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至死不渝的爱

恨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滋味?

是恨的咬牙切齿?

是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

还是……

对于孙燕来说,恨一个人,就是恨不得对方能够十倍,百倍,甚至是千倍,万倍的体验自己所受的的痛苦,屈辱与折磨。

?深深地的憎恨算什么?只有让对方百倍千倍地体验那种滋味,才是最好的解恨办法。

憎恨可以使人失去理智,更容易使人失去一切。

对于孙燕来说,自己的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心爱的人被别人抢走了。

那才是自己所不能接受的事情。

坐在轮椅上的孙燕,仔细的打量着自己的身体:“洁白的绷带缠绕着自己,浑身上下的骨头如同酥软了一般,连想站起来的力量也没有。

裸露的肌肤处是那么的干硬冰冷,如同铠甲一般的存在。

脸颊处不时传来丝丝疼痛感。

手指哪怕只是轻轻的碰触,也会传来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泪水顺着脸颊轻轻的滑落,皮肤顿时如同被火烧般的疼痛了起来。

“李雪……我好恨……我好恨你……我要杀了你……我要让你体验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越来越多的泪水流下,越来越强烈的疼痛感刺激着身体的神经,甚至是大脑。

“我要死了吗?不……我不会死。

我要李雪那个贱人先死,我要她死,我要她死……”孙燕失控般的大喊大叫着,丝毫没有注意很后缓缓走来一个人影。

“小姐,医生嘱咐过我,让您多休息,请您休息吧。

”温柔的女声在孙燕的背后缓缓响起。

“薇薇尔,我漂亮吗?”孙燕轻轻的说道。

“漂亮。

小姐您是最漂亮的女孩……”

“漂亮个鬼……”孙燕愤怒的打断了薇薇尔的话。

“我的一切都被毁了。

我的爱人,我的美貌。

我的一切。

我的一切……”

“小姐,您太累了,请您休息吧。

” 薇薇尔的话语不带一丝温度的温度。

两名巨汉如影随形般从薇薇尔身后走了出来,径直走到了孙燕的身旁后,轻轻的扶起被包扎的如同木乃伊一般的孙燕,将她轻轻的抬上床后悄悄的离开了。

“薇薇尔,你说我想报复李雪有错吗?她毁了我的一切,甚至毁了我……”

“小姐所做的一切没有任何的错。

小姐所做的事情永远都是对的。

”薇薇尔轻轻的回答了孙燕的问题。

“是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孙燕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不一会而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黑暗中的薇薇尔,明亮的双眼如同皎月一般注视着沉睡的孙燕轻轻的说道:

“小姐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对的。

不论任何的事情……”

孙燕,一名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女孩。

父亲是某大集团的董事长,母亲则是总经理。

作为独女的孙燕,享受了双亲给予她的爱。

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生活,使孙燕养成了娇生惯养的生活习惯。

离开父母独自生活在大别墅内,除了自己的双亲与贴身女仆薇薇尔以外,孙燕基本上不信任任何人。

无忧无虑的生活,这正是孙燕所希望拥有的生活。

但这样的生活,好像也缺少些什么。

爱情,神秘而甜蜜。

无论是谁,在爱情面前,都如同初生般的婴儿一般,没有任何的免疫力。

当丘比特的爱情之箭射中孙燕时,如同所有情窦初开的女孩一般,孙燕深深的陷入了爱情的甜蜜之中。

孙燕喜欢的男孩是体育系的帅哥明哲。

呐喊助威,送水杯,送毛巾,偷偷的观望……

如同其他女孩一般,孙燕也在默默的注视着这个高大帅气的男孩。

“喂,明哲。

那个女孩偷偷看你好久了吧?你小子真是艳福不浅啊!”一名同学一边用胳膊肘撞了撞明哲,一边嫉妒的说道。

”我可没有那么有魅力。

赶紧继续练习吧。

“嘴上一边说着,一把抢过对方手中的篮球后高高跃起将篮球投向了篮框……

“哦也。

进球……“明哲开心的笑了起来。

”好帅,真的好帅啊。

“孙燕一边含情脉脉的看着篮球场上的明哲,一边花痴般的感叹了起来:”好帅啊,如果做我男朋友就好了……不,一定会是我男朋友的,一定是……“

几天后,明智收拾好自己的书包,刚准备回家时,在门口遇到了那名陌生的美少女。

”那个……那个……请做我男朋友好不好?“?孙燕扭捏着说出了自己的心理话。

口哨声不断响起,看热闹的同学吩咐欢呼了起来。

脸颊越来越烫,孙燕害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是自己第一次的表白,一定会成功的,一定会。

