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学探秘 【长篇】大学毕业后,发生在我身边的灵异事件

【长篇】大学毕业后,发生在我身边的灵异事件

  我喜欢看论坛里亲身经历的鬼故事,看了那些精彩的鬼故事,我不禁有些手痒,我也想把自己遇到的一些事情给写下来,其实,以前我也不相信有鬼,不过,最近遇到的一些事情改变了我的看法。

我的文笔不好,希望大家见谅,还有,想到哪写到哪啊……看的朋友多,我就多写点。

  去年我大学毕业,回石市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那天,一条小三被暴打的新闻启发了我,我跑了趟广州,买了一些窃听器材,然后,在市郊租了一间房子,干起了私家侦探。

可是,由于我没有名气,所以,生意并没有我想象中的火爆,甚至是清淡的可怜,已经两个多月了,没有一单生意上门,眼看我房租啥的都顾不住了。

  我那天出去发名片,看到路口瞎子的生意很火爆,他只是在地上摆了块“易经卜卦”的破布,那路口就围满了人。

我回去后就在名片的下面加上了4个字“灵异侦探”,然后把我的名片塞满了附近的各个小区,可是,我的生意仍然没有啥起色,还是零蛋。

房东不停的来催我交房租,周五那天下午,我看了看干瘪的钱包,终于下定决心,如果再没生意,我周一就悄悄的跑路了,这3个月的房租我是真交不起了。

  周五那天下午7点,我都快关门的时候,一个男人推开门悄悄的走了进来。

那个男人一看就有点不正常,外面又不热,而且没啥风,他戴个帽子又捂了个口罩,还戴个大墨镜,我靠,你是准备去领500万大奖吗?兄弟,我这是私家侦探,你来错地方了。

  我还没说话呢,那哥们先摘下了口罩,然后拿着手中的名片问道:“请问,龙星宇侦探在吗?”

  生意上门了,我自然得招呼,我忙道:“我就是,你有什么事吗?”

  那哥们说道:“请问您查灵异方面的事吗?”

  我点燃了一根香烟,然后按捺住心里的狂喜,故作深沉的回答他,我是这方面的专家,然后给他讲了讲我的求学之路,我是法国圣路易斯法学院毕业的,回国后,在江西龙虎山学习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我又去五台山修行了一段时间,我是佛道教三修,接着,我又给他看了一下我的证书,都是一些盖着章的花花绿绿的证书,那些都是我花300块找电线杆上那些贴小广告的人做的。

还有一些和老外的照片,那些照片都是真的,我上次去五台山给那些老外买了不少冰糖葫芦。

  那哥们看了这些东西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然后道:“可算找对地方了,这下我就放心了!”

  看着鱼都上钩了,我也该收线了,我对他说道:“这位先生,我们这行的规矩,这些事可不是随便替人看的,因为……”

  我话还没说完,那哥们就说道:“我懂,我懂!”

  接着,他把一个大信封放在了桌子上,我拿起一看,最少要有5000块,我还没说话呢,那哥们说道:“这只是定金,以后的钱好说!”

  看着那些钱,我想到的只是房租、水电费、饭钱,我把那个信封放到了抽屉里,然后道:“先说说你的情况吧!”

  那哥们应了一声,然后站在那里就解起了裤子,看到他这动作,我忙道:“兄弟,你这是干什么?”

  那哥们没理我,他先把裤子褪到了膝盖下,然后对我道:“你先看看吧!”

  他裤子刚一脱,我就闻到了一阵土腥味,很浓重的土腥味,说实在的,很浓重、很臭的腥味,让人很想吐的感觉。

接着,我看到了一个器官,准确的说,已经不能算是男性的器官了,因为那里已经怄烂的不成样子了。

  看着那哥们的器官,我首先想到的是那叠厚厚的钞票……这哥们明显来错地方了,他应该去隔壁的生殖医院,他来找我干嘛,我清了清喉咙,然后对他说道:“哥们,虽然我很想帮你,可是,你应该去隔壁的生殖医院,你来错地方了……”

  那哥们先提上了裤子,然后对我说道,他早把市里的几家大医院给跑遍了,可是,那些专家都治不了他的病,说以前从来没见过这种病,他想来想去,觉得这病和他前段时间的一次艳遇有关。

  这哥们经常喜欢去北郊的一家老电影院去看电影,因为那个电影院是他和初恋以前最喜欢去的地方,虽然那间电影院已经很旧了,他还是每周都要去一次。

上周三,他又去了那家电影院看电影,因为那天他有点事,所以,他去晚了,他进去的时候,电影已经开场了,他也没注意身边的人,当他点烟的时候,他才发现旁边坐的是一个长头发的女子,而且,那个女子穿的衣服还很鲜艳,是件红色的衣服。

