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对联对出的洞房悲剧

明朝嘉靖年间,江苏省胺宁县北陈庄有个姓陈的老秀才,由于屡屡考举不中,仕途阻塞,加上不善耕种,日子过得十分贫穷,三十五岁才娶妻成家。

然而,屋漏偏逢连天雨,船破又遇顶头风,妻子进门不久就患上心脏病,在给他生个女儿后不到半年就不治身亡。

老秀才悲痛之余,日做爹夜做,含辛茹苦抚养女儿。

他给女儿取名福儿,希望女儿万事吉祥,终身幸福,不像自己这样命运多舛,苦不堪言。

为了让女儿不受委屈,他没再续弦,并在家里办起了私塾,挣些钱让女儿吃好穿好。

日子在老秀才的辛劳中一天天度过,女儿在老秀才的呵护中一天天长大,转眼间十八个寒暑过去,女儿出落得如花似玉,加之天生聪颖,又得老秀才传教,抚琴作画、吟诗作赋无所不能,一时间名闻遐迩,许多大户人家遣媒上门,欲娶其为媳,均被老秀才谢绝,他看中了自己的得意门生柳明。

柳明家住四十里外的柳家庄,因路途遥远,来去不便,老秀才便让其在自家住读。

柳明家原本算是殷实富户,只因前年突遭火灾,不仅房屋被焚家道破落,而且父母双双在火灾中丧命。

本来柳明是无钱继续读书的,老秀才见他聪明过人又勤奋好学是块好料,不忍心让他中途荒废,便让他免费住读。

眼看柳明长进日快,老秀才有心招其入赘,便将心思说给了女儿,女儿不假思索便同意了,因为她对柳明早有意。

老秀才又找柳明说及此意,柳明听罢即应允,因为他对福儿也是仰慕已久,只是自惭形秽不敢奢求。

叶有情,花有意,老秀才喜不自胜,马上择日为他俩完婚。

洞房花烛夜,席散客去,鼓敛乐息,一对朝夕相处、相知相悦而又互慕已久的新人在洞房里情切意绵,相拥而语。

然而当柳明催福儿宽衣入睡时,福儿却说要到门外梧桐树下看看今晚月亮是不是为了庆贺他俩的婚事而更明亮。

一句话引起柳明兴致无限,马上携着福儿的手走出门来。

门外,皓月当空,明洁如镜,两人搬来椅子靠着梧桐仰望明月,心中荡起幸福的涟漪。

忽然,福儿笑道:“柳哥,你看,今晚月儿这么明亮,说明我俩结亲原是天意,小妹触景生情,想出一联,不知你愿不愿意对下联?”柳明信心十足:“愿意。

”福儿笑道:“对不上怎么办?”柳明反问:“你说怎么办?”福儿说:“对不上就不准你进洞房,何时对上何时进,怎么样?”柳明想了想,说:“好的,你出联吧。

”福儿脱口而出:“移椅倚桐同观月。

”说罢,起身笑着跑进洞房,啪地关上门,在门里说:“你要对上了,我就开门。

”柳明自信地笑道:“好吧,你等着。

”接着便开动脑筋寻思下联。

然而,想着想着,柳明便觉得此联不那么简单易对了,因为此联中的字同音同部十分巧妙,又诸多动作相联,想了好久竟没想出一个满意的下联来。

眼看新在房里等他,柳明心里十分着急,但又不能就此认输,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对出下联,他边踱步边思考,不知不觉来到自己原先住的房子前。

此房为一大通间,是老秀才专门盖起来作讲堂用的,后来柳明和另一个学生秦东因路远要住下,老秀才便在屋里搭个阁楼,让他俩晚上住在上面。

此时,秦东刚熄灯睡下,听门外有脚步声,便问:“谁呀?”柳明连忙应道:“是我。

”秦东好生奇怪,问他:“今天是你的好日子,不在洞房陪新,上这儿干啥?”柳明和秦东同师而学,同室而居,朝夕相处,情如手足,便也不瞒秦东,说:“你开门,我遇上难题了。

”秦东便点灯下阁楼开门,柳明爬上阁楼便将新给他出联作对的事相告。

秦东笑道:“福儿也真是,这个时候还想着逗闹,太孩子气了。

他也帮柳明动起脑筋来,还捧书到灯下翻找,柳明也跟着翻起书来。

就在这时,柳明灵机一动,脱口而出:“移椅倚桐同观月,点灯蹬阁各攻书,下联就是这!就是这!”秦东略一思忖,马上拍手叫好:“字字相对,词词相扣,珠联璧合,好联!好联!”他一边叫好,一边催柳明快进洞房见新

