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事件 住在废弃医院的时候

住在废弃医院的时候

第一次在这投稿…这俩天看了很多这里的文章,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自己的经历写下来,大家也就当个乐看吧。

我父母都是无神论者,没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永远不会相信所谓的鬼神。

哪怕听到别人说的吓到自己都不敢睡也不会信,其中就包括以前的我。

小时候家里不富裕但也不是很穷,那个时候我还是在上小学,爸妈在我们这边的一个小学旁边一公里左右的地方开了一家幼儿园。

那个时候觉得当时的“家”很大,一共4层楼,每楼有9个房间。

一到3楼是住址,4楼是一个特别大的厅。

为啥用厅来形容,是因为那里像废弃的歌舞厅,又像会议厅,又像表演厅。

房子后面被围墙围起来了,空出来的地方有一颗很大很大的树,将近跟楼顶持平。

树底下全是各种杂草和垃圾,大概有150平那么大,但是我们从来不去,在那住了6年我都从来没去过。

偶尔听到大人聊天把幼儿园选择租在这是因为租金出奇的便宜。



夏天的时候走进去一口大厅你会觉得真的跟开了空调一样的,很多人都会有一个想法,是不是阴地都特别凉爽,我告诉你是真的。

小时候不懂还很奇怪这个事,有次下午还特意在门口一进一出的感受这个温差。

因为进门后右边是出去的地方,并不是封闭的,只有一楼有大厅,二楼是个大阳台,三四楼就没有了。

可能会说的有点乱,第一次投稿,只是想起了什么就写什么。

我们当时住在三楼,我一个人一个房间,我爸妈一个房间。

每次最痛苦的时候就是晚上上厕所。

因为楼层是一个凹字形,我们住左边里面,厕所在右侧里面,中间一排是3个废弃堆满杂物的小房间。

晚上路过那里,往房间里看里面特别阴森,后面路灯照着树的倒影打在房间顶上,总会把影子想象成各种妖魔鬼怪。

在这住了6年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下面是我唯一一次真正亲眼见到的。

小时候睡觉都很早,晚上8点半左右就睡了。

有一次半夜被尿憋醒了,在床上忍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去厕所,因为去厕所很远,还要经过那三个阴森森的房间。

晚上很安静,特别安静,我起来后迷迷糊糊走向厕所。

因为穷,小时候家里没装空调,用的还是吊顶的风扇。

小时候还总想会不会掉出来把我头削了。

走在走廊上风吹在身上感觉很凉爽,但是一路吹的走厕所就感觉很冷了。

上完厕所人还抖了一下,解决完尿意就准备回去,那个时候已经清醒了很多。

走在凹字形走廊就有些怕,走出厕所那条路右拐。

经过三个房间的时候,自己就有些怕,突然感觉有人重合着我的走路声音。

跟我一摸一样的步伐,在我后面响着。

感觉是俩个脚步声重合在一起的声音,那个时候脑子里突然想起来,不知道在网上看到还是别人跟我说的,晚上感觉后面有不干净的东西千万不要回头,人有三把火,一回头火灭了就完了。

想到这里我其实是又紧张又害怕又兴奋,很难形容当时的感觉。

我就仔细去听我的脚步声,仔细一听,真的感觉后面有人踩着跟我一样的步伐在后面走。

我当时是真的很想很想回头,但又很怕,于是我当时不知道怎么脑子一抽,想从裤裆底下往后看。

当时想这样应该没事吧,火在肩上和头上,我从裤裆看不算回头。

我刚低下头看自己脚,稍微往后看一点我就看到一双脚,真的一双特别特别白的脚,没穿鞋,在我脚后跟十厘米左右。

我当时脑子真的就嗡一下,耳朵瞬间耳鸣。

我清楚的感受到瞬间从脚发凉凉到头,鸡皮疙瘩从脚一路起到了头上。

我在那里整个人愣了2秒钟,瞬间被无边的恐惧淹没,我拔腿就跑。

刚开始跑人差点摔倒,感觉脚都是僵的。

当时连哭都忘了,喉咙感觉被人掐着一样叫都叫不出来。

我跑到尽头,右拐又跑到尽头我爸妈的房间,整个人跟崩溃了一样,边拍门边尖叫。

我双眼一直盯着走廊尽头的拐角,好怕好怕那个鬼突然出现在那里。

我能听到我爸妈边起床过来开门,很着急的问“怎么了”的声音。

我感觉等我爸妈来开门的那么几秒钟和从走廊跑过来的那段期间,是我这辈子最难熬的一段时间,感觉我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几秒过后,我爸打开门的一瞬间,我才感觉我回到了真正我的世界。

我爸一开门,我整个人瘫倒在门口。

我爸把我抱起来把我放在我妈的旁边,问我怎么了,我当时整个人就跟丢了魂一样,也不说话。

我妈就说家里是不是进贼了,让我爸去看。

我爸从房间走出去的那一刻我真的觉得我爸回不来了,我感觉我已经失去了我爸。

我爸出去后,在门口的厨房拿刀去外面检查了一圈,大概过了10分钟左右才回来。

当时我心里真的很愧疚,觉得我把我爸害死了。

我边哭边求我妈说外面有鬼,让爸爸快点回来。

我妈以为是家里进贼了把我吓到了,一直在安慰我说没事没事。

我一直哭到浑身无力,最后看到我爸回来了才停止了哭声。

我爸回来就跟我妈说没人,门也是好好的,我妈就说没事的让我今晚就跟他们一起睡。

我突然就觉得好困一闭眼就睡着了。

第二天跟我爸妈说这个事情的经过,我爸妈都边笑边说没事,估计是因为害怕产生的幻觉。

不过我心里也清楚,站在我身后的那双惨白的脚历历在目,而我爸妈那勉强强装出来的笑容让我觉得他们肯定知道些什么。

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提过这个事,我也再没有在晚上去过厕所,让我爸妈给我买了一个痰盂子,从那以后晚上都只在房间上厕所。

在我高中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小学时住的那栋楼曾经是个打仗时的医院,死过很多人,很多没人认领的尸体都是直接埋在房子后面那颗大树下。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