  他刚点完烟,那个女的就凑了过来,问他有没有爆米花,然后,他俩就这样套上了话,接着,他俩就做了一些男女之间该发生的事情,因为电影院几乎没有人,所以他俩做的很放肆,做的时候他闻到那女的身上有一股很大的土腥味,似乎还有点发霉的味道,他当时也没有多想,只是以为女子可能是郊区的人,不爱洗澡,做完后,他就和那女的分手了,他甚至连那女的长什么样都没看清楚。

  本来,他以为这是场美丽的艳遇。

可是,第二天,他就发现坏事了……他下面出现了很大的土腥味,而且他那里开始溃烂了,他嘴里也感到苦苦的,有一种很大的腥臭味,他以为自己有病了,赶忙去了市里的医院,可是,那些医院都没有办法,所以,他才想到了来找我。

  我想着他那快怄烂的下体,琢磨了起来,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而且,他还亲自跟那个女的发生了事情,那个女的怎么可能是鬼呢?肯定是那个女的不干净,所以导致他得了啥病,只要能治好他的病,那么除了这5000块,我还能再要一笔钱。

我们乡下老家有个祖传9代的老中医,那老头治病还挺有一套,很多大医院看不好的病,老大夫几副药下去,病就好了。

我明天去这哥们家转转,然后再装模作样一番,说那女鬼已经被我收了,接着领他去老中医那里抓点药,一切就OK了。

  那老哥看我沉思着没有说话,他急道:“龙探,那女鬼你能收了吗?”

  我皱了皱眉,然后道:“收是可以收,不过,这女鬼道行很深,恐怕不好对付啊!”

  那老哥焦急的说道:“只要能收,价格啥的都不是问题!”

  我对他说道:“我明天去你家一趟,恐怕那脏东西就在你家,那个女鬼有点厉害,我要准备一下!”

  那老哥留下了他家的地址,千恩万谢的走了。

  第二天早上,我拿了一把旧木剑,然后又拿了几张黄色的道符,接着又把一个古老的八卦镜和一些香烛之物塞进了一个旧包袱里,我这些道具都是在旧货市场买的,这堆东西加一块才80块,全是假的。

我收拾这些道具的时候,闻到了一股腥臭味,那股腥臭味和昨天那哥们脱裤子的味道一样,只是似乎味道更冲一点。

我以为是那哥们身上的味道太大,残留在了屋里,我把我的窗户全打开,然后,我出了门。

  我一出门就和那个算卦的瞎子撞了一下,原来那个瞎子也在这小区住,我心想瞎子看不见,这是我不对,我忙说了声对不起,然后就朝小区大门走去。

谁知道那瞎子竟然在那唱了起来,假钟馗急匆匆去送死,明眼人不如盲眼人。

唉!可惜啊……

  我当时急着去找那客户,我也没空搭理那瞎子,我出门打了辆车就去那哥们住的地方了。

  那哥们家住在北郊,是附近的一个城中村,他住的地方还挺偏,我问了好几个人才知道了具体的位置,村民说,那哥们脾气有点怪,自己住在一个四层楼的房子里,平时也很少和别人来往,就是有时候喜欢去村口的小卖部买点啤酒啥的。

  我在那哥们的楼下喊了半天,可是,根本没人搭理我,我拍了拍门,这才发现,门竟然是虚掩着的,我喊了喊,屋里没人说话,我想到那单对我来说算是巨额的生意,推门走了进去。

  一楼有一股很重的发霉的味道,一楼那里放了一些过去的旧家具啥的,这里的一层没有住人,很久也没打扫过了,所以灰尘很厚。

我继续朝二楼走去,二楼也是堆放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二楼的那股腥臭味似乎更大了,不过,除了腥臭味似乎还有种别的臭味,反正是味道很冲、很臭,我捂着鼻子走到了三楼。

  三楼真的是太臭了,我终于看到了臭味的来源,一具腐烂的不像样子的尸体,那上面爬满了苍蝇和蛆虫,尸体上到处都是,时不时的还有几个蛆虫从尸体的眼眶里爬出来,然后掉到了地上……

  我蹲在那里吐了起来……

  等我吐完之后,我打了一个报警电话,等警察赶到的时候,我还蹲在楼房外面呕吐……

  负责这起案件的是个女警官,她的名字叫江秀荣,她留了个短发,两个眼睛大大的,人长的还挺好看。

她人虽然长的好看,可是工作却很麻利,她上来没那么多废话,就是问了我几个问题,我什么时候到达现场的,我因为什么原因去现场的,我把我来找谁的简要说了一下,她又登记了一下我的证件,然后就让我坐到警车里去了,那辆警车上还有两个别了枪的警察,她对其中的一个警察摆了一下手,那个警察从车上走了下来,她专门对他说了些什么,那个警察一边看着我,一边严肃的点着头。

