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奇闻怪事

冥阳双生系列——恶怨的结晶(2)

第二天早上,明媚的阳光穿过窗户,仿佛能刺穿一切黑暗。

我和林琳各自顶着黑眼圈,在客厅中相遇。

对视三秒,林琳忍不住扑哧一笑,对我晃晃手机:“我订了外卖,要不要一起吃?”

我哑然失笑——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听到有人对自己开玩笑,着实让我感到轻松不少。

“昨晚真是被你吓死了。

”她有点娇嗔地白了我一眼:“现在想想,感觉也没什么嘛。

柳白安也说了,这种事肯定是有什么合理的解释!奇妙的巧合!还说今晚要来陪我——哼,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家伙打得什么主意!”

林琳抱着胳膊,脸上有些“看穿一切”的小得意。

我并没有深入了解他们小两口感情的意思,我也一点都不觉得昨晚的事只是巧合——蒋勤勤望向我时悲伤的视线,跳楼前绝望又略显癫狂的表情,坠下时解脱的微笑……

历历在目的画面加上昨晚那无法解释的诡异情况,你居然告诉我那是巧合?

我没反驳林琳,只是眯起眼,将视线跃向她背后的门:“林小姐,你今天看过你的门吗……”

林琳正在洋洋自得,被我突然一问,明显有些愣神:“呃,没有啊……我刚和安安挂电话……”

“那……这也是巧合?”我指着她身后的门。



顺着我指的方向看去,林琳得意的表情慢慢消失,逐渐被沉默所取代——门的下方,密密麻麻刻满了两个生硬的字:“林琳”

每个字都刻得歪歪扭扭,笔画略微带着弧度,就像……用指甲抠出来的。

我因此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并深信不疑:昨晚的“东西”一定是蒋勤勤!她一定是想对我们不利!

“这……这是……”看得出,林琳已经有了些许动摇。

“这还用问?一定是!一定是蒋勤勤!没错的!绝对是她!f*ck!我们完了!玩完了!我们被她缠上了!”我双手揪着头发,眼镜耷拉在鼻子上,来回团团乱转。

“……”

林琳一脸懵地看着突然竭嘶底里的我,不由后退两步,小心道:“小杨……你,你没事吧?我感觉你……怪怪的?”

后来林琳对我说,她当时其实想说感觉我像个疯子。

但现在我完全没心思搭理她,看到林琳门上的字后,我立刻感到了巨大的威胁感!满脑子都在想要怎么摆脱蒋勤勤!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找上我们?她的仇人应该是王君熙和欺负她的女生们才对啊!她不去找他们,为什么要来找对她很好的朋友呢?

我拧死眉头,低头来回转悠:难道仅仅是因为舍不得?她舍不得林琳,所以想要带她一起走?而带她一起走的方法……

就是要她死?

对啊!要她死!我眼睛一亮。

由于太过激动,我血液流速有些加快,这导致我感觉自己全身僵僵的。

生硬地把脖子扭向林琳,我伸出食指对她点点:“林小姐……你还记得,你对蒋勤勤说过什么吗?”

“我……我对她说过那么多话,你指得是那句啊?”看向我的眼神有些畏惧,林琳试探着回答。

“你忘了吗?你说无论怎样,你都会陪着她——现在,该是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我盯着她,心跳个不停,为找到了蒋勤勤缠上我们的原因而激动。

“我,我那只是在安慰她啊!”林琳愣了下,很快想起自己的确这么说过,不由大叫:“难道我安慰她也有错吗?你什么逻辑?”

这可怜的姑娘被我弄得也紧张起来:“说起来,一切都是你在空谈啊——什么看到勤勤趴在地上,什么要我陪着她,还还还用一些歪七扭八的字吓唬我!我看你就是存心的!你凭什么凶我啊?!”

“我凶你?”我简直诧异极了:“我什么时候凶你了?林小姐,你我不过点头之交,吓唬你对我有好处吗?”

“点……”林琳怔了下,气极反笑:“呵,行吧……无所谓了,就算勤勤要我死,那也是我的事,和你没P关系。

你赶紧滚,我不想看到你,不想看你脸色……”

她对我摆摆手,示意我赶紧离开。

“你!”

