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奇闻怪事

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戾气之源

第二天一早我便赶了来。

到达后,我直接查看了昨天傍晚时候栽下的卷柏,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挨个查看。

终于有了发现。

我看到东南西三个方位上的卷柏常青碧绿,北位栽下的卷柏出现了枯萎的症状。

而北位正是老房子背后的高山。

我一头扎进了山中,沿着弯曲难行的山路,一路向上,寻找着蛛丝马迹。

上到大约三十米的位置,我在山路的右边看到了一座坟墓。

近距离观察后,我发现这并不是一座新坟。

依据坟上的杂草等迹象判断,这座坟至少也有一、两年的时间了。

我绕着坟转了圈,然后沿着山路断续向上。



一直上到半山腰的位置,再无其它发现了。

于是,我原路返回,下了山。

我进屋时老者已经到达,他的老伙伴躺在床上,床边的小凳上搁着半碗吃剩的米粥。

我一走近,老者就告诉我昨晚上那些奇怪的声音又出现了。

我点了点头。

我问老伙伴知不知道后山中的那一座坟是谁家的?看上去至少有个一、两年了。

我这样一问,老伙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问我去了后山了?

我说去了。

他说我要是不提起他都差不多忘记了这回事了。

他说那是村里一个叫着马某某(尊重死者,简化名字)姑娘的坟,死的时候才十九岁,好年轻的。

我问是什么时候的事?

他说去年刚过完年,割腕自杀的,尽管父母亲发现并及时送去了医院,但最终因失血过多没能抢救回来,死了。

我说小姑娘年纪轻轻的为何要走绝路?是遇到什么事了吧?我有意套他话。

他陷入沉思中,满脸的忧愁。

他叹口气说真是可惜了,这事说起来还真是与他沾上边了。

他说他早年父母亡故,只有兄妹二人,从小就苦。

因为家庭不好,人也长得不俊,所以没有哪家的闺女看得上他,这才造成了他终身未能迎娶。

他说妹妹是嫁了人,但也命苦,在外甥七岁那年就因病去世了。

妹妹病逝后他怕外甥过得不好,就接了过来一道生活。

所以,他这个外甥从小就听他的话,也孝顺。

转眼外甥长大成人,到了结婚成家的年纪。

这时,他发现外甥与村里的马某某姑娘谈起恋爱来了,都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

他说妹妹死得早,他必须为外甥的将来把把关,

于是,就托人打听了马某某姑娘的为人。

这不打听还好,一打听就打听出事情来了。

托的几个人回来告诉他,说马某某在与他外甥恋爱之前,就谈过几个男朋友,都在一起过了。

还说马某某爱打扮,不勤劳,不是块做媳妇的好料。

他说当时就急坏了,等不及第二天,连夜就去了外甥的家里。

到达外甥家里后,他开口就让外甥去退了这门亲,还把托人打听来的信息如数说给了外甥听。

起初外甥是死活不答应,后来经不住他的软磨硬泡,不得已才答应去退了这门亲事。

他说退亲后没多少日子,马某某就出事情了。

后来听说在入殓时,马某某的母亲还往她手里塞了什么纸条呢。

他忽然警觉地问我,说他家中的这些个奇怪事莫非与马某某的事有关系?

事件果然与我猜测的一样,马某某母亲往她手里塞的必定是人的生辰八字。

我心想不好!要出大事了。

我立即问他外甥最近有与他联系吗?

他说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外甥的消息了。

我让他现在就带我去他外甥的家中。

老者说他可以带我去。

我说那好,即刻出发。

他外甥家在一个叫做下阵坞的村子里,

虽然隔了凰桐村好几个村庄,但也不算太远。

去的路上我已经与老者事先计划好:

等下到了他外甥家里后,如果一切平安无事,就说我们是来替他舅舅送口信的,他舅舅已经病了有一段时间了,让他抽空去看望下。

其实,我心里早有了判断。

那就是等下到达他外甥家中时,如果我还能感觉到那股邪恶之气的存在,则说明一切还不算太晚,他的外甥尚有一线生机,

否则,一切已成定局,谁都救不了他的外甥了。

这就好比一个人被灵体所附身,如不及时加以外力干预,他会逐渐失去自我,

久而久之,他的思想与意念将全部被灵体所控制,

用我们行内话,称之为“灵魂的啃噬”,

到那时,灵体已无需出现,那人都将必死无疑。

当我们到达他外甥的家门口时,我的心沉到了井底,

因为我没能闻到那种味道,没有感觉到那股邪恶之气。

屋门口坐着个妇人,正在木脚桶里洗着衣服。

她应该就是他外甥的继母了。

当老者把我们事先计划好的话说了之后,妇人把我们让进了屋里。

尽管她表现得不是太热情,但还是为我俩沏好了茶水。

之后,妇人说他(外甥)自己都在杭州住院快一个月了,每天都由他父亲陪着,医院已经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书”了,看来是十分危险,哪还能去看望他舅舅呢!

听她这么一说,老者吃惊不小。

趁两人交谈间,我开始在楼下的屋子里转悠起来。

于是,我在厨房的灶床边见到了直立着的灵体。

十分清晰,但一闪即逝,一位年轻的男子。

我知道我所见到的是他的外甥。

弥留之际,灵魂出窍,他已命不久矣。

而我痛苦的却是根本救不了他。

也许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定数。

我们不能违背天道,违背命理,两者只能取一,强取而得不偿失。

与妇人招呼声后,我把老者拉出了屋。

我告诉他事已至此,只能这样了。

老者一脸惊恐,似乎还没能从那个信息中恢复过来。

回到老房子后,我上了山,找到了马某某的坟。

我用黄纸简单地制作了个纸人,在纸人上写上了老伙伴的生辰八字,在念咒的同时,把纸人在坟头前烧了。

这是替老伙伴在赎命,同时驱散那股邪恶的戾气。

然后,我又在坟上挖了个小洞,把六枚施过法的铜钱埋了进去。

这是替马某某在超度往生,自杀之人是无法轮回的。

之后,我作别回了家。

这次我当是善作之举,没有收取分毫的酬金。

虽然,老伙伴的做法令人不满,但当今社会又何尝没有这样的人。

就在第二天下午,我得知了他外甥的死讯。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