梯慢慢的朝那个身影走去,只见那个身影背对着我,我提着手电筒缓缓往上面照了一下,熟悉的衣服迎面而来,这不是段爷爷吗?我记得这身衣服,段爷爷穿过很多年几乎款式都差不多的病人衣服。

可是段爷爷为什么会在这里呢?他不是不能走吗,我心里顿时的七上八下,产生了很多的疑问。

只见眼前的这个背影死死的趴在栏杆上,像是不停的在观望楼下的院子,丝毫没有一点挪动的意思。

段爷爷我小声的叫了一声。

可那个背影丝毫没有动静,只见外面的风狂刮着,吹动着那个背影。

他花白的头发四散开来,不停的飞舞,背影身上的衣服也被风吹得不停的在舞动。

轰一声巨大的雷响,阵得我耳朵不停的嗡嗡作响,接下来就是闪电,使得天空微微亮了两下。

我望着那个背影心里一惊,那飘动的景象看起来十分的恐怖。

我的恐惧慢慢的涌了上来。

段爷爷我走近几步又叫了一声。

还是没有回应,只看见外面的风越刮越猛,可依旧吹不动这个苍老的背影。

他还是那样的纹丝不动,像是整个人都挂在了栏杆上。

我已经害怕了,恐惧几乎到达了极限,可偏偏这个时候腿却像千斤重一般的抬不起来。

我屏住呼吸,想克制自己的恐惧,可依旧能感觉到自己心脏加速的跳跃,并且都快要跳出来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就像是静止了,但我早已不敢抬头去看这个诡异的背影。

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个劲的转身就开始往楼梯那边走。

每一步都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踩在刺上面一步一步艰难的爬行。

我埋怨梯子为什么会这么远,以至于我每一步都会在极度的恐惧中度过。

背后总是冷冷,一阵阵阴风不停的吹打,像是一只手在拍打着我的肩膀和后背,甚至真实得有些轻微的疼痛。

我顾不了这么多了,更不敢转身去看,生怕后面的东西会发出声音,然后转过身来,变成怪物向我扑来。

我不敢想象下去,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想象力。

终于走到了楼梯口,我一个劲的跳了下去,连滚带爬的跑到了一楼。

真漫长啊,这一切就像是做了一个梦,我的心慢慢的平静下来。

终于到家了,我心里想着一步就迈进了家门。

第二天我却生病了,在家里发了高烧。

妈妈急急忙忙的跑去给我请医生,而爸爸则去学校帮我请病假,家里又只剩了我一个人。

我躺在床上,感觉自己精神混乱,视线模糊,全身像火烧一样的发着热。

我望着天花板,却感觉天花板在不断的出现凹凸又不断的恢复。

我揉了揉眼睛,感觉是自己的眼睛花了,便把视线移到了右边的柜子。

可是更怪的事情发生了。

柜子的顶上放了一个盆子,我模模糊糊的看到盆子上面有一只手,准确点说我看到一只手好像在招换着我,然后手上出现了一个类似乒乓球的东西。

只见那个圆球飘下去又飘上来,像是一只手在玩着溜球,但是速度非常的缓慢。

我不停这望着那个球,看到飘下去飘上来一直一直的循环模模糊糊的昏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烧已经退了。

但却得到了一个更为恐怖的消息,段爷爷死了。

就在我发烧的那天早上他家里人发现了他的尸体,尸体已经僵了,证明早已死亡了一段时间。

我心里恐惧着,便把那天晚上看到段爷爷的事情告诉了爸妈,但他们都说我是在说谎,要不然就是认错了人,都说段爷爷瘫痪了这么多年根本下不了床的人怎么会跑到三楼的栏杆。

可是我确实是看到了。

对于那只手的问题他们不以为然。

1/3123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