这女人简直不可理喻!我只是想和她说明昨晚的情况,她大呼小叫也就算了,居然还诬陷我给她摆脸色!

我是个极度敏感的人,平时别人好好说话都能解读出几层不同意思,更何况她都已经赤果果地骂了我,这简直会对我俩的关系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

再说,我一男的,也不太好骂回去,更没办法打她——就算真的要打,我俩谁打谁也不一定。

气急之下,我只得怒哼一声,重重关上门,转身拂袖而去,留下林琳一人默默站在原地……

……

清晨的阳光普照大地,空气微微透着一股凉意,街道上喧嚷的人们来来往往,柏油路上车水马龙。

我默默走在人群中,感受微风习习的舒爽,从未觉得世界如此真实。

唉……刚才自己都在干什么啊?和女人较劲,实在是太垃圾了……

开朗的环境总是能平复人的心情,漫步在街头,我又开始后悔刚才的行径。

说起来,我刚才想事情太过投入,以至于忘记了对方是女孩子,她说我凶她,也许是因为我神经质的表现吓到她了吧?

而且,林琳之所以骂我,貌似是因为我对她说“我们是点头之交”,因为我说完后她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就骂了我……

难不成,在她眼里,我并非“点头之交”,而是一个朋友?奇怪……明明每天说不上几句话的……

想想我出来时林琳落寞的表情,我再次感到内疚:干嘛和她较劲呢?让着她一点就好了……

再怎么说,我俩也合租了半年多,说得难听点,就是和一条狗住在一起半年,也该有点感情了,更何况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大活人呢?

记得一开始,她因为经济拮据而不得不与我合租,整天像防贼一样防我,但了解到我的为人后,她就开始逐渐放飞自我——我甚至一度觉得,她在我面前甚至比她在她男友面前更能放得开……

思绪纷飞,脑海里不由回想起那些平淡的对话。

“小杨,谢谢你啊,每次洗澡都让我先洗……”

“小杨,我叫了外卖,要一起吃吗?”

“小杨,你为什么不爱说话啊?总是一个人呆着不会无聊吗?”

“小杨,你写的文章好无聊啊!你就不会写点浪漫唯美的事情吗?”

……

我边想边傻笑:有这么一个朋友在身边,真的挺开心的。

也许,说我们是“点头之交”,真的让她难过了吧……

想到这,我又再次哀声叹气起来——忽悲忽喜,引得周围人们纷纷侧目。

揉揉鼻子收敛情绪,我突然嗅到一丝香味儿,循着味道看去,原来是路边摆摊儿卖包子的大爷大娘和他们儿媳妇正来回忙碌着招呼客人,上菜和准备食物。

我嘴角微扬:这里的肉包是林琳的最爱之一——老两口和小媳妇为人朴实,做的肉包皮薄馅大,馅料口感极佳,猪肉香糯而不腻,蔬菜和蘑菇则保持了新鲜时的脆感与弹性,一口咬下去口感层次分明,浓香四溢,喷香的汤汁划过唇齿间,余味环绕于整个鼻腔,非常令人上瘾!

“咳,给我来……五个肉包。

”回过神,我已不知不觉站在了摊位前。

“好嘞,您稍等哈。

”小媳妇热情地招呼我,转身对大娘吆喝:“妈!五个肉馅包!”

招呼客人的事一般都是小媳妇来做——虽然她长相不是很漂亮,还满身油污,裹着围裙,但胜在年轻,比我大不了几岁,而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脸庞总比垂垂老矣的皱纹脸更能讨客人欢心。

很快,几个热气腾腾,比我拳头还大的肉包装在袋里递给了我。

“一共收您20……”小媳妇声音很好听,而且和我一样,一和别人说话就有点腼腆,这种性格要是放在男人身上会显得很墨迹,但放在女孩身上就会显得很可爱了。

话说,这么大的包子一个才4块的确不贵,我把钱递给她,她把手在围裙上抹了抹,这才将钱小心地接过去。

那……也是时候回去了吧?

……

回到家里时,林琳正坐在自己房间出神,那副略显哀伤的表情的确很能激发人的怜惜欲。

见到我,林琳下意识坐直身子:“小……小杨……”

她有些尴尬,我又何尝不是?紧张之下,我也说不出什么,把塑料袋往前一举,结结巴巴道:“内……内个,我叫了外卖,一起吃吗?”

