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民间故事 贞女传奇

贞女传奇

清朝雍正年间,浙江绍兴昌安门外有户人家,户主叫张世昌。

他经常外出,走乡串户,靠贩卖旧衣为生。

每次出外做生意,总得数月才返家一次,家中只有老母魏氏和妻子宋英。

宋英是魏氏的内侄女,属亲上加亲。

宋英心地善良,婆媳关系如母女,十分和睦融洽。

这年春天,张世昌又要结伴外出谋生,临行时拜别老母后,夫妻俩又亲热一番,才依依惜别。

一转眼,已到夏天,可仍未有张世昌归来的消息。

一天,魏氏因身体不适想吃鸡,宋英便马上到灶间忙活起来又杀又洗,上锅不久,一股香气扑鼻而来。

宋英心想婆婆年老,牙口不好,所以就从锅里夹了块鸡肉,想尝尝骨肉酥软了没有。

谁知鸡肉刚放进嘴里,就卡在喉头,想吐吐不出,想咽又咽不下,连烫带痛急得宋英双脚在地上乱蹦。

这时,又听到魏氏在内房呼唤,宋英只能“啊啊”出声,讲不出话。

没过片刻,宋英气堵息停,脸色煞白、一头栽倒在灶旁。

魏氏不见媳妇回应,又听到一声闷响,心中十分惊诧,拄着拐杖一步一摇地从内房出来。

魏氏一到灶间,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呆:只见宋英卷缩着躺在地上双目紧闭,已经昏死过去。

婆母以为媳妇中暑,急忙掐她人中、喷冷水,但仍不见醒来。

不大工夫,宋英的身子慢慢变凉,十指僵硬,脑袋一歪,死了。

时值暑热伏天,魏氏一边派人去媳妇家报丧,又怕体溃烂,就又一边找人先张罗后事。

儿子在外,家中无多少钱财,魏氏只好求村邻帮助,赊来一具薄皮棺材。

魏氏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在房里翻箱倒柜,总算找到几件丝绸衣装,给宋英沐浴净身后穿戴好。

魏氏边哭边诉,想到和自己朝夕相伴的媳妇突然撒手离去,真是肝断肠裂,周围的村邻好友也陪着魏氏哭泣。

由于家中狭小,屋外又没有多少空地,而祖坟离村有十多里路,所以和邻人商议结果,只能托人先把棺材抬到几里地外的荒野里,等儿媳家来人再入土安葬。

再说宋英家接到报丧,全家顿时哭成一

老父马不停蹄急急赶来,想和女儿再见上一面。

可是,来到荒野却见女儿的棺材上盖已被撬开丢在一旁,棺内空无一人。

人呢,女儿呢,怎么首不翼而飞?

世昌岳丈的心里真如斧砍刀剜,跟着来的人也都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

有脑瓜灵活的,忙转身向县衙跑去报案。

这椿奇案惊动了官府。

官府即刻派人来现场仔细查看,认为这不像是毁棺盗

首究竟“跑”哪里去了?

原来宋英猝死后被沐浴、穿衣,入棺后,又抬着行走数里地,身体受到上下左右不断地颠簸晃动,喉咙中那块要命的鸡肉竟松动了起来,慢慢滑进肚里。

抬棺人放稳棺材刚离去不久,宋英就出了口大气,呼吸缓缓正常,人就渐渐地苏醒过来。

宋英一有知觉,就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又闻到阵阵木味,双手在黑暗中摸索了一阵,明白自己被送入棺材里了。

于是她手推脚踹头顶,奋力掀起棺材板,从棺内吃力地爬了出来。

面对黑乎乎的茫茫旷野,不知身在何处,宋英靠着棺材悲悲切切地痛哭起来。

这时,邻村菩提寺有个叫独修的和尚和朋友马四刚巧路过这里,见到一女子在哭泣,便上来询问。

宋英便把自己的遭遇诉说了一遍,引起了他们的同情。

独修和尚提起灯笼一照,只见宋英年纪轻轻,还有几分姿色,十分令人怜,便打算把她先带回庙里。

马四一贯贪色,见到这女子,哪肯放手,便骗她说,你住的村与我们去处顺路,我们送你回去如何?宋英一听,信以为真,立即拜倒在地,叩头不止。

三人转弯抹角大概走了里把路,半夜时分来到一个小村落。

马四心生歹意,便假装说又饥又渴,不如暂时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再走。

原来此处是马四哥哥马二的家,这几天马二全家去岳丈家祝寿,临走时把门上钥匙托付给马四保管。

马四熟门熟路地打开了马二家的门,开门的声响,惊动了四周村邻,都以为是马二回来,也没当一回事。

马四三人进门后,他先支开了宋英,便叫独修在灶下烧火,说自己进房内拿米下锅。

马四在门旁取了一柴刀,偷偷地溜到独修和尚的背后,猛力向独修头部砍去,连砍数刀,独修声都没吭便一命归西。

宋英正好出来,见状大惊。

马四此时满脸凶相,提了柴刀,威胁她说别声张,饭后跟老子走,不然就与和尚一样下场!

