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盲侠

羊草村里住着一对兄弟,叫大力、二力。

兄弟俩的父母早已过世,他们俩住在江边的草房子里,靠种菜和打鱼来维持生活。

有一天中午,兄弟俩正在午睡,迷迷糊糊中听到有黄鹂吵闹,唧唧喳喳的,后来黄鹂吵闹声没有了,又听到有人唱歌:

“两个黄鹂翩然下,一根麻线捆又扎:千里充军为哪般,活活气煞我盲侠……”

大力和二力被歌声吵得睡不着,就出门瞧瞧是谁。

门外一个人影也没有,那歌声缥缥缈缈的,不断地飘到他们耳中来。

两个人在院子附近找,结果发现歌声是从篱笆的竹子里传出来的。

兄弟俩找着了那根竹子,劈开后从里面滚出了一个黑东西。

原来是个拇指大的小人儿,被乱麻线捆得像个粽子,兄弟俩将麻线解开,这回看清楚了,小人儿穿得整整齐齐的,戴黑毡帽,穿黄麻鞋,身边还有一根手杖,一把三弦。

大力和二力觉得很有趣,把小人放在地上,让他自己走。

小人用手杖在地上探来探去。

二力说:“好像是个瞎子嘛。

”大力说:“你没听见他唱?人家是盲侠!”

兄弟俩收养了盲侠。

盲侠住在炕柜上,晚上和兄弟俩一样,早早睡下:第二天不等兄弟俩起来,他就起来了,走圈子,弹三弦——弹三弦没什么稀奇,走圈子才是怪事,就像一头驴围着一盘看不见的碾,走个没完没了。

到后来,越走越快,快到人影子都看不见。

二力怕他从炕柜上掉下来,找了一只大青花瓷盘给他走圈。

盘子边沿又高又陡,在里面跑得再快也不会掉出来。

盲侠很喜欢这个盘子,一天的时间有半天是在盘子里走圈,到后来两脚如飞,能悬空站在陡直的盘子边上。

盲侠喜欢喝酒,喜欢吃碾碎的炒黄豆。

大力和二力卖完了鱼,就会给他打二两。

有天一大早,盲侠弹着三弦唱起歌来:

“狂风暴雨三丈,打鱼儿郎莫赶上。

小心使得万年船,一朝送命多可怜……”

大力和二力朝外面看,天气晴好,万里无云。

但是盲侠这样唱,还是小心为妙。

兄弟俩不再出江,把小木船拖上岸,家里粮草都归置起来。

到了午后,果然,江上狂风大作,惊涛骇,掀翻了好些船只。

大力和二力捏了一把汗,这才知道盲侠除了走圈子,还有通天的本事。

从那以后,兄弟俩要做什么,都先留神盲侠唱什么歌。

盲侠唱“小风细雨三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

播下一粒收万子,乡下汉子好种田……”他们就放心地播种:唱“小小木船江中漂,一网撒来鱼万条。

杂鱼九千九百九,龟五鳖四蟹一苗。

”他们就去打鱼。

打上来,果然,杂鱼一大堆,里面还有五龟,四鳖,一只大螃蟹!

盲侠,真神了!

有了盲侠的未卜先知,大力和二力日子越过越好了。

他们俩心眼也好,后来盲侠再说什么天气变恶的事儿,兄弟俩都去乡亲们面前知会一声,这么着,羊草村人晴种雨歇,收千晒湿,日子也越过越调和了。

时间一长,羊草村人对大力和二力犯起了嘀咕:他们怎么什么事儿都知道呢?大力和二力被嘀咕急了,就说了实话:“不是我们未卜先知,是我们家有—位盲侠。

”噢,盲侠?盲侠是什么呀?大家都想来看,大力不答应——像看耍猴似的,估计人家盲侠不愿意!

羊草村人好说话,不让看就不看。

可是这话后来传到县长的耳朵里,县长听说有这么—位神奇的盲侠,坐立不安,一定要来看。

县长来,大力和二力不敢不接待,请进屋里,捧出大青花瓷盘。

盲侠坐在里面打盹儿,县长说:“这就是盲侠?”

“对,他就是盲侠。

县长哈哈大笑,说:“这是个木神呐,千年老树成的

你们小孩使唤不起,给我带走吧。

县长把盲侠带走了,大力和二力敢怒不敢言。

县长得到盲侠,好不得意。

听说盲侠喜欢走圈子,县长就把他用丝线拴在自己的帽顶上,盲侠现在可真像一头驴了,县长的帽檐就是他的碾道,一圈又一圈,没完没了地转。

县长走哪儿都把盲侠顶在头上,上饭馆也罢,在家里躺着烟也罢,招得大人孩子都来看,他得意洋洋。

但是盲侠不高兴了。

先不说别的,这个碾道太不舒服了,原来的盘子是周边高,中间平,安全好走:现在是中间高,四周低,走得不舒服,而且步步危险,要是没有丝线拴着,一下子就掉下去了。

有一天早上,盲侠坐在帽檐上,弹着三弦唱起来歌来:

“行走江湖多少年,谁知流落在此边。

丝线拴颈好气闷,一朝自由归山间!”