可能是这句话每天都听,带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所以在大脑一片空白的情况下,下意识就脱口而出了。

“……”

看了我两秒,林琳忍不住大笑:“拜托!这是我的台词!”

笑罢,她放松下来,对我羞涩又释怀地招招手,示意我把肉包递给她。

一口咬下去,林琳的眼睛亮了起来:“嗯!田大爷家的包子!我最爱吃的!可以啊小杨儿!你有心了啊!”

我有点腼腆地笑笑,没说什么。

林琳一边吃,一边撇着嘴指指我:“你这小子,我还以为你会记仇呢!还算你有良心……”

说着,她咽下包子,也腼腆起来:“呃,骂你是我不对,我这人就这样,脑子抽了怎么爽怎么说,我知道你心细!所以就想告诉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不等我回话,她又话锋一转,梗起脖子:“不过,你也有错!咱俩认识的时间不短了吧?你居然说什么点头之交!还有,勤勤可是我朋友,她去世我比你要难过!你可倒好,在我面前说什么她想带我走啊,晚上挠我门啊,这不就是说勤勤不得好死,永世无法翻身,只能做野鬼呗?我本来就难过,你再这么说,让我怎么想?”

我有点委屈,也很无奈:“可是……我也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啊……我是担心咱们的安全,你不领情就算了,还骂我……再说,咱俩每天也说不上几句话,我觉得和你的朋友比起来,我也只能算是点……那啥,一般朋友啊……”

本来还想说点头之交,但机智的我又生生改了口。

林琳哭笑不得:“大哥!你好好想想,为啥咱俩说不上话?还不是因为你太闷啦!我已经尽力在为咱俩找话题了好伐?你可倒好!每次都能给我堵回去!现在想想,你也算是够牛的!难道,你还想让我一个黄花大闺女成天往你房间跑,上赶着和你聊天吗?”

“呃……黄花儿……你不是有男朋友吗?”我挠挠头。

“老娘洁身自好,你有意见?”林琳脸一红,气鼓鼓地看向我。

“没,没有……”我赶紧摇摇头。

白了我一眼,林琳突然又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看了看我,林琳惬意地翘起二郎腿,毫无淑女风范:“我是笑,昨晚虽然的确被你吓到了,但也不完全是坏事……毕竟,要不是因为这件事,平时我们哪有机会这么聊天啊?”

我笑得有些尴尬:“哈哈……说的也是……”

“那……蒋勤勤她……”我试探着问。

“……”

提起她,林琳叹口气,从兜里摸出手机:“怎么说呢,勤勤她……是个苦命又善良的女孩,一辈子也没做过坏事,你说她想害我们,我怎么可能开心……”

点开手机,屏幕里显示出一个熟悉又靓丽的身影——蒋勤勤。

和我见到的蒋勤勤不同,视频里的她活泼,可爱,而且一看就知道精心打扮过,还穿着那件代表着“完美”的白色连衣裙,对她来说,可谓是“盛装出席”

视频里的她似乎在宿舍里,张着小嘴茫然地将手机固定好,然后,她蹦蹦跳跳地向后退了几步,弯起大眼睛,露出一抹甜甜的微笑,对镜头用双手比了一个满满的爱心:“蹡蹡!琳琳小可爱!你在看吗?勤勤祝你生日快乐哦!我今天上课,没办法亲自陪你,只能提前录好视频祝福你啦。

她不停颠着身子,伸出小手对镜头指指点点:“快回头回头,礼物我放在你桌上啦!”

接着,蒋勤勤得意地揉揉小鼻子,抱起胳膊,似乎在等待林琳拆礼物,过了会儿,才挥挥小拳头:“怎么样?喜不喜欢!”

开心地笑了笑,勤勤又叹口气:“我知道那不值太多钱,但请琳琳相信我:勤勤已经尽最大努力了!谢谢……谢谢你和白安哥愿意和我这样的人做朋友!遇见你们,是勤勤活这么久最开心的事!”

深深呼吸,视频里的蒋勤勤倔强地扬起笑脸:“好啦!不该在你生日说这些,嗯……生日歌太老套了,我弹首别的给你听吧!”

