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探秘

名古屋孕妇梦魇悬案始末

注意!本案因为过了追溯期,所以至今未破!未破!!未破!!!当然,下文中会跟大家分享一些网友对于案件凶手的猜测。

开始正题!慎入!慎入啊!!!!案件资料案件名称:名古屋孕妇剖腹取子杀人事件时间:1988年3月18日地点:名古屋中川区受害者:美津子,27岁(当时她已经超过预产期5天)凶器:电暖炉的电源线,美工刀凶案还原:血腥,慎看!从尸检报告看,受害者美津子被电源线勒颈,死于窒息。

她的身体有一道长达38厘米的切痕,是凶犯在勒死美津子后,残忍将她剖腹的痕迹。

美津子的腹中胎儿被硬生生取出,凶犯取出胎儿后,将米老鼠的钥匙环和电话机塞入了尸体的子宫。

被取出的胎儿,脐带被粗暴剪断,膝盖内侧、大腿内侧和胯下三处都有刀伤。

所幸的是,孩子被发现后,经过一个小时的手术,顽强生存了下来。

案发现场1988年3月18日下午7点半,上班族守屋靖男(假名/当时31岁)结束工作,快步地赶回位于名古屋市中川区的自家公寓。

案发地点的照片,来自天涯社区因为他即将临盆的爱妻——守屋美津子(27岁)一个人在家中,而且当时她已经超过预产期5天了。

靖男每天打2通电话回家,询问美津子是否开始阵痛。

而18日当天下午1点的电话中,美津子回答他说还没有。

之后,靖男在下午6点50分离开公司前又打了1通电话,平常响了3声就应该会接通的电话,这次竟然响了10多声都没人应。

下午7点40分,靖男到了公寓楼下,抬头看了看二楼的自家窗户。

往常此时应该会开灯的家里一片漆黑,而早该收进屋里的衣物还原封不动地挂在外面。

靖男急忙地跑上楼梯,将手放在门把上。

然而,一般都会上锁的门竟然啪地一声就转开了。

一片死寂的屋内,有一阵声音从里头的房间传来。

刚开始靖男以为是他听错了。

他小心地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渐渐地他分辨出那是什么声音,并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耳朵。

因为那声音百分之百是婴儿的哭声。

进入房间后,这次靖男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他惊见美津子双脚张开地仰卧在电暖炉桌旁,一动也不动。

她的身上穿着蓝色的孕妇装、粉红色运动夹克、脚上穿着黑色裤袜、双手被白色线状物反绑在身后;脖子上缠绕着电暖炉的电源线,电源线还插在插座上;双脚中间有一个满身是血的婴儿,正虚弱地哭泣着。

从美津子的腹内,有一条30厘米左右的脐带蜿蜒地落在榻榻米上。

孩子正是从美津子身上长达38厘米的伤口中被取出,躺在地上虚弱哭泣着。

靖男跑到玄关打算要拨电话时,原本该放电话机的地方却不见电话机的踪影,只看到被扯断的电话线。

为什么没有电话?靖男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他火速跑到楼下跟邻居借电话叫了救护车。

经过抢救,孩子竟然奇迹般地存活,体重2930克。

为什么电话机不见了?经过鉴识小组的勘查后,终于真相大白。

他们调查美津子的遗体,发现被切开的子宫里面,被硬塞入了一台按钮式的电话机、以及挂着车钥匙的米奇造型钥匙圈。

展开调查凶犯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指纹全被擦拭干净,料理台有将血冲洗掉的痕迹。

此外,遗体没有受到强暴的迹象,也没有激烈抵抗的痕迹。

警方不管如何搜查,还是无法了解凶犯的目的。

这起事件,只有美津子的钱包连同里头的现金数千块日元遭窃,凶犯并没有对其他值钱的东西下手,警方只能从闯空门这条线来追查。

这天,除了调查靖男和美津子的交友状况外,还仔细询问了当天有经过公寓附近的435位路人,一个个盘问过后,并没有发现可疑人物。

靖男本身也遭到怀疑,但是他回家之前都一直在公司,有完整的不在场证明,嫌疑也因此洗清。

最后的目击者死者美津子利用网络贩卖家庭用品,事件当天下午1点50分左右,美津子的友人主妇A(当时31岁)带着孩子来串门,还买了2千几百日元的除臭剂。

美津子将那名主妇付的钱收在钱包里,之后钱包则被凶犯偷走。

下午3点左右,两人谈笑过后,美津子送主妇A到停车场,警方推测凶犯可能是趁这段时间侵入屋内。

主妇A带着草莓登门拜访,美津子和她一起品尝。

吃剩的草莓装在餐具里,就这样放在电暖桌上。

根据美津子胃里残留的食物来看,美津子的遇害时间推测应该是下午3点过后。

事件当天下午3点10~20分,住在死者家楼下的主妇B目击到一位可疑男子。

根据主妇B的说辞,她当天听到有人在转自家的门锁,同时还按了电铃,因此将门半开,往门缝外一看,发现有一位身高165厘米左右、年龄约30岁上下、圆脸、看似上班族的男子站在门口。

