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深夜故事——暗恋

我从小学开始喜欢上坐我后桌的女孩,那时候的她白白瘦瘦的,有着大大的眼睛和微黄色的头发。

我们俩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学,高中又坐了半年同桌。

那些年我眼里她最大的变化似乎是,小时候的她总爱笑着和我说话,而长大以后,多半时候变成了浅笑着听我(吹牛)。

后来,她去了文科班考到师大历史系,我也捡了个京城学校去学了个工科。

我那时似乎期待和她发更进一步,却少有勇气约她出来。

我们一起单独吃过寥寥几次饭爬过几次山,更多的时候是在IM和短信上聊天。

好像有几次我正想和她说话时她敲的字却先过来了,她管这个叫“telepathy”。

后来我扒住了个机会去大农村读书,却只是等到临行时请她吃了个饭。

她那时还是低眉浅笑,却不经意提到我们有两个同班同学结伴去了澳洲读书,还没毕业却已经在准备生孩子了。

我当时却只是表示了一下咋舌,然后相约在IM上保持联系。

到大农村的头几个月时,她有天告诉我她的IM账号被盗了,换了个新的。

我如约加了她的新账号,在随后的两年每天听她分享自己的进展:准备去直博考古专业了,和导师敲定课题了,去京郊某个汉墓打杂了。

不过,她却不常发给我她的照片——偶尔的一些也多是一群人的中景,照片里面的她也总是被别人遮了半个身子或隐在逆光里——即便放大了也看不甚分明。

我因此疑心她太节俭,还用着刚上学时最早买的卡片机舍不得换。

我因为学业压力直到第三年才第一次回国。

刚下飞机就找了个手机兴冲冲地拨通了她的电话。

然而与我期望的不同,电话那头的声音礼貌而疏远,她很客气地问我,好久没联系,是不是这几年书读的很辛苦。

我很错愕,为了打破尴尬忙问她,最近博士小课题做得如何。

这回,却轮到我明显感觉到电话那头的惊愕,继而传来她的回答:

“你从哪听的消息?我没读博士啊!我现在硕士已经毕业了——才和男朋友定下来,刚刚在B出版社找到了工作。

我一直很奇怪,你所有的聊天账号自从出国以后我就没再看到亮过,我还以为你是忙得主动失联了呢…”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