她雀跃地拿起身边的旧吉他,插上破音响,认真调好弦后,蒋勤勤看了看镜头,抿抿小嘴:“嗯……歌曲是Madeline Juno(马德琳朱诺)的《you know what》,我很喜欢,希望你也一样……”

调整呼吸,蒋勤勤怀抱吉他,微颦眉头,样子有几分帅气。

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琴弦,优美的旋律顿时配合着欢快的节奏响起。

眼神迷离,勤勤轻柔歌唱:“You know what(你知道吗)? I think you and I did something right(我想咱俩做对了一件事),When you took me to your place last night(你昨晚带我去你家时),Cause my fingers were like spikes of ice(我的手指如同冰一样)……”

她那么投入,满怀热情!将目光放得好远好远……仿佛在怀念过去的美好与不幸。

高潮渐起,仿佛五线谱流淌在空气中,环绕在勤勤身边,欢快的打击乐和她略显哀伤的嗓音结合,有种说不出的共鸣。

她颦眉看向镜头,眉宇间的哀愁让她犹如悲泣的夜莺般动情歌唱。

“We got caught in a dream but it’s not what it seems(我们迷失于梦境,但却并非如此),Cause you’re Enoch and I’m Annabel(因为你就是依诺克,而我是安娜贝尔),If you’ve got to decide, if this love’s gonna die(如果你必须做出决定,这段爱是否会凋零),I know I never wanna wish you well(我想我永远也不想祝你安好),If I gave——you up(如果我——放弃了你),No one can ever tell(谁也不会知晓)……”

……

潮起潮落,手指灵活扫过每一根琴弦,一首唱罢,勤勤歪起头,眼角闪着泪花微笑:“琳琳,生日快乐!”

突然,一道不和谐的女声从远处传来,貌似来自楼道:“不要脸的s货!和你说过没别在宿舍玩你的破吉他?吉他不想要了是不是?”

“……”

脸色一暗,蒋勤勤很快对镜头挥手强颜欢笑:“呐,不多说了琳琳!好好过生日吧!明天见,拜拜!”

她手忙脚乱地把破音响踢回到床板下,又把吉他放回原位,这才伸手把手机拿起……

视频到此结束。

我默不作声,心里很不舒服:要多深的伤痛,才能把这样一个活生生的姑娘逼去跳楼……

林琳同样脸色阴沉,红着眼圈,从包里摸出一套化妆品:“600多的化妆品……勤勤像流浪狗一样在食堂偷偷捡了两月个剩饭省出来的,只为了感谢我和柳白安像正常人一样对她……”

抽泣一声,她红着眼睛看向我:“你说,这样一个姑娘,她会害我吗?就算昨晚真的是她,我也相信勤勤没有任何恶意!”

“……”我无言以对,也许,真的像她所说,并非所有鬼魂都怀有恶意……甚至!昨晚是不是蒋勤勤也不能确定。

难道真的是我眼瞎了?可那奇怪的生物与我毛骨悚然的恐惧一样,都无比真实……

“砰砰砰!”

正在自我怀疑时,客厅门突然响了起来。

林琳揩揩眼泪,抽了抽鼻子:“哦,应该是我男朋友,我去开门……”

“呀!琳,你怎么哭了?”门一开,关切的声音立刻响起,循声望去,一个高大帅气,阳光爽朗的青年正皱眉看着林琳,还心疼地为她擦擦眼泪。

啊……这就是蒋勤勤嘴里的“白安哥”,林琳的男朋友——柳白安吧?脸庞坚毅,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身姿挺拔,果然是英俊潇洒!像极了偶像剧男主角。

“讨厌,你怎么现在才来?”林琳依偎在柳白安怀里撒娇,连声音都比平时嗲了几分,行为举止也更淑女了。

说起来,林琳其实长得挺俊,只是我和她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早就审美疲劳了!再加上她在我面前各种……抠脚挖鼻,我实在很难把“异性魅力”和她联系起来……

柳白安可就不一样了!林琳是他心爱的女朋友!在他的印象里,林琳就是唯美,可爱与性感的化身!这么如花似玉的女票对自己发嗲撒娇,柳白安自然是一番细言细语地安慰。

我站在后面,撇撇嘴表示不屑:真不知道如果他看见林琳坐在沙发上追剧时边抠脚边吃肉包,用纸巾擦完眼泪又擤鼻涕的样子会作何感想。

待俩人狗粮撒完,柳白安这才注意到我,试探问:“琳……这位是……?”

