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阴兵”过路

宇宙万物皆有灵,人更是如此。

为何我要在阴兵两个字上加了双引号,因为我遇到的阴兵并非阴曹地府所派来的执行任务的队伍,而是战死沙场的真正的军队。

2013年夏天,在命运的驱使下我来到了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镶白旗南部的一片草原里做地址勘探工作,我们工作的地方是一片石头山丘,被大草原包围着,离有人居住的最近的地方有15公里,距旗里有四十公里,我们在工作地搭建了三间临时彩钢房,平常工作居住都在那里。

打探钻的队伍一个月后完成了工作,大部队就离开了。

当时需要一个人留下来看管岩芯,我就主动请命留在那里,因为我喜欢和大自然接触,我也不惧怕孤独。

就这样,我和一辆皮卡车就在了这草原里。

没有电,没有手机信号,每天陪伴我的就是风声、鸟叫声,我渐渐的习惯了这一切,而且沉醉其中。

不过,我平静的心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被打破了。

中雨在大风的鼓舞下变得略显疯狂,雨点打在薄薄的彩钢板上噼啪作响,风吹进房间的各种缝隙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口哨声。

我一个人点着一根蜡烛,坐在房间里看书。

我突然听到隔壁的房门打开的声音,我没有在意,以为是风吹的,后来又听到房间里的杂物发出的磕碰声,我顿时头皮发麻,一股凉气从脚底直窜头顶。

我屏住呼吸,放下手中的书,僵直地坐在床上,鸡皮疙瘩凸显在手臂上,但此时隔壁有没有了动静,我长出一口气,躺在了床上。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风雨渐渐小了一些,我的心也平静了很多,准备入睡。

可突然间门外传来了整齐的脚步声,非常清晰,就像一只军队在门前行军。

我在惊恐中碰到了桌子,桌腿摩擦地面发出了吱的一声。

这个时候外面的脚步声突然变小了,但是还在前进,人数很多,仿佛感觉打扰了我,很不好意思的情形。

可能也就过了一分多钟,脚步声就渐行渐远地慢慢消失了,可我就像过了一年似的,依然沉浸在惊恐中。

一夜未眠,天刚蒙蒙亮,我便开上皮卡车来到附近的村子里,村子里有个老头在喂羊,我激动的向他讲述昨晚发生的事。

老头很平静的告诉我,以前那个地方是个古战场,金灭辽的时候,他们这里驻扎了十多万辽兵,最后全战死沙场了,他们以前放养的时候,还能捡到弓箭的箭头。

听到这,我的心情也平静下来了,忽然觉得昨天晚上的那支“队伍”很讲究,怕打扰到我,故意放轻了脚步。

他们就是战死沙场的士兵,一千年了,他们的灵魂还在这里驻守着,巡逻着,时刻准备着战斗,无法轮回超脱,在这结界里,他们是多么的痛苦和孤独。

我随即开车来到旗里,买了两大包纸金元宝,拿回石头山上给那些在这里驻守了千年的将士们烧去了。

我们能在这里相遇即是缘,千年的缘分,未相见乃是互相体谅。

后来,我在石头山又住了两个月,再没有任何灵异之事发生。

在此,再次祈祷那些将士们早日脱离结界,入轮回之境!



我们无论在那个维度,人性使然,已善对万物!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