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事件 人肉好吃(终章)

人肉好吃(终章)

嘿嘿~

邪恶的奸笑声回荡在冰冷的空气中,撞击着心脏,令人发毛, 郝大胆绷紧了身子,从来没这么害怕过,感觉呼吸都要停止了。

啪~

什么东西搭在了他的左肩上,寒冷的刺骨,郝大胆被吓得心噗通一跳,隐隐泛着痛,僵硬的转动脖子往肩膀看了一眼,那是一个细长的手,白皙如宣纸,这不是刘三怕的手,可回是谁的呢!郝大胆眼珠又斜了一眼,感觉在哪里见过,可怎么也想不起来,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比他这么多年加起来还要多,郝大胆正忐忑的想着那只手动了,慢慢的勾住了郝大胆的脖子,郝大胆感觉呼吸都困难了,喘着气,哼次哼次心仿佛要跳出心脏。

嘻嘻~一声调皮的鬼笑声从身后传来,郝大胆突然想起来了,这笑声是那个送衣服给他的女鬼,那双白皙的双手难怪感觉在哪里见过,可自己明明听到刘三怕的声音,刘三怕呢?难不成被身后的女鬼干掉了,刘三怕心里瞎想着,只感觉女鬼的另一只手摸上了自己的胸膛,渐渐的往上移,在心脏部位停住了,郝大胆心跳的更强劲了,身后女鬼又嘻嘻笑出了声,伸在郝大胆胸膛上的手在轻轻的揉了揉,难不成是一只色鬼,自己命苦哟~

啊呜~

啊呜~

刘三怕的声音响了起来,女鬼的手抽了出来,腕在脖子上的手也松开了,郝大胆如获释放大口的喘着气,一夜下来他感觉没什么可以让她害怕的了,转过了身子想看看刘三怕到底是人还是鬼,环视了一圈也没见到刘三怕人到底在哪,倒是女鬼离地六七公分的高度漂浮在空中,手指了指焚尸炉,食指放在唇上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郝大胆立刻捂上了喘着粗气的嘴巴,慢慢的向前方移了两步,向焚烧炉内看去,只看到刘三怕坐焚烧炉内背着身子,嘴里吧唧,吧唧撕咬着什么,他的胸腔烂了一个大洞,可以看穿他的躯体,吃进去的食物又从胸口落了下来,焚烧炉内一片血糊糊的肉渣,被他反腐咀嚼越来越细碎,恶心极了,看的郝大胆想吐,还好捂着嘴,撇过头轻轻的向外挪去。

月光皎洁,微风吹拂,郝大胆走到厂外手扶着墙体干呕起来,真是太恶心了,刘三怕简直比鬼还可怕,一阵风吹过,身边的空气温度降低了很多,一只手在郝大胆的背上轻轻拍了拍,郝大胆没想到这个女鬼这么会关心人,难道女鬼看上自己了,郝大胆觉得得说清楚,人鬼之间是不会有好结果的,转过身子,我地个娘嘞,那里是女鬼,而是刘三怕,见到郝大胆转身刘三怕咧着嘴嘿嘿的朝着郝大胆笑,嘴角上的肉渣渣还滴着血,穿透的胸腔蛆虫蠕动,郝大胆吓的七魂只剩一魂,晕了过去,倒在地上。

郝大胆头脑晕沉的醒来,想到了什么,啪唧跳了起来,撞上了头顶的屋粱一声痛叫,揉了揉脑袋看清楚了周围的情况,自己已经躺在小屋床上,郝大胆知道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窗外的橘红色的天空格外美丽,天又块黑了,郝大胆可不想在继续待下去,他必须离开这里,谁知道今天晚上刘三怕会不会吃了自己,镇上的人会不会都命丧鬼手,郝大胆跳下了床,身上那件青衫又变成了纸衣,已经破破烂烂,上面印着汗泽。

街道上的店铺很多都有卖的,这是纸衣,烧给死人的,郝大胆脱掉了纸衣折叠好放进了裤兜,自己找了一件灰色的小褂套在了身上,顺手摸了一个打火机装进了衣兜,朝着街上跑去。

大伙快走吧,快走!郝大胆站在街道上喊起来。

有在外面点香烧纸的人不解的看着郝大胆:大胆咋回事啊!好端端的怎么了

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大伙听我一句劝,块走吧!镇上出了厉害的东西,我昨晚差点就死了,大伙走吧!郝大胆慌张的劝导着,因为他知道一入夜多半就走不了了。

有人呵呵的笑了笑,不知道是讽刺还是自嘲,转身关上了大门。

大胆兄弟,你说的可是真的有人问道。

郝大胆急出一脑门汗水,摸了一把:还能有假不成,块走,快走,天黑了想走都走不了了

连胆子最大的郝大胆都害怕了,那人想也不想就开始扯呼媳妇准备跑路,郝大胆在街道上边敲门边呐喊,有人听劝走了,也有人不以为是大门禁闭,夕阳越来越红了,郝大胆不得不放弃那些硬骨头,朝着清河镇跑,转弯时窜出一个人,太快也没看清两人就摔倒在地,郝大胆躺在地上斜着眼睛望了望摔倒的人,那人在地上扭动着身子,是是刘三怕,郝大胆吓的在地上爬出去几米远,见鬼似得看着他,刘三怕看着如此害怕的郝大胆有气无力的说道:狗日的跑那么快赶投胎啊,疼死我了

郝大胆瞪着刘三怕快速的问了一句:你是人是鬼。

刘三怕大笑起来,脸色突然一变:我是鬼哈哈

呼郝大胆吐出了一口,爬了起来。

1/212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