“他当然是你经常吃醋的小杨同学——杨卿啊!”林琳拍了拍柳白安的肩膀。

我和他都有些尴尬,柳白安赶紧向我伸出手:“原来你就是杨卿兄弟!听说你平时对林琳很照顾,真是多谢了!我姓柳,叫……”

“你叫柳白安,我知道。

林琳经常提起你,看得出她很在乎你。

”我笑着和他握了握手——也许是我想多了,我总觉得这货那句“平时很照顾林琳”还有其他意思……所以才会这么说,以告诉他,他的头上并没有呼伦贝尔大草原。

“哈哈,是嘛……”柳白安挠挠头,笑得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那是自然。

”我颌首微笑——看这样子,没准是我想多了。

林琳对我比较了解,知道我又在多心,躲在她男票身后偷偷瞪了我一眼。

简短的互相介绍后,我把昨晚发生的事又详细给他们讲了一遍。

然而柳白安这家伙只是在敷衍,并没有仔细听,他的注意力都在林琳身上!而林琳平时想不起来还行,一提起蒋勤勤,情绪就忍不住低落,她一难过,更是给了柳白安献殷勤的机会!

我在旁边口干舌燥地描述,这俩在旁边秀恩爱,这让我很不舒服——倒不是看到他们恩爱吃醋,而是感觉……心里受到了暴击?

对!就是那种被虐的感觉。

见我面露不悦,林琳赶紧用手肘捅捅柳白安,后者干咳一声,很快会意,对我笑笑:“别介意哈兄弟,我也是担心琳琳受打击。

你不知道,她其实可关心勤勤那个小妹妹了!出了这种事,我也绝对没有一点玩闹的意思——你说的话,我全都仔细听着呢。

顿了顿,柳白安剑眉微皱:“你刚才说,昨晚看到勤勤趴在地上,身上都是玻璃,那有没有可能是光的反射作用?我是指,勤勤去世的场景给你留下了很深的心理印象!所以你才会下意识把两件毫不相关的事组合在一起,从而造成了这件灵异现象。

林琳默默点头,觉得很有道理。

“再怎么折射,近在眼前的事物我也不会看错吧?”人总是会对自己的想法坚信不疑,就算悄悄改变,也不会轻易承认。

柳白安轻轻一笑:“杨兄弟,你的意思是,你昨晚在近距离看到那个生物的确是勤勤了?”

“……”我张张嘴想要反驳,却突然想起,我昨晚因为太过害怕,所以就把头埋进了被子里,除了“感觉”到蒋勤勤在我房间里爬了两圈,并没有亲眼“看”到她。

我想了想,决定转移话题方向:“好,不管那是光的折射也好,还是我的幻觉也罢,你看看林小姐门下刻得这些字!这又作何解释?”

我来到林琳门前,指着门下密密麻麻的字,情绪略显亢奋。

“唔……这个嘛……”柳白安摩挲着下巴,蹲在门边陷入了沉思。

他先是看了看那些歪歪扭扭的“林琳”,然后又把自己的指尖放了进去进行比对。

良久,他点点头,看了看我和林琳:“根据深度和弧度判断,这的确是用指甲抠出来的——虽然这门挺破的,但要刻这么多字出来,没副好指甲可做不到。

视线若有若无地扫过我的手,柳白安挑了挑眉,似有所指:“哥们儿,你那手……”

“……?”

将手背举到眼前——我右手食指的指甲赫然少了一小块,正好形成了一个缺口。

“你什么意思?这是我前段日子端盆倒水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跤,所以才把指甲摔劈了!当时林小姐还取笑我来着,不信你问她!”

搞什……这小子居然怀疑我?真是疑心病比我还重!

林琳也帮我打圆场:“是真的安安,我当时追剧,所以才拜托小杨帮我倒水的,当时把他给疼坏了!这两天才重新长上来。

再说了,刻这么多字,那手还能要嘛……诶你说,会不会是有人在借这件事捉弄我们啊?”