那名男子问道:“请问你知道中村先生住在哪吗?”,主妇B回答“不知道”后连忙将门关上。

之后有多人目击那名男子在公寓附近徘徊。

无法确定那名男子跟事件是否有直接的关系,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死者的丈夫名字并不叫“中村”。

警方推测结果凶犯被描绘成“喜好毁损尸体的性倒错者”,并在邻近的各车站周遭设置了【如果您的身旁有对孕妇怀有异常癖好的人,请马上通知警方】的告示牌。

而后,警方努力地搜查却毫无任何结果。

在《犯罪地狱变》这本书中,有提及到这起事件,书中写道:“案发前天的3月17日,电视的深夜频道当中,曾经介绍歌川国嘉和芳年的残酷浮世绘‘无残绘英名二十八句’。

”据说芳年的浮世绘是以“将勒毙的孕妇开膛剖肚,取出胎儿”为主题。

因此,书中怀疑凶犯是因为看了这个节目后才引发犯罪。

这么说或许有点太过于武断,但也不能说两者毫无关系。

从美津子的子宫内发现的电话机和挂着车钥匙的米奇造型钥匙圈,以及凶犯把电话机藏起来的举动,可以解释为:凶犯想拖慢他人对外联络的时间;而藏车钥匙也可作同样解释:凶犯是想拖慢将美津子送医急救的时间。

但是为什么要藏在子宫内?不易发现的地方应该还有很多才对,为什么偏偏要藏在子宫?从此可以推测凶犯对孕妇有异常的癖好。

如此看来,这整起事件似乎不是单纯的盗窃案。

而2003年3月18日,本案过了刑事诉讼时限,无法再被起诉。

也正是因为此事件,日本从2005年1月1日起,杀人案的诉讼时效改为25年。

2011年,天涯网友“阿冉冉冉”发表一篇名为《关于南大女生案和日本名古屋孕妇切割死亡案的一点非专业分析》的帖子,又将此事的遮布再次掀开。

下为截取的“阿冉冉冉”的部分推测1案发的时间以及地点名古屋案件有明确的犯罪时间地点。

案发时间,即是在当天下午受害人丈夫下班回家之前的若干小时内。

了解一个案件的第一步就是确定案发时间,时间能给出大量的信息。

这一点对日本警方是非常有利的:可以获得这个时间活动的人群类型,邻居的目击等等信息。

遗憾的是日本警方的无能使这些信息没有得到利用,警方将注意力集中到怀疑被害人丈夫上,错过了时机。

2被害人案发之时孕妇即将临盆,独自一人在家,社会关系简单,没有仇恨对象,正准备开始养育孩子的生活。

此时被害,可谓飞来横祸。

3凶手心理分析名古屋案十分离奇。

凶手拿走了钱包,但是对房间内的其他贵重物品毫无所动,说明非抢劫性杀人,凶手对金钱的理解有错失。

剖开孕妇取出胎儿,体现了凶手的好奇心,放入电话机、钥匙扣的行为貌似令人诧异,其实非常简单,就是为了阻止他人进入现场,或推迟发现尸体者报警。

这种看似荒诞的行为说明了凶手的幼稚性,人格上的未成熟性。

4网友结论该网友认为犯案人是【未成年人】下为截取的原文片段:说得更具体一点:未成年精神病人。

作案时间,地点,行为全部清晰可见。

日本警方的无能导致了案件二十余年未破,已经超过刑事诉讼时限,凶犯永久逍遥法外。

分析其原因,在一个案件中,在杀人之时,凶手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任何一个行为,任何一个细节都富有含义。

平日下午的时间空间、对物品价值的不理解、藏起电话钥匙的自我保护、剖开孕妇探索胎儿的好奇心,这三点要点清晰地指向一个群体:未成年人。

综上,名古屋案凶手应为一名未成年人,轻度精神病,案发当时14-17岁之间,住所行动范围短,被害人在其行动范围之内,作案后可能受到父母的保护掩盖。

如果用心查证,此案必破。

可惜庸人在彼。

不论如何,虽然本案已经过去二十七年,但是此次案件的极度恶劣的性质所带来的伤害却永远无法被抹平,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因此破裂,这种痛无论过去多少年都无法减轻。

也许犯案人就此逍遥法外,但是笔者相信,正义还是留存人间。

最后,愿逝去之人不被俗世烦扰,入土为安。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