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鬼怨之素兰

鬼怨之素兰

我叫白素兰,父亲白翁,自我记事起家里就是卖包子的。

母亲在我六岁那年就去世了,父亲也终年患病,所以自懂事以来我就一直在包子铺帮父亲的忙。

包子铺的生意不是很好,但也勉强能维持我父女两的生计。

一日,天下着大雨,街上看不到几人,自然也很少有人来买包子。

我正要关铺子时一个小生头上顶着书本进来了,两个包子,那小生轻声道。

我取出两个包子我用油纸小心包好给他递了过去。

他掏出四文钱给了我就转身欲走,我见他一副书生打扮,手里只有几本淋湿的书本。

外面雨很大,他又没有带伞,于是我叫住了他,取了把伞递给他,外面雨很大,带着吧。

他回头甜甜一笑谢谢带着伞出去了。

后来才知道原来他叫王生,是附近书院的学生,家里是做布匹生意的,家境自然比我强多了。

自那日起,王生几乎每日都会来买包子,可是这日却迟迟不见他来。

父亲在内屋喊道素兰,该关门了。

我看着王生常常来的那条路回应父亲,知道了。

正当我预备关门时,王生匆匆自以往的那条路跑来了。

他进到店里,我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包子递给他,给,你的包子。

王生将手里捏了好久的四文钱放到我的手心。

我看看满头是汗的他,递给他一块手绢擦擦吧,看你满头的汗。

这时父亲从内屋出来,看着我俩微微笑了笑。

不久父亲因疾去世,为了方便照顾我,王生把我接到了他家。

他父母也很喜欢我,不久后王生接管了他家的生意,我俩也就成亲了。

可是成亲两年了,我却迟迟没有为王家填个一男半女,医生看过后的一句你不能生育对我犹如晴天霹雳。

自那以后他的父母开始嫌弃我,王生倒还好,可是明显冷淡了好多。

家里的挑水、劈材、洗衣、做饭等等的粗活累活也就落在我的身上,虽然家丁丫鬟叫我少奶奶,可是我到更像丫鬟,甚至有所不如。

一日我劈完柴路过客房,听见里面有女子和男子的声音,那男子的声音好熟悉。

我推门而入,,才知是王生,另外那女子是谁我就不得而知了。

王生见我进来,满脸尴尬素兰—我—

这时那女子过来呦–这不是王家太太吗,怎么这幅模样。

我当时脑子里一片模糊,不知该如何,王生过来拉着我的胳膊素兰,你先出去吧,我回头给你解释这事。

可是王生日后并没有给我解释那件事,倒是几日后他们成亲了,兴许这就是一个解释。

那女子叫苏莹莹,是万花楼的头牌,自从王生和苏莹莹成婚后,王生对我越发冷淡,平时走路都躲着我,可能现在的我真的叫他厌恶吧。

一个月后,苏莹莹怀孕了,王家一片喜庆,唯我躲在柴房的一个角落偷偷哭泣。

想着记忆中的娘,想着对我百般呵护的爹,也想着以前王生对我的好,可是现在,只有我一人,只有我一人躲在这无人的角落独自落泪。

一日我刚刚背回山上砍的柴,苏莹莹在房里喊道素兰–素兰–。

我擦擦头上的汗哎—,然后朝她的房间走过去。

苏莹莹出来看到满脸是汗的我,你到哪儿去了,快给我烧盆热水擦擦身子,我难受死了,这怀孕很辛苦的,哪像你整天那么轻松自在,说着转身进了房。

我烧好了给她端去,进房后把热水放在凳子上,莹莹,水烧好了。

苏莹莹带着烦躁的语气端过来啊,没看到我不方便吗?

我端着水走到她跟前,这时候王生进来了,苏莹莹故意打翻了水盆,你瞎眼了,泼的我一身水,说着一巴掌扇了上来。

王生也没说什么,只是让我出去,我带着被打翻了的盆子,一步一个湿脚印出了门,身后传来了苏莹莹对王生的怒斥声这个家有她没我,有我没她,你看着办。

1/512345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