想到这里,她眼睛一亮:“对!没准是欺负勤勤的那群剑人!那些破鞋早就看不惯我们对勤勤好,是不是趁着这次机会吓唬我们?你们想想,反正学校离这里也不远,她们完全有能力做到!对不对?”

柳白安耸耸肩:“我倒是不觉得那些女人能做出这事来——凭她们在学校的势力,想搞我们,完全没必要来阴的。

顿了顿,他无所谓地摆摆手:“好啦,管他是人是鬼,本少在此坐镇!有何可惧?就算真的有鬼,我今晚也要看看她的真面目!好好问问勤勤那丫头,为什么要对她百般关照的琳琳姐下黑手!”

看着他踌躇满志的样子,我悄悄翻个白眼:希望这份勇气,能陪你到最后。

……

时间流逝,被动吃了一天林琳和柳白安的狗粮,现在终于熬到了晚上。

窗外,暮霭渐落,路上,灯火珊阑。

各种彩灯如星光般点亮了寂静的城市,滚滚的车流如同发光的丝带,在城市中穿行……

“哈啊——”

屋内,灯光明亮,林琳捂着小嘴,优雅地打个哈欠,揉了揉眼睛,闷闷道:“我说,你们不困吗?”

昨晚没睡好,今天又干坐了一天,我其实早就打瞌睡了,反倒是柳白安这小子依然生龙活虎,对我俩挥挥手:“没事儿!你们困了尽管去睡,我守着!这儿有电视,有手机,我在沙发上将就一晚就成!”

他这么说,我倦意难耐,当然是借坡下驴,林琳对他撒娇说“你真好~”后,我俩各奔东西,回房间睡觉,只留下柳白安一人在客厅看电视。

躺在床上,我脑海里开始不停考虑今天柳白安说的话——难道……一切真的都只是巧合?压根就不存在什么厉鬼回魂的事?一切都只是我太敏感而臆想出来的?

不,不可能……我还是不信,那些抠出来的字怎么解释?连柳白安也说不明白不是吗?唉算了,反正……看今晚吧,就算真有鬼,我和蒋勤勤素昧平生,想来她应该也害不到我头上。

大脑胡思乱想,连何时陷入昏睡我都不知道,只知道再次被尿憋醒时,已经是深夜了。

撩起窗帘看了眼:外面一片漆黑,只有黯淡的月光投向大地,将小区的树木映出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影子……

呃啊……不该在晚饭时喝太多水的……

疲乏似乎钻进了我皮肤的每个毛孔,我撑起身子,极不情愿地起床,朝厕所走去。

推开门,电视依旧在播放,画面忽明忽暗,清冷的光散射在客厅中,让一切事物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音量被压得很低,应该是柳白安担心吵到林琳而特意调低的。

这小子还真看了一晚上电视啊……

我睡意惺忪地走过去,拍了拍沙发靠背,声音有些嘶哑:“喂柳先生,别熬夜了——咱俩换换岗,你去我房间休息会儿吧。

好吧,我承认,我拍沙发靠背是有那么一点点想要吓唬柳白安的想法,但想象中的惊呼埋怨声却并没有传来。

嗯?不赖嘛,胆子还不小。

我支着脖子,跃过沙发靠背望去,却发现沙发另一侧,压根就没有柳白安的身影……

我有点傻眼:这……这小子去哪儿了。

正当恐惧要在胸膛蔓延时,林琳房间里却突然传来了一丝她难以描述的声音——很微弱,如果不是环境安静,可能根本听不到。

脸颊温度瞬间升高:好啊这俩家伙!居然当着我的面干这事儿!害我白白担心。

悬着的心瞬间放下,我摇头叹息,朝厕所走去:唉,还好意思说自己是黄花大闺女,真是……现在的年轻人啊……

解决完三急,身心一阵轻松,再次路过林琳房间,我犹豫下,还是把耳朵贴了上去。

房间里,林琳的低吟声就没停过,仿佛……在刻意压抑痛苦……唉唉,罪过罪过,我好歹也在家里,稍微收敛一点啊……这成何体统嘛。

正当我打算离开时,一只青色的手突然搭在了我肩上……

我吓了一跳,头发当时就竖了起来!正想慢慢回头,身后却传来了柳白安微怒的声音:“喂!你小子在我女朋友这儿鬼鬼祟祟干嘛呢!”