  女警交代完之后,就又重新回到了现场,说话的警察上车后就一直很严肃的看着我,他看我的目光让我很不爽,我索性靠在车上睡了起来。

大概一小时后,所有的警察都撤离了现场,我被那两个警察带到了局里,然后他们给我带到了一个屋子里,在给我倒了一杯茶之后,这屋里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警察的这套东西我懂,这是对付潜在犯罪嫌疑人的招数,让犯罪嫌疑人由于焦虑产生心理急躁,最后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犯的案子交代清楚。

可是,我真没啥急躁的,我看反正也没人,我就又趴在面前的桌子上睡了起来。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听桌子上传来“啪”的一声巨响,我抹拉着嘴边的口水坐了起来,只见那个女警江秀荣正坐在我对面。

  她看着我说道:“可以啊,你睡的还挺香!”

  我搓了一把脸,然后问道:“案子搞清楚了吧?如果没什么事,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江秀荣从文件夹里拿出了一份资料,然后递给我,问道:“你认识他吗?”

  我看了一下那份资料,然后指着上面的照片说道:“认识,就是这哥们昨天请我来帮他看事的!”

  江秀荣又把一份尸检报告扔到了我的面前,她继续说道:“今天早上你发现的尸体,死者就是屋主常亚涛!”

  我喊道:“不可能!绝不可能!今早看到的尸体最少死亡时间在5天以上,而那哥们昨天晚上还来找过我!”

  江秀荣说道:“你急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这起案件最奇怪的就是这里,根据现场我们查询的口供,昨天晚上,死者常亚涛还去村里的小卖部买过啤酒,有好几个人都在小卖部看见了常亚涛,他当时说话、走路什么的一切正常,可是,他的尸检结果又是这样,这一切太奇怪了!”

  我说道:“警官,这事情虽然奇怪,可是,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江秀荣看了我一眼,然后问道:“哎,你不是灵异侦探吗?你没有什么好的建议或者是提议吗?”

  我认真的看了看江秀荣,说实在的,她的俩眼还挺大,挺好看的,我和她对视了大概有10秒的时间,然后说道:“我不知道!”

  江秀荣气的一拍桌子,她怒道:“你!”

  我站起了身,走出了审讯室。

  我出了警局后,在向前快步走了500米,发现身后无人跟踪后,我赶忙打了辆出租车,直奔我们附近最出名的道观——吕祖庵。

  我来了 走了 再见

  我们这里的吕祖庵很灵验,据说八仙之一的吕洞宾曾在这里修炼过,我突然摊上了这档子诡异的事,当然得求吕大仙保佑保佑我了。

我虔诚的买了一些高香,恭敬的向吕大仙祷告了半天,然后,我就走了出来。

  可是,我才刚走没两步,就听一人在身后喊道:“道友请留步!”

  我回头看去,只见身后站了一个20多岁的小道士,那小道士脸长长的,双眼不大,但是看的挺有神,他头上挽了个道髻,浑身上下收拾的很干净。

  我问道:“请问道长有什么事?”

  小道士说道:“小道马恒山,道友叫我恒山就是了,我看道友上香的时候很虔诚,但是看道友面色晦暗,印堂发黑,似乎有什么不吉之事,因此小道特送道友一件小礼物!”

  小道士说完之后,就伸出了右手,只见小道士手中有个桃木做的牌子,那块牌子上画了一些弯弯曲曲的符号,我奇道:“这是什么?”

  小道士把木牌放到了我的手里,他笑了下道:“五岳真形牌,希望能化解道友的灾厄,如果道友还有什么事情,可以来这里找我!”

  我把木牌放到了口袋里,心想这小道士还真有点神奇……我使劲的记了几次他的名字:马恒山。

  我在庵门前买了一些香烛、冥币等物,我想今天晚上去祭拜一下常亚涛,因为,毕竟他昨天刚去找过我,而且我还收了他预付款,从做人或者道义上讲,我都应该去祭拜他一下。

  那天晚上10点左右,我提着那些祭品赶到了常亚涛的房子外面,房子四周到处拉着警戒线,可是,附近没有什么人,现在,这个屋子成了真正的鬼屋,村里的人都躲着这个房子走。

  房子附近没有路灯,到处黑乎乎的,说实在的,我一个人站在那里感到有点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