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事件 人肉好吃(上篇)

人肉好吃(上篇)

清阴镇有两个说话,一个说法叫天堂,天堂是多么美好的地方;可另一个说话就完全相反了,被人称之为鬼镇,并不是说闹鬼,只是镇上做的都是死人的买卖,坟墓堆的数量远比活人多的多的多,一来二去就变成了人们口中的鬼镇或者天堂。

清阴镇以前做的都是棺材生意,后来要政府求火葬棺材也就失去了用武之地,所以清阴镇周围都是密林,火葬需要排放气体,就一直没有破坏附近的植被,周围的林木也越长越旺盛。

现在清阴镇依旧卖的都是阴人用品,寿衣,冥币,花圈,纸扎样品,这儿卖的东西阳间绝对用不上,但你想要买阴间用的这里绝对样样齐全。

清阴镇只有一条街,东西走向,有个三四里地,最东端是一个大型火葬场,最西面就是安乐林,墓碑延伸几十里地,因为风水好,富裕人家都选在这里为先人安居。

七月的天气在南方已经很闷热,小暑将至,田野里也活咯起来,虫吟娃鸣热闹非凡,可清阴镇不管什么时候你绝对绝对听不到任何虫鸣鸟叫,除了旁晚偶尔有几声乌鸦叫还惹得人们一阵嫌弃,再也没有其它活物声音,有人试着在笼子里养点鹦鹉兔子增加生气,但却让小动物待立不安,举动反常,本以为是换个环境不适应,但没想隔天看到的确是尸体,从来就没有能隔夜还存活的小东西,人们起初很害怕,但渐渐久了没有发生祸端就不大在意了,可能晚上阴气太重,小东西们承受不了这份煞气,人们也渐渐变得聪明起来,下午太阳还没西斜就已经早早打洋关门了,入夜后不管外面有啥动静、声音都装作没听见,只管把被子蒙在身上呼呼大睡就行。

转眼也临近了七月半的鬼节,镇上又变的荒凉了,因为七月十三号到十五号的晚上镇上总不太平,乱七八糟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夜空中,到了十四号晚上大概十二点后那声音简直就是开联欢晚会,外边一阵欢闹,嘻嘻哈哈的声音回荡于耳,可那笑声却没一点人样,刺破耳膜,恐怖至极,等到十五号后半夜奇奇怪怪的声音才渐渐消散,以前镇上能躲的人早在七月十二以前就跑了个没影,没地方上的依旧待在这里,所以能在这做生意的人胆儿都挺肥的,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时间久了多多少少难免见到一些东西,长时间下来知道该避讳啥,不该瞎说啥,也就不以为然了,等到七月十四号天黑之前没走的在家门口烧几扎纸钱,点燃几炷熏香,只管回屋蒙头大睡就行,那些跑路的运气不好等到回来时店里一片狼藉,慢慢的人们也不再跑了,都乖乖的烧纸上香,也不再有店被清扫的事件了。

有钱人就是任性、矫情、不安生,安安静静不会自己挪窝的墓群非要找人看看守,这份工作谁敢担任,有钱能使鬼推磨,三千不行五千,五千不行八千,八千不行一万,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果然不假,此话一出当天就有在火葬场工作的跳槽而来,可前前后后换了几批人从来没有人能熬过月底的几天和月初的几天。

郝大胆就是一个列外,但郝大胆的原名是什么恐怕没人记的清,但他有个响亮的外号,大胆,郝大胆,一个人晚上守着那么多坟墓,一个风吹草动都能让人心神一震,何况一年三百六十几天如一日,这种胆魄不是一般人能有的,郝大胆就是这样的一个强人。

郝大胆已经守墓快7年了,也认识了不少同行的朋友,火葬场的刘三怕就是其中一个,为什么叫他刘三怕呢!他姓刘,本名刘友财,可却家徒四壁,每钱,没地,没文化,一条腿还不利索,只能在火葬场当个值班混日子,可他却有三怕,一怕丢工作,二怕没饭吃,三怕死,所以才有了刘三怕外号的由来。

又是一年的七月十四号,今天天阴沉的厉害,天不亮就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昨晚还算安宁,可郝大胆知道,越是安宁,今天会越加恐怖,雨一直下,天也越来越阴沉了,等到中午天色完全黑掉了,天空炸雷不断,闪电在空中毫无忌惮的肆虐,整个天空变得明晃晃一片,郝大胆站在屋子里向着窗张望,魂都被吸引了去。

午后雨渐渐停了,乌云散了,太阳也开始落山了,郝大胆午觉醒来天已经黑透了,拉开了灯看了看时间都块十点了,心里总感觉不对劲,郝大胆决定趁着还没临近午夜去刘三怕那里过一晚,风微微的吹拂着,郝大胆望墓群望了一眼,然后开始向东走,街道上很黑,飘着浓浓的熏香味,有着星星点点的香火亮光,风吹的没烧掉的纸钱飞的到处都是,郝大胆打着手电走在空旷的街道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一阵风吹过,一张纸钱呼在了郝大胆脸上,郝大胆撕掉了纸钱无奈的笑笑,感觉脸色有什么液体在淌,用手摸了一把放在手电下一照,是血,这是自己的吗?郝大胆抬头看了看,把手电也移向空中,上面吊着一个黑黑的袋子,袋子里的液体一点点的滴落下来,郝大胆赶忙闪向一边,这事儿不能管,郝大胆就望前走,突然后面突然传来哒,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郝大胆头也不回加快了步伐,感觉身后的脚步声没了郝大胆放慢了速度,哒,哒,声音又响了起来,好像就在身后停着不动了,郝大胆开始向前狂奔起来,只听到后面传出嘿嘿的笑声,根本不像人笑的声音。

跑了一会能看到黑漆漆一片火葬场,能看见一扇有着透明大玻璃的值班室亮着灯,可是玻璃上都是红红的血迹,郝大胆停下了脚步,慢慢的向值班室靠近,透过玻璃只看到刘三怕趴在地上吃着什么东西,嘴里不清不楚的哼唧道,人肉好吃,人肉好吃,郝大胆有点摸不着头脑,踮起了脚尖,清楚的看见刘三怕在抱着一只胳膊在啃食,郝大胆只感到一阵反胃,低下了身子,再向窗内望时刘三怕正趴在窗户上对着郝大胆笑。

作者寄语:待续~还有后篇~希望大家喜欢。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