孙燕暗暗的告诫着自己。

沉默,依旧是沉默。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站立着,谁也没有打破沉默。

”喂喂喂,你小子还在等什么?你知道她是谁吗?她老爸可是一家大集团的董事长,校长见了她老爸都是敬畏三分的。

这样一个大小姐居然向你小子表白。

你不接受还在等什么?如果是向我表白,让我现在去死我都愿意……“

”抱歉……“轻启朱唇的明哲轻轻的说出了那句话。

空气仿佛凝固了,所有人的下巴整齐划一的掉落在了地上……

刚才还沉浸在害羞中的孙燕猛然抬起了头,明哲留下的的话语如同天外之音一般的围绕在耳边。

”为什么会拒绝我?“孙燕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 是因为我不漂亮吗?还是因为我的身高很低?还是……“

停住了脚步,明哲缓缓的转过头轻轻的说道:”你非常漂亮,家境也非常的卓越。

你是所有男生们心目中的女神……但我有自己喜欢的人,所以……抱歉……“

说完之后,明哲缓缓的迈开了脚步打算离开。

两行热泪缓缓的滑落,这是孙燕从小到大第一次流泪,也是第一次在男孩子面前流泪。

”你喜欢的女孩,她叫什么名字。

脚步又一次停止,但这一次明哲并没有回头。

”她叫李雪。

“李雪,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孩?”

站在李雪的班门口,孙燕有些踌躇不决了起来。

虽然通过打听知道了李雪的班级,并且已经让别人帮忙叫李雪出来,但如果李雪长得比自己还漂亮,家境比自己还要好怎么办?

为了平稳自己的心情,孙燕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四周张望的等待着李雪。

“请问,是您找我吗?”一个女孩的声音自孙燕的背后传出。

急忙转过头的孙燕,看到了李雪后,腮帮子猛然鼓了起来。

“眼前的这名女孩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自己好像并不认识对方啊。

但对方腮帮子鼓鼓的,难道她在笑吗?她在笑什么呢?”李雪暗暗的想着。

憋着的感觉越来越难受,孙燕终于忍不住了,一口饮料喷了李雪一身后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咳咳咳……你……你……你就是……李雪……”

心中的顾虑自从见到李雪后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本以为李雪比自己优秀好几倍,但见到真人后,才发现对方是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女生了。

这就是明哲喜欢的女孩?孙燕有些不敢相信。

轻蔑而仔细的大量着这位没有任何出众的女孩,孙燕真不敢想象明哲会喜欢这样的女孩子。

“谎言,这一定是谎言,或者是借口。

”孙燕暗暗的告诫着自己。

轻轻的擦拭了脸颊上的饮料,虽然心中很是懊恼,但李雪依然平静的问道:“这位同学,是您在找我吗?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回教室了。

“对,是我找你。

”孙燕急忙说话拦住了对方:“你和明哲是什么关系?”

“明哲。

”李雪微微的念叨着明哲的明哲后害羞的低下了头:“他……他是我的……男朋友。

李雪的话令孙燕顿时脸色大变,又一次仔细端详了李雪那普通的外貌后,孙燕毫不客气的放下了狠话:“听着,我看上了明哲,他迟早都会是我的男朋友。

而你,也不看看你那外貌配得上配不上明哲。

从今天开始,识趣的话就离明哲远一些,否则的话,我要你好看。

说完,李雪怒气冲冲的走开了,只留下委屈的李雪默默的站在原地。

经过了上次的见面,李雪总是有意无意的与明哲保持着距离,甚至是在逃避着明哲。

不管明哲怎么努力,李雪见到自己如同兔子见到老鹰一般,远远的跑开了。

李雪的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李雪不会这样躲避着自己。

下定决心的明哲终于在学校门口堵住了打算偷偷溜回家的李雪。

看着心爱的男人那焦急的面孔,李雪的心里翻江倒海般的难受。

“李雪,这短时间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为什么要逃避?我做了什么让你伤心的事情吗?”明哲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明哲,我。