宋英吓得魂不附身,只得含泪屈从。

饭毕,马四翻箱倒柜,拿走了二哥所有的值钱财物,带着宋英悄悄离去。

次日清晨,隔壁人发现马二家的大门洞开,连喊几声也无人回应,就怀疑是被人盗窃。

于是邻居约了数人同去马二家。

一到灶间,都吓了一大跳,只见一和尚满头满身血迹双眼睁得大大的,卧死在灶旁。

又见房内东西被翻得零乱不堪,疑是盗窃杀人案,便飞报官府。

官府派人来验,和尚系被刀砍杀,又盘问了四周村邻,大家都说,马二全家外出至今未归,杀人详情大伙不清楚。

官府派捕役四处捉拿,但几天过去,一无所获。

再说,菩提寺的众和尚等待师傅独修归来,可一夜未归,人人心焦万分。

不久,听到师傅被杀的消息更感到十分悲愤。

因为独修与马四外出是为了讨还债款,所以他们断定是马四谋财害命,而马四早已逃之夭夭,不知去向。

这件疑案也只能搁在那里。

时隔不久,张世昌背包挑担兴冲冲从外地回来,进家门听了老母的一番哭诉,想起平时和宋英的恩不禁号啕大哭,食无味、寝不安,几天工夫,人就瘦了一圈。

当得知妻子的首莫名失踪,更是悲伤万分,多亏老母和邻人苦苦相劝,才没有自寻短见。

秋天,张世昌的伙伴李茂昌又来邀他去外地做生意。

因为老母一人在家,无人照顾,张世昌便婉言谢绝。

转年的春天,李茂昌在台州宁海城外卖衣。

一次,他在一户人家门前河畔歇息,看到有一妇人在河边洗衣。

李茂昌突然眼睛一亮,这不是张世昌的妻子宋英吗?那清秀的脸庞、苗条的身材……。

李茂昌为了印证真假,第二天,又躲在远处窥看那个妇人,没错,是她,是宋英!李茂昌在附近找个人家打听了一下,宋英现住的那户,是捕役许保贤家。

李茂昌生意也不做了立即赶回家,把所见所闻告诉了张世昌。

张世昌连忙报知宋英的父亲,于是三人一起赶到宁海城。

他们租了一家小店住下后,便出河边寻找。

但一连几天不见宋英人影。

终于有一天,宋英拿着衣服露面了,张世昌三人一拥而上,把宋英围在河边。

父女、夫妻的意外相见,真是又喜又悲。

悲哀过后,三人拥着宋英直奔海城县衙。

在官府里,宋莫哭诉了自己的曲折遭遇:原来,她被马四劫走后,先被拐带到天台,后转到宁海。

一路上,钱财全部用光。

为了活命,马四和宋英便在捕役家当佣做工。

许保贤也是色迷心窍,看到宋英年青貌美动了邪心,想霸宋英为妾,可宋英就是死不相从,许保贤也无可奈何。

一天,许保贤让马四跟他去外地抓贼,马四不知是计,惟命是从。

几天后,许捕役却一人回来。

宋英起了疑心,许捕役说回家途中,马四不慎失足,溺水身亡,并说马四已就地安葬,叫宋英别放在心上。

宋英明知其中有诈,但又不敢多问。

当天晚上,许捕役把宋英用绳捆绑了起来,污了她。

宋英孤女好欺,但许保贤的老婆难惹。

许妻在许保贤酒醉后,套出了他杀马四霸占宋英的实情,马上找到在衙门当师爷的老爹为她出气。

师爷听完女儿哭诉,顿时大怒,和县太爷一商量,将许捕役抓到县衙,开始他还百般抵赖,死不承认。

但经不住严刑拷打,才吐出实情。

县衙当即派人带许保贤去指认行凶处,在案发现场,挖出马四伤痕累累的骨。

于是,以杀人罪判许保贤死刑,而马四虽杀人盗物但人已死,就不再追究。

念宋英既不知情,又屡遭迫害,正准备将她送回原籍。

张世昌夫妻如二次重生相聚,两人抱头痛哭,想到妻子一贯的为人,忠厚孝顺,她失身的遭遇是坏人所造成的,便与老魏氏商议后,仍留宋英为妻。

宋英十分感动,夫妻间、婆媳间的关系更加密切、感情更加深厚了。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