我一愣,回头看去,柳白安一手提着水果刀,一手搭在我肩上,正不怀好意地看着我。

原来,他的手发青是因为电视灯光的原因——画面一转,满身喜庆红的亲娘即将出嫁,他的手又变成了红色……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虽然知道了他手的颜色问题,但我还是紧张地举起双手,尽量压低声音:“喂喂!你冷静点,我只是听到奇怪的声音!没必要动刀吧!”

吃醋吃到这份上,也是没谁了。

看了看手里的水果刀,柳白安翻个白眼:“你想什么呢?我去厨房削个水果吃,听见客厅有动静,刚出来就看见你小子猥琐地贴琳琳门上!”

原来是这样……

我无奈地笑笑:“你可把我吓惨了,我还以为……”

等等。

我微微一愣,苦笑逐渐僵硬:不对……吧?他现在不是应该正在房间里和林琳……怎么出来了?如果……房间里是柳白安,那么我眼前的是……

还是说,房间里……

后背发凉,我慢慢后退,倒是柳白安不耐地白了我一眼:“你又怎么了?看你脸白的,见鬼了?”

“……”

我没说话,只是指指林琳房间,示意他仔细听,并和他拉开距离,准备随时逃跑。

狐疑地看了我一眼,柳白安将头贴了过去。

“!”

可怜的少年顿时目瞪口呆,他惊讶地指指自己,然后又指指我,张嘴明显想说什么,但声音就是卡在喉咙出不来,干着急却没办法。

原来,发现自己被绿是这种表情啊……这样一来,房间里应该才有鬼吧?

终于,回过神的柳白安愤怒地砸起了门。

“砰砰砰!”

“琳!你干嘛呢琳?谁在你房间!”

“砰砰砰!”

“别叫了!我天……我都已经发现了好吗?!知不知羞?你把门打开!”

“咱们搂搂抱抱你都要脸红半天,现在你却……你给我把门打开!”

“砰砰砰砰!!”

我站在旁边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柳白安吃醋倒没什么,遇见这事儿估计谁也得急。

问题是,房间里从来都只有林琳一个人的声音……

我再也看不下去!上前把柳白安推到一边。

“你干嘛!”柳白安猝不及防一个趔趄,站稳后埋怨我。

我没说话,只是旋转门把手,轻轻将门推开一条缝,然后向柳白安优雅地弯腰行英式礼,示意他请便。

“没……没锁啊……”柳白安有点傻眼。

人总是会被自己的想法所束缚——不管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

门关着,柳白安就认为它是锁上的,连尝试打开的心思都没有。

当然,我也是知道林琳习惯才能做出正确决定,不然,也许我会跟柳白安一样。

缓过神,柳白安立刻将门完全推开:“琳!你……”

门开的那一瞬,阴冷的夜风扑面而来!窗户洞开着,灰色的窗帘张牙舞爪——我似乎又回到了那一晚,蒋勤勤无助地坐在窗户上,对我们悲惨大笑……

现在的窗户当然是空荡荡的——如果再看到蒋勤勤,我可能会直接晕过去。

不过……是谁把窗户打开的?

来不及细想,最关键的林琳并没有什么羞羞的事情发生——她穿着睡衣,正躺在自己床上,被子踢到一边,双眼紧闭,脸蛋涨得通红,身体下意识翻来覆去,嘴里不断低吟,仿佛在经历什么可怕的噩梦,看上去很痛苦,但就是醒不过来。

“琳!”

柳白安一愣,赶紧冲上去摇晃她:“琳你怎么了?快醒醒!是不是做噩梦了!醒醒!琳!琳!”

我在一边干着急也没办法,下意识瞥了一眼林琳桌上的镜子,却在镜中骇然发现:我们背后,靠近厨房方向的门后,似乎有一张惨白的人脸正在偷看我们!

血流瞬间加快,我猛然回头大吼一声:“谁!?”

我吼一嗓子完全是为了给自己提气!因为我觉得自己腿有点软,顾不上吓得差点跳起来的柳白安,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我迈开步子追了上去!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