我……”李雪欲言又止的样子更加的使明哲感觉到了疑惑。

面对着明哲骤风暴雨的般的追问,李雪轻轻的点了点头:“明哲,我告诉你原因吧……”

“那个女孩,真是太过分了,我要去找她评理。

”听完了李雪的话,明哲怒气冲冲的打算去找孙燕评理,胳膊却被李雪紧紧的拉住。

“不要去了,我知道你心里有我,我就很高兴了。

”李雪开心地说道。

“我只是找她评理,又不是打架,别担心,我很快就回来。

”轻轻的推开了李雪细嫩的小手,明哲风一般的消失在了李雪的眼前。

孙燕的班级门口,明哲焦急的来回渡着步子。

“明哲,你来找我吗?”身后传来了孙燕的声音。

“我来找你,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明哲的语气有些冷漠的说道。

“什么……什么事情……”孙燕有些害羞,满脑子想着明哲是不是打算接受自己的表白。

“我这辈子最喜欢的女孩是李雪,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在找李雪的麻烦。

”明哲一字一句的说道。

“什……什么……”仿佛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孙燕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不够优秀吗?还是你不喜欢我那些,我都可以改……”孙燕焦急的说道

“对不起,我只喜欢她,没有人可以代替我心中的她。

说完了最后的话语,刚转身打算离开的明哲,看到了因为担心自己而来的李雪。

“明哲,你没……”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后,李雪捂着红肿的脸颊跌倒在地。

“你这个不要脸的丑女人,你到底是用了什么妖术迷惑了我的明哲……”

“啪……”又一记响亮的耳光响起。

孙燕一边捂着自己火辣辣疼痛的脸颊,一边不可置信的看着明哲。

“你太过分了吧。

”明哲冷冰冰的看着捂着脸颊的孙燕说道。

看着自己心爱的男孩给了自己一巴掌,孙燕委屈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从小到大我家人都舍不得打我,而我这么爱你,你却打我……”

“我爱的人是李雪,不是你。

难道你认为我会眼睁睁看着我心爱的人受伤而无动于衷吗?”明哲咆哮的喊道。

“我那一点比她差?论长相,论身份,论学习,论家境,我那一点不如她?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拒绝了很多向我表白的男孩。

他们在我的心中,与你相比的话,简直比蝼蚁都不如。

而你,却爱一个没有一点优秀之处的女孩,我不明白,我不明白……”

孙燕有些失控般的嘶吼了起来。

“爱一个人,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她对我而言,是比我性命更重要的存在。

抛下了话语后,明哲扶起了李雪,两人缓缓的消失在了孙燕的眼前。

“我不信,我不信……我好恨,我要杀了你,李雪。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这个夺别人男友的女人……”

几天后,当孙燕穿着一身洁白的连衣裙,站立在2楼护栏旁边的桌子上后,孙燕的行为立即引起了其他同学的关注。

深深的吸口气口。

孙燕双手握紧大喇叭放在了嘴边大声的呼喊到:“明哲,我爱你。

我喜欢你。

做我的男朋友……”

欢呼声,口哨声,一波一波的声音传入了整个校园,所有的同学都停止住了自己手中的行动,专心致志的等待着事情的发展。

当明哲踏出教室门,与2楼的孙燕四目相对的时候,?孙燕的神情更加的激动了起来:“明哲,我的爱,我的唯一。

做我的男朋友好不好?我什么都答应你,我什么都听你的。

只要你点头。

看着这个对自己痴心不变的女孩,明哲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两人沉默般的相视了很久后,孙燕微微的笑了起来:“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明哲,你是我的,任何人也别想从我身边夺走你……”

