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影

一、

我是陈珞,一个无所事事的无业游民,哎,自从辞去了教师的职业后,在家都快发霉了,家里人天天催我出去找工作,还说看到我就烦,我的天,哪有这样的家人,看到我还会烦,真是郁闷透顶。

工资低的么我看不上,工资高的人家嫌弃,道理大家都知道,我看我还是在家多休息一段时间,要是真有了工作,就不会那么清闲了。

其实吧,整天在手机,电脑还有床之间穿梭,我也腻了。

八月,在南方的一个小城镇,已经是够热了,学生老师们也都是因为暑假在家休息,此时是下午三点,我打电话给强子,想找他出来玩玩,哪知那小子却跟我说,好不容易有了假期,先准备睡个天昏地暗再说,我也是无语,随他吧。

正闷的慌,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我还以为是强子想通了,结果一看不是,不过显示的却是另一个好友的号码余凯,这家伙还在读研究生,看来,他的暑假也到了,不知道这家伙给我打电话干啥。

陈珞,我是余凯,怎么样,最近有空吗?他问道。

当然有了,怎么,有什么好事?我好奇地问他。

这个,好事倒是没有,有一件事情我还想找你帮帮忙,嘿嘿。

余凯不好意思的说,然后嘿嘿傻笑了起来。

死猴子,什么事情直说吧,吞吞吐吐的。

我没好气的说,之所以叫他猴子,那是高中时期大家给起的绰号,因为那时的余凯太瘦了,面色有点黄黄的,再加上手臂上细长的手毛,啧啧,活脱脱的真像一只猴子。

我在老家闷的要死,家里就我一个人,你,要不要来玩几天,乡下这地方树多,水多,可比你们城镇舒服多了。

晕死,他说着说着居然得意了起来,好似向我炫耀,他们那边怎么好怎么好。

本来我是想一口拒绝了的,可是只怪自己实在是过于无聊,没办法,我可耻的答应了他。

我假装很不情愿的和他说:诶,本来是不想去,看你那么可怜,哥就勉强同意了。

小凯子,还不快接朕下乡去。

哪知他哈哈大笑了几声之后,蹦出了一个滚字,这年头,做好事,帮人家解闷也会挨骂,我无奈。

随后我去了趟超市,买了些毛巾,水杯,牙刷之类的生活用品,回到家整理了一番后,便上了一辆开往余凯所在的乡村的公交车,咱屌丝只能坐公交车,本来天还是好端端的,忽然一阵响雷,下起了雨来,夏天的天气,变得真快啊。

不知不觉,在车上睡着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觉得,下雨天特别好睡觉。

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终点站,坐过站了,真是晦气,又往回坐了几站后,才算到达了。

上车前余凯这小子还说在车站等我,结果连个人影,不对,连个猴影都没看到,我又打了好几个电话,他才接起来。

猴子,在哪啊,不是说在车站等我?

就到就到,这不是下雨天电瓶车得小心驾驶么,万一翻车或者追尾了,你说咋办?

不久就见到了他的猴影,我坐上了他的小电瓶车,两只小轮胎顿时往下降了三分之一,没办法,两个老爷们的体重还是有点重的。

夕阳西下,只剩余晖,行驶了几十分钟,终于是到了他家,一间三层楼的落地房,四套连在一起,看起来有点破旧,听余凯说这房子也有点年头了,其实不用听他说,我也看得出来,周围是其他几幢破旧的落地房,然后就是大片大片的农田。

第一间就是余凯的狗窝(猴巢更贴切),他拿出钥匙,插进一把锈迹斑斑的锁,咯吱咯吱扭个半天,才转动,够累的呵,我看着就累,然后一推门,门居然摇摆了一阵还是没打开,只见余凯伸出一脚,砰一声地踹了进去,才把门踹开,四周静悄悄的,相对而言,这声踹门声却是十分惊人,惊的四周树上,田地里的鸟类四处乱飞。

门内,漆黑一片,我嗅到了,农村房子的里独有的气息,说不出的感觉。

突然间,从屋内冒出一个冷漠男子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而屋内也猛地开起了昏暗的钨丝灯光。

小凯,带朋友回来了?这男子说话间已经表面了他的身份,是猴子的姑父,但是他的语气毫无感情,不讨人喜欢。

叔叔你好,我叫我觉得基本的礼貌还是得有,所以就自我自我介绍,哪知余凯拉着我绕过他,直接往楼上走去,根本不等我说完。

他可是你姑父,你这没大没小的。

我有一连串的疑问,比如说你不是说家里就你一个人么,还有你怎么这么对你姑父。

到了二楼,我就问出了自己的困惑。

1/71234567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