县长不理会。

翻着眼珠问盲侠:“盲侠,听说你未卜先知,也不给我显个手段。

来,唱一个!”

盲侠拨动三弦,又唱:“一街行人个个忙,一匹劣马运秋粮。

一惊一乍奋蹄起,撞翻临街照壁墙。

县长一听,撞翻临街照壁墙,这不是要出事吗?他立刻带人到街上去,一看,街口真有一堵照壁,上面贴着些县里的公文,墙下围着些乞丐。

县长喝令手下的人,把乞丐赶走,又叫街上的买卖人等靠边站,别把摊子摆在路中间。

小商小贩不知怎么回事,但是县长发下话来,只有照办。

到了下半天,有一辆运粮的马车路过街口,有个穿红衣的小孩在马头前一过,马忽然惊了,拉着粮车在街道上横撞。

幸好大家早有防备,街中间没摆摊儿,行人躲得快,也没出啥大事。

到了照壁那里,车刮着墙身,轰一声,照壁倒了……

经过这一回,县长对盲侠佩服得五体投地,一时也离他不得,一天到晚戴在帽檐上,随时有事随时问:盲侠我做这个行吧?盲侠我做那个行吧?盲侠有时缄口不语,有时用三弦子弹唱给他听。

有了盲侠之后,县长做事样样顺利。

县长听说盲侠喝酒,就把最好的酒拿来给他喝。

盲 侠喝着好酒,却还不如从前满足。

他弹着三弦唱道:“葡萄酒,夜光杯,不如高粱烧酒美。

大力殷勤二力好,县长何日送我归?” 县长说:“你老实给我呆着,指点我趋吉避凶,升官发财,想要什么酒我都给你弄来。

怕盲侠私自跑回大力二力那儿,县长把丝线换成了银链。

有一天,盲侠唱道:“有位大人微服来,王家酒楼傍窗台。

好酒好菜好招待,升官发财指日待。

县长一听,大喜,立刻带人到王家酒楼去。

还不到饭点儿,楼上没什么人,只有一位男子凭窗独坐。

县长上前,热情招呼,叫酒叫菜陪着吃喝,又夸耀本县被他治理得如何如何好。

男子微笑不语。

到了晚上,县长又把男子接回家里,布置美客房,让他安歇,还把家里老婆孩子都叫出来,给那男子认识。

那男子像太上皇似的,在县长家里住了好些天。

有一天,盲侠一早又弹起了三弦子:“有位强盗杀京官,盗了文书过此边。

立功机会全在此,痛施棍棒加老拳。

县长一听大喜,转运的时候到了。

捉住强盗,立下大功,家里这位大员一瞧,还不让我升官吗?县长立刻带足了人,到处巡查,不多时,查到一支队伍,香车宝马,男女济济,说是赴任的新省长路过此地。

县长把队伍拦住,二话不说就命人打。

棍棒之下,鬼哭狼嚎。

有一个胖子高喊:“我是新上任的省长,我有文书!”县长把文书一扯两半:“狗屁文书,这玩意儿要多少我有多少。

给我狠狠地打,打死这帮强盗!”

一伙男女被打得半死,后来押入大牢。

县长写文上报,邀功请赏。

过了几日,赏下来了:几个大耳刮子——长官咆哮: “那是真的省长,你吃糨糊长大的?”

县长傻了眼:那家里的大人?

家里的大人是强盗! 升官发财,什么指望也没有了,革职是轻的,只怕还会坐牢。

县长恨死了盲侠,他把帽子摘下来,盲侠坐在帽檐上还在唱:“莫怨天,莫怨地,要怨只怨你自己。

多吃猪油糊了心,良心掉在尿盆里……”县长吼道:“还唱!我让你给阎王爷唱去!”他解下银链子,像掷炮仗似的,把盲侠往砖地狠命一掷,盲侠像钻天猴似的,咻一声,蹿到云里,不见了。

县长被押走的那天,大力和二力也不见了,听说他们找盲侠去了。

不知有没有找到,羊草村人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很多年后,江湖上出现两位弹三弦子的大侠,一个叫大力,一个叫二力,自称是盲侠的徒弟。

至于盲侠本人,再也没人看到过。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