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人肉包子铺1

(一)

67年夏天,位于某县城内火车站口旁边,有一家新开的包子铺正式开业,这家店铺看上去不是很大,生意却十分红火。

十里八乡的客人,每天一大早就会到这家包子铺门前排着队买包子。

包子铺的老板是一对年纪大约有四十多岁左右的中年夫妇,包子铺的男老板是一个好吃懒做,且爱赌博的赌鬼。

男老板名叫王志,为人脾气暴躁,早些年在老家的时候因为和街坊邻居发生了一点口角,失手用菜刀将对方砍成了重伤,然后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只好偷偷的跑回了乡下躲避一段时间。

由于当时的通讯设备不是很完善,警察也一直没有找到王志的下落,时间一晃过了两年多,王志的这件伤人案便很快被撤销了。

王志这两年一直在乡下生活,王志在没有开这家包子店铺前是一个出租车司机,每天起早贪黑一个月下来,只是仅仅挣了千八百块钱。

王志这个人十分好赌,这也是他唯一的嗜好。

有时王志开着车在街上拉客的时候,路过路边赌博摊时,便会心痒难忍,走下车前去赌上两把,一心想要赢大钱的他,却往往输得兜都比脸干净。

赌博向来都是十赌九输,每次王志都输得连一毛钱都不剩,便一脸垂头丧气的样子回到出租车上。

王志伸手抽出一根烟叼在嘴上,心里顿时有些犯嘀咕。

没想到这才刚出车,兜里的钱都被自己输光了,家里还有妻子和孩子要养活,这下可把他愁坏了。

王志曾经试着向单位的同事借钱,可是同事都知道他的人品,向来都是有借无还,更何况还是个赌徒,谁还敢借他一分钱。

为此王志每次输光了钱都会工作到后半夜才回家,其中的原因也怕自己回家的时候,妻子向他索要每天挣的工钱。

王志很爱自己的老婆刘琴,要说是爱,倒不如说是妻管严虽然王志这个人脾气不好,常常与外人发生争执,属于沾火就着的主,但是他唯独就怕自己的老婆。

这也算是一物降一物吧。

当年王志为了这个妻子也算是吃了不少苦,最后用自己积攒下来的多年积蓄开了一家包子铺,以这家店铺作为聘礼,才把刘琴娶进自家门。

(二)

王志的妻子刘琴,当时也是因为看王志是干开出租的行业,虽然挣得少些但是也算是个稳定工作,他的妻子也就答应下嫁给了他。

王志缓缓发动起车子,百般无聊般在大街上闲逛,此时已经面临深夜,大街上的行人稀少,不过要想在这个时间段捞些外快也不是不可能。

当时县城里有一家名叫红火的舞厅,这家舞厅在当时可算得上是一流的娱乐场所,不论男女老少,还是穷人富人,每天只要一到深夜,便会聚集在这家舞厅内,这里龙蛇混杂,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有时候也会碰见一些有钱人给点小费,比起白天开车挣的钱,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这一晚就可以把输光的钱挣回来。

而且每天在舞厅出入的人都是一些有钱不顾家的人,当然像这样五毒俱全的娱乐场所,里面自然也少不了很多陪酒小姐等着这些辉金如土的老板带她们出去过夜。

王志每天都与这些人接触,时间长了自然而然就受到了熏染,王志每天都幻想有一天也能像这些有钱人一样,能够有一天揣着大把的钞票,来到这里享受一次有钱人的潇洒生活。

这天深夜,王志依旧像往常一样准时在夜里十一点左右,把车停在这家舞厅门前,准备十二点接客。

王志一个人坐在车里抽着烟,眼睛时不时看向舞厅门口。

不料漆黑的夜空很不争气的下起了大雨,宁静的大街上只能依稀听到雨点掉落下来的沙沙声。

王志心里顿时有些烦躁不安,在这样一个迷离的深夜,不仅是挣钱的好时候,同时也是等待一场意外艳遇的最佳时间。

王志一口接一口吸着手中的香烟,心绪有些不安,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舞厅门口,突然眼前一亮,只见一名身穿吊带长裙,肩上背着黑色皮包,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直奔这边跑了过来,女孩伸手拉开车门走上了车。

王志丢掉烟头转过头看了一眼,王志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女孩,半晌问道:小姐去哪啊?

只见这女孩大概有二十七八岁左右,女孩的身上早已经被雨水浇透了,湿淋淋的长发松散的披在肩上。

不过女孩脸色有些苍白,让人觉得好像很冷的样子,女孩身体微微有些颤抖,自顾自将身体蜷缩在一起,双手紧紧抱着自己双腿。

女孩脸色苍白声音虚弱地说道:师傅…师傅您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王志想也不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很明显这个女孩的老毛病犯了,顿时浑身上下犹如千万只蚂蚁再爬一样,其痛苦生不如死。

怎么?有什么事你说吧。

王志脸色表现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心里却正在暗自幸灾乐祸,眼看着面前这只小羊今晚就要爬上自己的床,心里不免有些兴奋。

1/212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