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山村小屋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搭错了神经,决定从浙江走路回四川老家,更疯狂的是我竟然出发了,而且已经进入了贵州地界。

我一边骂自己怎么这么傻一边佩服我自己的毅力足够顽强。

风呼呼地刮过不知名的山口,我站在一块被太阳晒得发白的石头眺望着已然快要落山的太阳,再看看四周,似乎没有人家,看来今晚我是要露宿山林了。

跳下石头,我寻着山间小路快步走着,希望能找到一个山洞,如果能找到人家就更好了,毕竟在这大山里不知道有什么东西。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然而我却未能找到山洞或者人家,不觉有点心灰意冷,可是心灰意冷有什么帮助呢,总不至于就在路边睡了,这山中湿气重而且说不定有什么毒蛇猛兽呢。

即使天已经暗了下来我还是快步走着。

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我快筋疲力尽的时候,远处的山中出现了火光,一闪一闪的明火,黄色的不是白色的鬼火。

这火仿佛兴奋剂一般给了我千百倍的气力,于是我又加快了脚步直奔而去。

渐渐地接近火源,我不由得兴奋起来,是一户人家,估计是在做饭。

一想到饭我的肚子也不自觉地咕咕叫了起来。

当我靠近火源是我又下了一大跳,原来并不是在做饭,而是一对老夫妻带着孙女在烧纸钱。

我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不知所措。

女孩抬头看见了我,冲我咧嘴笑着,我也对她笑着。

这时两个老人也发现了,满是皱纹的脸上不露声色,拉着女孩往屋里走去。

老人家,能借宿一晚吗?我赶紧上前问道,却不料在过那堆纸钱的时候,脚不小心踢到了一点,一个圆形的纸钱堆顿时破了一个口。

这一切都被老太太看在眼里,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气呼呼地拉着孙女往屋里走去,嘴里叽里咕噜地絮叨着什么,见她这样我赶紧蹲下去用手将纸钱堆归位, 手上沾了些许,赶紧在裤腿上抹掉。

老爷子看着我,脸上依然毫无表情,苍老的脸像是刀刻的一般。

老太太在屋里气呼呼地大叫着什么,叽里咕噜地我不知道她在说啥,也许是在咒骂我。

老爷子回头看一下屋里的老太太,然后转头对我说着什么,我依然一句话没听懂。

老爷子似乎也看出了我听不懂,于是伸手指着三间小木屋的西北角有一个单独的石屋,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

我大概明白他的意思,于是我说:是让我倒那里去住吗?

老爷子点点头,然后转身朝屋里走去,老太太迅速将门关上。

我打开门,一股霉味扑鼻而来,可见很久没人住了。

我摸索着看有没有电灯开关,竟忘了这里是大山深处。

给你哥哥。

小女孩突然出现在我的背后,递给我一盏桐油灯。

我接过油灯,刚要说谢谢,女孩转身就跑了。

我拿着灯,走进石屋里,我把门闩好后,环顾了下四周, 一把竹椅、一个装粮食的柜子和一张棕树垫子的床。

这是屋子里的所有家具。

就在靠柜子的地方有几个洞,有点像十八世纪欧洲的马车窗子。

实际上,这就是一间小密室。

我将油灯放在窗台上,看见有几本发了霉的书堆在屋角。

石壁上刻满了字,这些只不过是些重复的一句话,有大有小歪歪扭扭地放我出去。

我若有所思地靠在窗台上,反复地念着这句话,这代表什么意思呢?这大山里,就俩老人家,能做什么呢?想着想着,我的双眼不由得困得打起架来,于是我便躺倒床上,可是刚合上眼不到十分钟,脑子里闪过一个有一个白色的字,连成一句话放我出去,一时间无数个放我出去便挤满了整个房间。

我被这个挥之不去的话惊醒。

这时我看见床脚有一本书,

散发着一股烤肉的味道,我起身把油灯拿到床边,自己做到床沿上,将书摊放在膝盖上,这是一本我没见过的书, 书皮已经不见了,扉页上写着一行字致我曾经伟大的文学梦想,署名已经十年前的了。

这本书似乎是一本小说,但是文字很晦涩。

我还算看了不少书,却不知道这是属于哪一家的风格。

因此我并没有被书本里的故事吸引。

反而是书页间用红笔勾勒的段落文字,因为我发现将这些一个或者一个词一句话连接起来是一整段完整的话,亦或者会是一篇不错的小说,也可能是其他。

来自城市,身在山乡,这里美丽清净……现在我已经不能完全记住书上勾画的文字,只记得大概内容是,一个来自城市的失意作家,出版了一本书(我想就是我看到那本),后来就再也没有出版社愿意为他出书,于是他决定去一个安静地地方静下心来写一部旷世奇作。

于是他来到了这里。

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在这里遇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

那位作家遇到了什么却没有说明什么,也许他是想说的,只是来不及,因为在他最后落笔的地方划了深深的一笔,戳穿了好几页纸。

这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呢?鬼?妖怪?野兽?我的脑子里顿时天马行空,比之蒲松龄有过之。

不知何时我睡着了。

1/3123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