不少好事的同学撕扯着嗓子大声的奉劝道:“赶紧答应吧。

这样的表白真是羡慕死人了。

”“就是就是,赶紧答应吧,如果是我,我想都不会想的答应。

”“别辜负了人家的一片心意。

周围的声音不断的响起,但明哲依然没有丝毫的话语。

“是吗?是这样吗?”孙燕微微弯腰拿起了脚边的塑料瓶后轻轻的拧开了瓶盖,将瓶内的白色液体从头倒了下去。

顿时,孙燕被水淋才成了一只落汤鸡。

”这女孩疯了吗?往自己身上倒水?“ 人群吩咐议论。

”不对,这不是水,而是汽油……“几个鼻子很尖的男生发现了情况不对,急忙向孙燕奔跑了过去……

”砰……“一声轻微的爆炸声后,孙燕顿时被大火包围。

看热闹的人群顿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四散开了。

极少部分的同学慌忙着寻找着水桶,更多的同学则选择了躲避。

被大火包围的孙燕,轻轻的跃起,整个人如同掉落的石头一般,重重的掉落在明哲的前方。

”疯……?疯子……“回过神的明哲一边脱下自己的外衣扑打着孙燕身上的烈火,一边大声的喊道:”都在发什么愣?赶紧想办法救人……“

……

”嘟……嘟……嘟……“

”喂……我是薇薇尔……“

”薇薇尔,你到底是怎么照顾我女儿的?怎么会让我女儿受到那么大的伤害……“

”抱歉,老爷……“

”抱歉?抱歉有什么用?我女儿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已经请最好的医生治疗小姐的伤势……“

”告诉医生,无论付出任何代价,无论需要多少钱都行。

都必须想办法治疗好我的女儿。

另外,薇薇尔,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那个将我女儿害成这样的人,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薇薇尔,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明白,老爷。

请放心,我一定会给小姐和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记住随时向我回报我女儿的情况。

这次的事情是第一次,我也希望是最后一次。

”明白,老爷。

”……“

回忆的闸门轻轻的关闭,薇薇尔斜靠在孙燕的门口,侧着脑袋看了看窗外的皓月轻轻的说道:”伤害小姐的人,无论是怎么样的情况,都无法饶恕。

不论任何代价,都必须完成老爷的……命令。

“小姐,今天感觉怎么样?”

“嗯,好多了。

薇薇尔。

“小姐今天想吃什么?请吩咐。

“其实……”孙燕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没甚么胃口,只是想见一见明哲……”

“明哲?”薇薇尔歪着脑袋想了想:“就是小姐喜欢的那个男孩吧?”

“嗯,就是他。

虽然我现在的样子不方便见面,但只是远远的看一眼他也好……”

“我明白了小姐,我这就去办。

请稍等……”

说完之后,薇薇尔转身离开了孙燕的卧室,很快走出了别墅。

……

“明哲,有位美女找你。

”室友羡慕的喊道

“找我。

会是谁啊?难道是李雪吗?”带着疑惑,明哲走出了宿舍。

宿舍楼下,一位黑发及腰的女孩背对着自己。

看着陌生的背影,明哲小心翼翼的问道:“请问……是你在找我?”

女孩闻言转身,秀美的容貌出现在了明哲的眼前:“我的名字叫薇薇尔,是孙燕小姐的贴身女仆兼管家。

请问您是明哲先生吗?”

