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被诅咒的大宅

斯灵重新把信叠好,谨慎地放进抽屉锁上,这可是价值一栋大宅的遗嘱,按市面价可是能够卖得六位数啊。

虽然对姨婆继承条件感到奇怪,说必需住上大宅一年才享有拥有权,但斯灵还是接受了。

夫妻二人搬进大宅已经三个月了,因为毕俊白天奔波于工作,所以斯灵经常独自看家,从第一天开始斯灵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不仅因为坐南向北阳光不能直射,屋里总有残留挥不去的怪味,而且常常一个人的时候,偶尔听到女人悲惨的哭泣…渐渐的,斯灵夜里作着许多噩梦,梦里意识中的自己,总是缠绕这栋鬼气森森的大宅里。

有时被困在一间房里,眼瞪着四面雪白的墙壁上,不停渗透恶臭无比的黑红液体….有时惊醒在大厅地板上,听见 ‘吱呀…吱呀….’声传来,借助惨淡月光,居然看到姨婆生前最爱坐那张藤椅,在没有推力作用下,静静地,一摇一摆…

噩梦持续了几个月,直到那一晚…

毕俊递来一杯水,淡淡地亲吻着斯灵的额头。

就差两个月了,贪婪的表情在斯灵的脸上一闪而过,她从药瓶倒出三片安眠药,塞进嘴里,将手握那一杯水一饮而尽,爬上床,把头与所有恐惧深埋在毕俊强而有力胸膛里,在这里,她找到了熟悉的安全感…

那一个冷风瑟瑟的夜晚,新月躲藏在云层间,只露出一抹鬼魅的弯曲,窥视着这栋被诅咒笼罩的大宅。

又是噩梦吗?斯灵艰难地从地板爬起,迷糊的双眼寻找着四周光线,这里除了黑暗之外,什么也没有。

当斯灵伸手触摸到两面冰冷的墙壁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站在走廊上。

狭窄而幽暗的走廊像一条长长的卷舌,吞没着黑暗里的一切。

斯灵愣了半响,双脚开始有些冻僵了,不得不沿着墙壁缓步前行。

木质的地板踩上去格外清脆,在寂静夜里加大了分贝,斯灵不免心里一阵发毛。

走到楼梯口,窗外洒进一地余晖,通往四楼的台阶依然依稀可辨,怪异的感觉使斯灵不自觉抬起脚步,依靠着扶手,慢慢的,一步一步向遍布黑暗的四楼走去,心里默念着每步级数。

就在斯灵即将来到四楼的时候,突然背后一阵酥麻,仿佛有什么可怕东西尾随自己,斯灵害怕到了极点,随着心脏猛烈跳动而加快了步伐节奏,然而那东西也同样加快,仓皇间,不备最后一级台阶踩空,一下踉跄扑倒在地板上,再次爬起的时候,手好像碰到了什么,一丝丝的,混合粘稠液体,斯灵颤抖着抓起一看,居然是女人的头发。

“帮我梳梳,帮我梳梳….” 阴冷的声音在黑暗里穿梭,没等斯灵从恐惧里抽离,随即一个长发盖脸女鬼突然出现面前,有一下没一下梳理着头发,片刻间,那头黑发像顿然缺乏营养的枯叶,一个劲往下脱落,逐渐裸露出秃头的烂肉,还隐隐有恶臭液体不断涌出,直至女鬼全身染得血红。

狰狞的女鬼步步进逼,斯灵倒退到四楼窗台边缘,突然一股寒风吹过发鬓,凌乱的思绪得以整理,这…是梦境吗?那么一切只是无关重要的幻觉?眼看女鬼利爪将要伸到喉咙….

四楼窗台,一个人影由高处影纵身堕下….

第二天,楼下拉起了警戒线,斯灵的尸体被救护车运走,警察勘察现场得到结论,种种迹象表明,斯灵是因为患有精神病鬼使神差失足堕楼身亡,这一证实包括丈夫毕俊提供的药物,没有人会注意到毕俊的不妥,因为他职业是位精神科医生。

警车声渐渐远去,毕俊一面邪笑望着这栋价值不菲的大宅,即使他并不喜欢这样的演技。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