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解剖室的旧玻璃

(一)

石兰是本市医学院的毕业学生,因成绩优异,便被分到了市里最有名的一家医院上班。

石兰刚到医院那年,因为对医院里一切工作程序不是很熟悉,所以就暂时被安排在三楼解刨室内帮忙。

石兰为人勤奋好学,她的导师对她也是特别的照顾,所以石兰很快就可以自己主刀解刨尸体了。

不过让石兰越发感到害怕的是,自己工作的那间解刨室内,总是感觉有些阴气沉沉的。

不过这也难怪,看着那泡在装有福尔马林池子内的尸体,恐怕任何一个人在这里工作都会觉得心里毛骨悚然的。

之前石兰在上学的时候,曾经很是佩服那些经常和尸体打交道的人,比如医院停尸房和火葬场的火化工,在高级一点的便是这医院解剖室的技术人员,那就更加厉害了。

在解剖室工作的技术人员,不但要把尸体从停尸房里拉出来,他们还要把尸体进行处理,再用福尔马林把尸体泡在池子里。

等尸体侵泡到一定的时候,再把尸体打捞上来,用手术刀把尸体局部的血管,关节等剥离出来,以便于那些医学院的学生实行实操课。

转眼间,石兰一晃已经在医院工作了两年多了,石兰曾经对解刨室里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很是好奇,因为在石兰看来他们总是给人一种十分神秘的感觉,就像他们不属于这里。

其实在解剖室工作的其他同事,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如正常人一样,从来不怕什么鬼神之说,但是唯一一点,他们有一个习惯,就是很喜欢吃一些清淡的东西,什么肉类的饭菜,轻易不会吃几口。

可能是因为他们自身工作的原因,一见到肉菜便会想起那解刨台上的尸体,这会使他们不禁觉得腹中一阵翻腾,然后就会用手捂着嘴跑进洗手间,不停的大口呕吐起来。

石兰在医院工作的这几年时间里,她慢慢也领略到了什么才是恶心。

依稀记得有一天晚上,石兰和解剖室里的另一个技术人员值夜班,就在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有几名外勤工作人员送来了一俱男性尸体。

尸体的损坏程度已经到了巅峰造极的境界,这俱尸体应该说是这半年来,医院里收到过的唯一一俱死的最惨的尸体。

尸体的脑袋被汽车轮子压得稀瘪,就像是一个摔烂的大西瓜,在被人上去踩上几脚。

石兰强忍着腹中的翻腾,手法有些生疏的用刀子,把尸体的腹部一点点的割开,谁知道这肚皮刚一扒开,只听噗呲一声,尸体腹中的内脏器官全都一股脑的流淌了下来。

顿时解剖室内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腥臭味,即使是戴着口罩,也难免会觉得有些刺鼻。

(二)

石兰和同事一起忙碌到深夜,才将这具尸体清理完,推进了满是福尔马林的池子里。

尸体刚一进入池子,便发出咕嘟咕嘟的气泡声,随即尸体便沉到了池底。

累死了,今天真把我忙坏了。

石兰身体疲惫的坐在椅子上,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

同事王凯笑着说道:干我们这行的就是这样,虽然没有什么太累的活,但是这活却也肮脏,但是工钱还是不错的。

石兰笑了笑起身走到了门前,突然眼前一亮,只见解剖室门玻璃上竟然有一层类似干枯血迹。

哎!王哥,这门上的玻璃怎么这么脏啊?石兰疑惑地问道。

王凯脸色一变,一时间沉默不语。

你怎么不说话了?石兰饶有兴趣地问道。

王凯犹豫了片刻沉声说道:这件事情,是我们医院的禁忌,谁也不能提。

石兰一听立刻来了兴致,急忙说道:禁忌?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说啊。

我不能说,这要是让院长知道了,我可就该回家了。

王凯急忙撇着嘴说道。

王凯王大哥,求求你了,快给我讲讲吧。

石兰撅着小嘴表现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

王凯一脸无奈地说道:好了,好了!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啊!

在十多年前,这家医院有一位著名的外科医生宋怀,宋怀可算得上是医学界的权威。

不过宋怀却娶了一位疯婆子,确切的说应该是虎婆子,他的老婆刘芳脾气很大,每天像盯着犯人一样看着宋怀。

宋怀心里一直都对自己的妻子不满,可是明面上却不敢太声张。

做什么私事都偷偷摸摸的,再者说宋怀的名气很大,自有很多年轻的女孩对他穷追不舍。

1/3123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