“我是明哲。

孙燕……她还好吗?”明哲试探性的问道。

“小姐现在脱离危险了。

发生那种事情后,小姐全身99%的皮肤被烧伤,再加上全身多处骨折,就连医生都认为是没有存活的机率了。

但小姐却坚强地活了下来,医生都认为这是一项奇迹。

当然,我今天来的目的不是为了向你汇报小姐的情况,而是受命而来。

小姐希望您能去参观她的别墅参观。

看着薇薇尔平静的说完这些,明哲不禁有些惊呆了起来。

这个陌生的女孩没有丝毫的表情告诉自己孙燕的情况,而她的身份又是那样的身份,这个女孩应该是孙燕非常信任的女孩。

想到此,明哲微微点了点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我去参观一下……“

”请……“

……

站在孙燕别墅的铁门口,明哲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

这座哥特式城堡般的别墅,搭配各种鲜花的花园,简直如同从童话里走到现实的景象。

”好美,真美。

这一切真是太美了。

“明哲囔囔自语的说道。

轻轻的推开铁门,薇薇尔摆出了一个邀请的姿势说道:”明哲先生,请进来参观。

”不……不了……“明哲急忙摆了摆手:”我在这里看看就行了。

我还要上学,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说完,明哲转身打算离去。

”明哲先生。

“薇薇尔不慌不忙的喊住了明哲。

”对于我们小姐,明哲先生真的什么想法都没有吗?现在这里没有其他的人,明哲先生的心意是否可以让我转达给小姐?“

听到了薇薇尔的话,明哲停住了脚步,转过身缓缓的说道:”请你转告你们小姐,对于那件事情,我很抱歉。

我代表我与李雪对那件事情非常的抱歉。

但……我爱的人至始至终都是李雪一个人,希望孙燕能明白这些。

说完,明哲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渐渐离去的身影,薇薇尔轻轻的说道:”最爱的人只有一个吗?那如果你失去最爱的人的话,就会对她死心了吧。

……

”小姐,明哲先生他……“

”我都看到了,辛苦你了,薇薇尔。

“?孙燕轻轻的挥了挥手。

”小姐,明哲先生让我转告一些话给你。

“?说完,薇薇尔将明哲的话语转告给了孙燕。

听完了明哲的心声,孙燕不禁流下泪来:”明哲他绝对不会这么绝情的。

一定是因为那个叫李雪的小贱人。

如果不是她魅惑了明哲,明哲怎么会对她那样的死心塌地。

?薇薇尔,我想见到李雪……”

“我明白了,小姐。

我现在就去办。

薇薇尔轻轻的说道,嘴角不易察觉的上翘了起来,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

“这里是……那里?”李雪一边挣开自己的眼睛,一边漠然的看着四周。

“头……真的好痛……”

刚想用手去抚摸头部时,却发现自己的胳膊丝毫动弹不得。

自己的手腕……不,还有脚腕,都被长长的铁链锁着。

努力的挣扎了一会后,丝毫没有任何的作用。

“救命……救命……”李雪拼命的呼喊着,但救命声只是在这间密室里回荡着。

“冷静。

冷静。

现在必须仔细的回想一下,必须想办法拯救自己。

”李雪一边心里默默的安慰着自己,一边回想着出事前的一切。

自己当时只是和平常一样的回家,突然背后伸来一块手帕捂住了自己的口鼻,一股异样的香味使自己全身无力,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那么到底是谁要害自己?自己到底得罪了谁?李雪有些想不明白。

”她在里面吗?“

”是的,小姐。

门外传来一阵对话声,李雪感觉闭住了自己的眼睛,假装昏迷着。

”咯吱……“一阵推门声后,轮子摩擦地面的声音与轻微的脚步声传入了李雪的耳内。

”薇薇尔,把她弄醒。

”好熟悉的声音啊?到底是谁?为什么声音这么的熟悉?”

