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事件 夜宿深山

夜宿深山

卓玛我呢,笨头笨脑的,本来也想吓唬吓唬大家找点乐子,但又编不来什么恐怖的鬼故事,天生不是骗人的料,干脆就给大伙儿说一件真事吧。

这是前不久同学跟我说的,她说如果你不信的话,我们还可以打赌,故事绝对真实:

三叔的胆子很大,在我们村是出了名的。

他虽然读书不多,却也不信鬼神,周围的几个寨子谁家死了人办丧事,抬棺,守灵,给尸体洗澡,穿寿衣这些活儿准少不了他。

我们这里是两省交界之地,起伏的大山延绵几百里。

在这大山深处的小溪里,生活着一种黑色的蛙类,在我们当地叫石蛙,个头比青蛙要大,但比牛蛙要小。

它的味道甚是鲜美,拿到城里去卖,价钱得有七八十块钱一斤,而且很多饭店都抢着要。

石蛙是一种昼伏夜出的动物,白天就躲在石头缝里,得晚上去山间的小溪里抓。

要是在繁殖产卵的季节,一晚上能抓十几二十斤。

话说那天,三叔一大早就出了门,他想跨省去捉一晚石蛙,看看那边的产量能不能高一点。

虽说是跨省,其实也就大半天的功夫,翻过几座山头就到了。

果然那天晚上三叔的运气不错,那里的石蛙比我们附近要多出很多。

他就这样兴致勃勃地边抓边走,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更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不知不觉,已近午夜时分。

突然脚底下一滑,三叔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了。

他手中的强光手电磕在石头上,并掉进了溪水中,熄了。

他慌忙从水里捞起手电,倒掉里面的水,却是怎么也打不着了。

完蛋了,三叔心里凉了半截,看来今晚是抓不成石蛙了,白白错过了一次好机会。

手电筒一坏,四周便笼罩在一片茫茫的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

三叔垂头丧气地在黑夜里摸索前行,他离开小溪,往山梁上边摸边爬,因为那里要相对干燥一些,得找个地方睡半宿,等到天亮再回家。

也不知道在黑夜里摸索了多久,他终于感觉到脚下有一块平地,并且在平地的角落里摸到了一堆枯草!

三叔大喜过望,呵呵,还真是老天有眼,竟然还有人在这里为我砍了一堆枯草,送来个天然的床铺。

三叔也没多想,迅速摊开枯草便躺了上去,不一会便进入了甜甜的梦乡……还真是狗胆包天,一个人在这一团漆黑的深山老林里竟然睡得十分坦然。

迷迷糊糊中,三叔好像看到头顶上有一张苍白的脸……就在一瞬间他突然感觉到有一个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任凭他怎么挣扎,根本就动不了。

紧接着有一双冰冷的手猛掐他的脖子,三叔顿时感到呼吸困难,几乎要背过气去!眼皮上仿佛压着千斤重物,怎么也睁不开!

三叔顿时睡意全无,他想大喊呼救,却怎么也喊不出来。

他拼了老命挣扎了好大一阵,但丝毫不起作用,脚手根本不能动弹,后来他的意识渐渐地模糊了……

三叔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太阳都升起老高了。

他揉揉眼睛,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鬼叫一声,闪电般的退了好几步!我的妈呀!只见离草堆三四米远的地方,摆着一口漆黑的棺材!棺材的旁边还挖了一个大土坑!自己竟然在这荒山野岭陪死人睡了一觉!

原来我们这里有这样一个习俗,死人不但要择时出殡,抬到山上后,还要择时下葬,如果时辰不合,那就还要把棺材在山上的墓穴边放一段时间再入土,短则几个时辰,长则三五天。

那次从山上回来以后,三叔莫名其妙的得了一场大病,他病得好严重,差点连小命都丢了。

后来学校放暑假回家的时候,我见到了三叔。

只见他精神萎靡,容颜憔悴,陷着两只深深的眼窝,一双手瘦得跟鸡爪一般。

本来一向健壮的三叔此时的模样已是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我想,三叔那晚的遭遇八成就是人们常说的“鬼压床”吧。

后来,三婶请来几名道士连续为三叔做了几场法事,就这样一面吃药治疗,一面信迷信折腾,三叔的病终于渐渐好了。

如今,三叔的身体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只是从那以后,三叔的胆子似乎小了好多,再也没有晚上去山林里捉过石蛙。

作者寄语:Hellow! 卓玛又过来给大家讲故事了,这是第几篇,我也记不清了。

总之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卓玛的支持,卓玛一定会努力的,应为卓玛爱你们!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