柳明却要秦东拿酒对饮庆贺他对出下联,说他此时心中的喜悦已胜过新婚之喜。

秦东没法,便从床头拿出酒来(他俩平时常把酒吟诗),两人你一杯我一杯,不知不觉均有醉意,遂各自倒头睡去。

待一觉醒来,柳明发现自己不在洞房,马上想起新出对之事,赶紧爬下阁楼回到洞房。

洞房门虚掩着,新已经睡熟,他摸黑走到床前,凑近新耳朵说:“福儿,我回来了,你的对子我对出下联了。

”新一惊而醒,问他:“你……你说什么?”柳明说:“你的对子我对出下联了:移椅倚桐同观月,点灯蹬阁各攻书。

”新陡地坐起:“你才对出,才……才回来?”他说:“是才回来。

”新说:“你没骗我?”他说:“我不骗你,真的,我在秦东那里睡了一觉,不信你明天问他。

”“那刚才…”新欲言又止,默默躺下。

柳明忙问:“福儿,你怎么啦,我的下联对错了?”新说:“你对得很好,没错,是我有点不舒服。

”柳明心疼地说:“那你睡觉吧,我也睡了。

说罢倒头便睡。

次日清晨,柳明醒来,见床上没有福儿,却见他的枕边有一信纸,捧起一看,大惊失色。

原来,信是福儿写的:“柳哥,小妹对不起你,我不该在新婚之夜给你出联作对走你,我关门后不久就后悔了,开门叫你你已不在梧桐树下,只好掩门等你。

谁知让坏人钻了空子,他趁隙而进,并学着你的声音念着下联:点灯蹬阁各攻书,上床就搂住我。

我因当时将你走,心中愧疚,不便多说,一切便依了他……柳哥,小妹对不起你了,小妹先走了,望保重。

柳明如雷击顶,赶紧出门寻找,刚走到梧桐树下就惊呆了,原来福儿已吊死在梧桐树上,柳明哭得死去活来。

有人赶紧告知老秀才,老秀才匆忙赶来,见此情景,绝望之极,一头撞向梧桐树,顿时脑浆进裂,随女儿一起去了。

柳明一边请人帮助料理老秀才父女的后事,一边将秦东告进县衙,他断定秦东是干这丧天害理之事的唯一嫌疑人,因为只有他知道柳明被新出联作对走之事,也只有他知道柳明对出的下联。

县官见他说得在理,立即派衙役将秦东捉拿归案。

大堂上,尽避秦东屡屡喊冤,拒不认罪,但是县官还是认定他就是那个坏人,将其屈打成招,定了死罪。

临刑前,他对柳明破口大骂:“你是个有眼无珠,不辨真伪的小人,我秦东与你吃一锅饭,睡一张床,朝夕相处,情同手足,你却不知我的秉,不识我的诚实,认友为贼,视诚为,你枉为人一生,你无辜陷害我,致我于死地,我一恨死了你。

这辈子我放过你,下辈子一定要你还我清白。

骂完便面对苍天号啕大哭,哭声深深震撼了柳明,他想起平日秦东一件件一桩桩谦虚坦荡、诚实可信、关他人的往事,忽然觉得秦东极可能蒙冤,连忙高喊:“刀下留人!”但为时已晚,秦东人头落地,他也被良心责备得瘫倒在地。

柳明决心查出真正的坏蛋,为福儿报仇,为秦东昭雪。

他发愤读书,三年后考中了举人,又过三年考取进士。

恰巧此时阜宁县原县官要告老还乡,皇上便遣他回乡当了县官。

当了县官的柳明时刻惦记着为福儿报仇为秦东昭雪的事。

他想那个真正的坏人所以得逞,是因为知道了他要对给福儿的下联。

要想抓到此人,必须设法诱其对出此联,会对此联者必在疑中。

于是,他一有空闲就乔装打扮成穷书生四乡串游,与人打赌出对。

有时他给别人出,别人答对了他给赏钱;有时让别人给他出,他答对了别人给他赏钱。

所到之处总能围上一大群人看热闹。

然而,一个多月下来,他出的几十条上联都有人对出下联,唯独福儿的那条“移椅倚桐同观月”无人对准。

他好不失望,但毫不气馁,继续串游,终于在一个与邻县相接的边远小村遇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对了出来。

当小男孩脱口说出:“点灯蹬阁各攻书”时,他大吃一惊:“他怎么会是那坏人?”但他马上镇静下来,给那小孩赏钱后,他问小孩:“小兄弟,这下联好像不是你对出来的,你能告诉是谁教你这样对的吗?”小孩瞪了他一眼:“你问这干啥?只要能对出来就是了。

”柳明说:“你要是告诉我是谁教你的,我再给你一份赏钱。

”那小孩马上说道:“是我爹教我的。

”柳明问:“你爹在哪里?”小孩说:“我爹在家里呀。

”柳明又问:“你爹叫什么名字?”小孩说:“叫宋二贵。

”柳明连忙又掏钱给小孩,说:“小兄弟,这赏钱是给你零花的,你可不要告诉你爹我给了你两份赏钱唷,你告诉他,他就要没收了。

”小孩点点头:“我不告诉他。

”柳明当即赶回县衙,派衙役连夜拘来宋二责。

这宋二贵正是那个冒充柳明骗福儿的坏人。

原来,宋二贵是这个边远小村闻名的小偷,他好吃懒做,家里有田不种,专靠偷鸡摸狗糊口度日,村里人渐渐识其贼行,防备严密,他渐难得手,便到处流窜作案,四乡八村无处不去。

这晚他窜至北陈庄,见陈老秀才家吹吹打打办喜事,便躲在僻静的讲堂屋后伺机行窃。

新郎柳明进得此屋上阁楼和秦东饮酒时,他俩的对话都被他听了去。

他顿生婬念,溜进洞房,学着柳明的声音对出下联,骗得新的身子,之后趁新睡着又悄悄溜走。

后来听说新上吊死了,他曾经提心吊胆害怕事情败露,后又听说秦东成了替罪羊被判死罪,他心里的石头才落地。

近日柳明装扮书生进村打赌出对,他见其中有条上联:“移椅倚桐同观月”正是当年新出给新郎的那条,他也曾怀疑其中有诈,但柳明出的赏钱让他眼馋,终于按捺不住。

不过他还是留了个心限,将下联教给小儿子,让小儿子出场得赏钱,谁知还是中了柳明之计,暴露了自己。

宋二贵起初怎么也不肯认罪,但铁证如山,最终还是低头服法。

不久,宋二贵被判刑问斩。

案情大白后,柳明在秦东的坟前立了墓碑,上书:德行万古,以示对他的冤案进行昭雪。

据传,这个墓碑一直竖立在阜宁县,直到前几年水利部门重新规划时才被挖走。

又据传,柳明自福儿死后便来再娶,以示对福儿的挚真情。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