正在李雪思索着对方是谁的时候,一股冷水重重的泼撒在了自己脸上。

李雪一边慌忙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 一边睁开了眼睛。

”呦,居然假装昏迷,真是有趣啊。

“对面轮椅上那位被纱布包扎的如同木乃伊般的女生缓缓的说道。

”你……你到底是谁?“李雪厉声的质问道。

”我?呵呵呵呵哈哈哈哈……难道你真听不出我的声音吗?我是孙燕……“

”孙……孙燕……你……你不是……“李雪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没有死。

那很吃惊吧?李雪。

我从地狱回来就是为了报复你。

就是为了让你体验我所受到的痛苦与折磨。

“孙燕得意的说道。

”报复我,这大概是我的命运吧。

但请你不要将明哲牵扯进来……“李雪缓缓的说道。

”啪……“一记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李雪雪白的脸颊上。

”住口,你这个贱人。

你根本没有资格提起明哲这个名字,你不配拥有他,你不配。

“孙燕愤怒的咆哮道。

”真是可悲的女人。

一个连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人,是最可悲的。

”住口,你这个贱人。

我叫你住口……薇薇尔,给我打断她全身的骨头,我要让她为她刚才的话付出代价……“

”是,小姐。

薇薇尔面无表情的举起了旁边的木棍后,高高的举起砸向了李雪……

”啊……“

正在上课的明哲突然捂着自己的胸口瘫倒在地。

看到明哲的样子,同学们与老师纷纷跑向了明哲,打算将他送往医疗室。

”我……我不要紧……只是……只是刚才胸口……猛然的一阵疼痛……“

明哲一边颤巍巍的说着,一边缓缓的爬了起来……

一滴,两滴……

殷虹的鲜血顺着木棍的顶端缓缓的滴落在地。

“现在感觉怎么样呢?有没有后悔自己所做的事情啊?”孙燕一边挑衅般的看着浑身滴血的李雪,一边笑呵呵的问道。

“我现在感觉真舒服,从来没有这么舒服。

”李雪抬起头微微的笑着说,顺便对着孙燕的脸颊吐出了一口血水。

“找死……”话音刚落,薇薇尔手中的木棍准确的击中了李雪的腹部。

在突如其来的疼痛下,李雪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吐出了鲜血。

“小姐……”薇薇尔刚想走前,却看到了孙燕拒绝的眼神。

“真是有骨气的家伙。

我很欣赏你的勇气。

你叫李雪是吧?现在给你一次机会。

只要你向我道歉。

并且发誓绝对不会再去找明哲的话,我会考虑放过你,另外还会帮你找医生治疗你的伤势。

只要你……”

“好吧。

我答应你。

”李雪缓缓的说道。

“那就赶紧发誓吧!”孙燕欣喜若狂的催促道。

“我发誓,这辈子非明哲不爱……”

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因为缠着绷带的原因,李雪虽然看不到孙燕的表情,但也明白对方被自己刺激的够呛。

“我真是太愚蠢了,居然还给你这种人生存的机会。

” 孙燕全身哆嗦的说道。

“如果你还算是个女人,就让我快点结束这一切。

“你想快点结束这一切?那好吧,我就满足你的愿意吧。

”孙燕轻轻的说道。

听到了对方的话语,李雪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薇薇尔,去把厨师找来吧。

我要让他给我把这个贱人的皮肤全部割下来……”

”是,小姐。

“薇薇尔转身走出了密室。

“什么?你……你简直不是人,是恶魔……”李雪一边疯狂地咒骂着,一边奋力的挣扎着,但却无济于事。

“是你逼我这样做的。

如果不是你不愿意放弃明哲,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不过放心吧,你的人皮,刚好可以作为我对烧伤部位的修复整形。

我要用你的这副皮囊,来和明哲幸福的生活下去。

明哲是我的,任何人也夺不走他……”

一阵脚步声后,薇薇尔出现在了门口,身后跟随着一名五大三粗的汉子。

看到孙燕后,汉子恭敬的说道:“详细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

现在请小姐暂时离开一下,我要开始工作了。

“好的,记住尽量完整,我需要完整的人皮……”

等孙燕与薇薇尔关上密室的门离开后,李雪看着这位陌生的男人,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这位男人的身上。

“这位师傅……不,大哥。

求求你,放过我吧。

求求你,我会给你钱的……”

“给我钱?真是有趣啊。

李雪的话引起了男人的兴趣,男人乐呵呵的问道:“你有钱吗?你能给我多少钱买你的命呢?”

“我现在没钱,但我回到家了,您需要多钱,我都会让我父母给你准备……”

“你的命值多钱我不清楚。

”男人打断了李雪的话。

“但……如果我不杀了你的话,我的命就会被小姐派人杀了的。

所以你就行行好,帮帮我。

你死后,我会给你多烧点纸钱的……对了。

我不会让你太疼痛的……”

说着,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手帕,双手死死的捂在了李雪的口鼻上。

异样的香味扑入了鼻孔内,这样的香味好熟悉,和那时的香味真的一模一样……

眼皮越来越重,意识越开越模糊。

男人的身影在李雪的眼中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当最后一丝意识在缓缓消失的时候,李雪的眼角轻轻流下一滴热泪,顺着洁白的脸颊,缓缓的滴落在了地上。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