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事件 女鬼的传说

女鬼的传说

这一日,吕敬催着马,朝大山那边赶去,晚霞在冰寒的大气里冻成青紫色,看上去另有一种弥天盖地的阴惨。

三天前,这百里方圆的地方曾被一股流寇掠过,等他从北地赶到吕家牌坊时,家里的老寨子已经全毁了。

由于寨里的乡团全力抗匪,匪徒破寨后,杀戮颇多,双方对阵的死伤不在内,单是妇孺老弱,就被杀掉了七十多口,掳去的肉票,也有上百人之多。

他询问过,知晓这股流寇是大胡子陆金彪带领的,而陆金彪正是他父亲逐出师门的徒弟,如今他带着流寇大掠吕家寨子,滥杀无辜,分明是存心报复来的。

他明知流寇人多势众,自己单刀匹马去追贼,不一定会讨到任何便宜,但心里那股热血上涌,一心只想着要向陆金彪去讨还一个公道,事成事败,他已不再去计较了。

天快昏黑的时辰,吕敬走到山脚的溪谷边,荒草和卧石背后,似乎有人在探头探脑。

吕敬催马赶过去,发现那只是衣衫褴褛的逃难人,他们一见吕敬拨马而来,顿时变陷入无处可躲的窘境,妇人带着孩子在哭泣,一老翁伏在乱石之间不住的叩头,连连呼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老丈,您无需惊慌吕敬说道:我是自打吕家牌坊赶来追贼寇的,我叫吕敬。

您是吕家牌坊莱的?这一路的情形您可看见了。

老人这才惊魂未定的说道:匪寇像旋风似的扫过来,咱们这一带可惨啦,他们少说有上千人,虏获了许多的人和畜,前天傍晚才进山,只有您一个人,不宜深入,那里太危险了。

不打紧,吕敬说道:这些匪寇,本是许多小股匪寇临时捻凑起来的,他们劫掠分赃之后,自会纷纷散股,我要追的,只是那领头的匪首。

前面便是入山口了,老人爬起身来,指着大山背后重叠的山影说道:那里涧深路曲,进山需走十来里,一处平顶的山原上,有一座荒废的神祠,那股匪寇极有可能窝在那里,您还是不要冒险的好。

多谢老人家的指点。

吕敬心头的那把火,越来越旺盛了,荒乱的年代,饥民为盗的事原属常见。

但像这般滥肆烧杀的,实是鲜见,这足以证明陆金彪这伙匪盗的心性凶残顽恶,一死不足以泄民愤。

俗话说: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这一次,他必须用这柄祖传的雁翎刀,先把大胡子陆金彪放到不可。

十多里山路,在他的座骑枣骝马脚程下不算什么,没多少时辰,他便赶至山原上的那座神祠了。

老人形容的不错,这座神祠早已破落不堪,它背临着溪谷,祠前的墙坦坍塌,空地上满是碎瓦残砖,还有几堆余火已熄的灰烬。

吕敬在一直断柱上拴住马,先在四周巡视一番,他确定他是来晚了一步那些匪寇虽曾在这儿盘踞过,但他们已经在前一天离去了。

他回头把马匹牵到避风的廊下,从马背囊里取出了自带的马料喂了吗,这才退开破旧的祠门进屋里去,腊月天的夜晚,天有起风的模样,山风一阵紧似一阵,掀起枯枝的呼啸,吕敬即使急于追匪,也无法冒着风雪前行了。

他又转出去,去捡拾了一些柴火来,在室中生起一堆火,把卸下的马鞍当做枕头。

自鞍囊中取出饮水、干粮、皮毡,独自坐在火边用起了晚餐。

这样的夜晚,他已过了好几年了。

父亲辞世后,传给他一柄雁翎刀,他就凭着这把刀和一身技艺,走遍东北五省,结交了不少江湖朋友,搏的个侠士的浮名。

有些富豪人家挽留他设馆收徒,或是礼聘他保护宅院,他都委婉的拒绝了。

他仿佛是一只远游的倦鸟,一心想回到老家老宅来,结束他的浪荡漂流。

谁知回到家后,庄园残破,家人邻舍,大多死在陆金彪的手里,这个仇是不共戴天之仇。

但陆金彪的行踪飘忽,他这一路追踪下去,怕又要面对千里风霜了。

用罢干粮,他把那柄刀横在膝上轻轻抚摸了一阵,爱恨恩仇百感交集,霎时间,满心里荡漾着波纹。

就在此时,他仿佛听到一女子低低的哀泣声,那声音随风传来,时隐时扬,断断续续。

吕敬大为疑惑,这荒山野岭之中,根本不见人迹,何来女子的哭声。

吕敬是武道中人,确信那不是幻觉,那真是一个女人的哭声。

此时,室内的柴火烧的正旺,飘摇的红色火光映照着全室,好似白天一般,吕敬心里难免有些怀疑,但也并未想到鬼字山面去,他紧紧握着雁翎刀的刀柄,等待着那未知的危险降临。

哭泣声断断续续,仿佛是在屋后,又好似是从地下发出的一般,渐渐的越来越近,听声音已经到了窗户外面,哭泣声呜呜的哭个没完,但始终看不到影子。

难道我果真遇到了鬼吕敬心里暗暗想着,握着刀柄的手不自觉的颤抖着。

阴风卷袭而来,柴火的火光顿时变作了惨绿色,映衬着窗外的哭泣声,毫无疑问那必是鬼物了。

1/3123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