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姐妹情珍贵

我经常做一个梦,梦里,我就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天气阴的像是冬天早上六点的时候,我以为这样的梦是想告诉我,我很孤独,这世上存在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孤独感,而我的孤独感是与生俱来的。

我很害怕自己一个人在家里,记忆中,总是自己一个人在家里,黑漆漆的,小小的我还够不到开关,而那时候流行的是有一个怪物,会变成很奇怪的东西,然后来吸取小孩子的脑子,我总是害怕,可是爸爸妈妈从来不在家,这就是我童年的生活。

这个梦一直陪伴我到现在。

我没有男朋友,我甚至没有一个要好的朋友,我害怕碰触他们,不止是身体,还包括眼神。

同事们都当我是个怪物,也躲避我,他们能这么想,我很开心,这才是我想要的人生,我自己的世界里,我站在那个十字路口,有个像我一样害羞的男子等着我,离着我很远,我看不清他的容貌,也看不清他的穿着,他似乎理解我的心情,然后对我说:我们是同一种人,我们孤独不是因为没有我们想要的人,而是这个世界不理解我们,他们藐视我们,无视我们,我们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天啊,他居然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居然把我看的如此透彻。

梦醒来的时候,我很沮丧,我不得不独自面对这个世界,然后收拾好了去上班。

单位里那个猥琐男时常在我周围转悠,每次看到他,我都会觉得很恶心,我不在办公桌上的时候,他总是悄悄的在我桌子上写两句让人看了面红耳赤的话语,我真想把这纸团起来,而这纸里还包裹了很多的泻药,一并塞下去,这样我才舒服,对,就是要这样,可是我只能偷偷的想想,然后把纸团扔进垃圾桶。

下班的路上,我看见一个妙龄女郎,美的连我都吸引了,我跟着她走了两条街,我想,也许我喜欢美丽的女人,这女人一回头好像发现了我,我匆忙的蹲下装作系鞋带,我听到她咯咯的笑才发现,原来我今天穿的鞋子根本没有鞋带。

我很慌张的跑了,连头都没敢回。

也没管漂亮的女人在后面喊我,跑回家,我才气喘吁吁的掏钥匙,翻遍了所有,也找不到。

可能是在我惊慌失措中跑丢了。

像我这种人,简直什么事情都做不好,我责怪着自己一边走下去,低头找着。

找着找着,我看到一双美丽的脚,:你是在找这个吧!声音很好听,我抬头一看,是那个美丽的女人,她手里还拿着我的钥匙,现在我才看清楚,虽然美丽,可是脸色却不是那么好,有些苍白。

哦,谢.谢谢谢我拿了钥匙就要走,却听见后面她在问,你知道这哪有租房子的吗?我,我,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我急匆匆的回家去了,这才是让人耳红面赤的事情。

我特别头疼上班,可是不上班,我却又没办法生活,刚出了门,竟然看见门口放着昨天我看到的那双美丽的脚上穿的鞋子,是巧合吗?来不及看第二眼,我匆忙的上班了,可是,所有的心思没有一个在工作上,一直在惦记着门口的那美丽的鞋子,终于熬到了下班,然后,急忙的跑回家,果然,正巧看见出门放垃圾的美丽女人, 嗨,你好啊,我是嘉倩,嘉应子的嘉,倩影的倩,昨天我们见过的。

她一直笑盈盈的看着我,嗯?这么熟悉的名字?我,我那什么,我是阿玲,阿,阿玲。

我磕磕巴巴的说完了,就跑回了家,气也喘不匀,心脏跳动的厉害,她竟然住在我的隔壁,这个叫做嘉倩的美丽的女人住在我的隔壁,虽然只有脸色不好,可是人依然美丽的很。

从那次见面以后,我上班只能看着猫眼,确定嘉倩没有出来,我才敢出来,那样的对视,让我脸红心跳,我后来才知道,女人也是可以喜欢女人的。

一天,我刚下班,门铃却响了起来,我一看猫眼,是嘉倩,是我一直想见,却又不敢见的嘉倩。

我慌忙着整理了头发,把桌子上乱七八糟的袋子扔掉,开了门,嘉倩依旧笑眯眯的问我:干嘛呢,是不是屋里藏了男人啊!我,我没有,没有男朋友。

我磕磕巴巴的回答了,可是不敢抬头看她。

你自己住吗?嘉倩问我 嗯,自己,自己住。

太好了,你能让我租你的房子吗?我会付定金,会按时交租的,现在的房东只租给我住一个月,可是我还没找到别的房子。

嘉倩有些试探性的问我。

我略微一抬头,看着嘉倩苍白的脸上有点红晕,兴奋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嗯,可可以,你收拾好东西就过来吧,我,我,我,我帮你。

我一激动,仍旧会结巴。

你同意了啊,谢谢你,我还以为我们没见过几次,你不会答应我呢说着,她就转身回去收拾她的东西去了,她只穿了睡衣,性感的身材甚至能让我喷出鼻血。

以后的日子我很开心,每天都在期待着下班,然后我就能看见嘉倩了,可是有些奇怪的是,嘉倩从来不上班,甚至天气好的时候,她也从来不出去,只是偶尔在晚饭以后出去转转,嘉倩,你没有,没有男朋友吗?怎么也不用上,上班啊?我鼓起勇气问了嘉倩,嘉倩什么都没说,苦笑着回去自己的屋里了。

我有点纳闷,也不敢多问。

夜里,听到客厅有点声音,难道是夏天了,厨房哪的东西坏了,招来了老鼠蟑螂什么的?我犹豫着要不要起来的时候却听见嘉倩的声音,很空洞,却很好听,她好像一直在叫着一个名字,阿玲,阿玲她竟然是在叫我,是说梦话,还是她有什么事情,偷偷打开门,却看见嘉倩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睁着眼睛,突然,她把眼睛转向在门缝的偷看的我,眼神冰冷恐怖,脸色也白的惊人。

阿玲,你来了,你终于来了嘉倩声音也开始变的冰冷,好像是对一个陌生人说话一样。

1/212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