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名落孙山”的故事

南宋年间,江南小镇上有这么两个读书人,一个叫孙山,一个叫张伍。

有一年夏天天气热,孙山就下河游泳,不料想腿肚子筋,眼看就要沉底了,幸亏张伍一个猛子扑上去把孙山救了上来。

这是救命之恩啊,孙山对张伍感激不尽。

后来他们在同一个私塾上学,两人的关系就像亲兄弟一样好。

孙山和张伍学习都比较努力,而且成绩都不错,还不到二十岁就都成了秀才。

少年得志,孙山还好,张伍就有点飘飘然找不着北了,经常跟别人吹嘘:“就我跟孙山哥的学问,那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来年乡试榜上一定是他老大我老二。

这里先解释一下古代的科举制度:刚读书的人叫童生,考上童试的叫秀才,秀才考上乡试的呢,叫举人,举人再考会试、殿试。

乡试是一年一次,在省城开考。

张伍和孙山一商议,两人也去赶考吧。

孙山家里比较富裕,带足路费就可以上路,可是张伍家里只有五十多岁一位老母,还患有心疼病,平时靠种几亩薄田度日,这个盘缠路费还真有点难办。

这时孙山就说了:“张伍老弟,这个路费我替你出了,咱们反正是结伴而行嘛。

”想不到张伍还挺硬气:“没事,这点钱我拿得出,你就放心吧。

张伍家有两只祖上传下来的玉镯,能值几十两银子,他跟老母要其中一只玉镯,去当铺当了作路费。

他是这么跟说的:“孩儿的学问您是知道的,去乡试不拿第一也是第二,中了举人国家给供养,这镯子不难赎回来。

”张伍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只知道儿子整天之乎者也,一副很有学问的样子,结果就很痛快地拿出了一只镯子。

两人结伴赶考,最后的结果是,孙山考上了乡试最后一名,张伍呢?他瞪圆了两个大眼珠子,把个榜文翻来覆去地看,没有!其实这也很正常,他虽然在当地算是学问不错,可参加考试的是全省英,他这点学问就有点不够看了。

孙山中了举,别看是最后一名,可也是货真价实的举人老爷啊,自然是兴高采烈。

张伍哭丧着一张脸,孙山就劝他,咱们还是先回去吧,明年再来考也不迟。

没想到张伍的倔脾气上来了:“我这样子怎么回去见老啊,我连她的镯子都当了,就这么回去,她的心疼病一旦发作就麻烦了。

反正明年还会开考,我就住在这里苦读一年,考中了再见她老人家。

孙山见他这么说,只好一个人回去了。

回了家,孙山家中自然又是一番热闹,本地不少亲朋好友上门贺喜。

可热闹还没过去,张伍的老就上门了,张嘴就问孙山:“我家张伍考得怎么样?”孙山一下子就头大如斗,这该怎么说呢?这要实话实说,张伍有心疼病,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心绞痛啊,一着急上火就可能休克。

可是就这么编假话,骗老人也不忍心不是?

也亏了是孙山,脑子好使啊,想了想就吟出两句诗:“解名尽处是孙山,贤郎更在孙山外。

” 意思就是说,我孙山就是榜上最后一名了,您家张伍还在我后头,就是没中。

可张伍一天书都没念过,听不懂啊,就问孙山是什么意思,孙山哪肯多说,借口要接待贺喜的客人,躲开了。

张伍看这情景,就转脸问旁边一个本地读过书的宾客。

这位宾客酒喝了不少,刚才孙山的那两句诗他都听见了,见张伍问就要来个实话实说,幸亏不远的孙山又使眼色又打手势,他就明白了:“这个、这个嘛,刚才举人老爷的两句诗做得很好啊,简单来讲就是你儿子——中了!”

中了?张伍这个高兴劲就甭提了,可转念一想,儿子中了干吗不回来?她回头又找上孙山了:“孙山哪,你跟我说实话,张伍中了举是天大的好事,他为啥不回来?”孙山心里直埋怨刚才那个宾客,使眼色是让你含混过去的,慢慢的老太太不就明白了吗?你这一说假话不要紧,现在我得给你圆谎,不然我再说没中,老太太还是受打击啊。

想了想,孙山说:“张伍兄在省城忙啊,很多朋友请他吃饭、贺喜啥的,过些天就会回来的。

张伍觉得也对,现在儿子是举人了,应酬多一点很正常。

接着她又问供养的事:“我家张伍中了举,那我就可以吃皇上给的供养粮了吧,可这粮食在哪呢?”

南宋的科举制度有规定,中了举人国家是给供养的,大多时候是谷米粮食。

这供养粮还真有,不过是孙山的,张伍没中举哪有粮呢?孙山一想,得,自己反正不缺这几石粮食,干脆给了她吧。

张伍粮食在手,心满意足地回去了,孙山心里说:张伍啊张伍,你躲在省城倒省事,把这个烫手山芋交给我,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没想到才安稳了一个多月,张伍又来了。

这一回她背着个小包,对孙山说,张伍在省城应酬再多,现在这么久了也该回来了吧?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在外面实在是放心不下,她要独自去省城找儿子,要孙山说出张伍究竟在哪儿!

孙山这个急啊,心说您老连路费都没有,怎么去省城?再说了,您到地方一看,张伍还是秀才一个,多半会犯病。

不行,这个谎得继续往下编!想到这里,孙山就说了:“您来得正好,张伍虽然没回来,但他托人捎来一封信,知道您不识字,就直接交到我这里,由我转交。

既然有信来,张伍就踏实多了,她急忙说:“那你快念念信,我听着。

好一个孙山,肚子里是真有学问,当下拿出一张写满自己诗文的纸,装模作样放在眼前就念开了。

词儿都是现编的,什么注意身体、早睡早起,孩儿在外,不劳挂心等等。

最后又说,张伍在省城拜了一个老师研究学问,一年半载还回不来。

这一番话编出来,连个磕巴都没有,不由张伍不信。

她要过这张“家信”欢欢喜喜地回去了。

孙山擦擦脑门子上的汗,心说张伍你还是快点回来吧,就这么骗下去迟早要穿帮啊。

一晃就是大半年,孙山正在家里读书呢,忽然有家人来报,说张伍找不到剩下的那只玉镯,竟然前往县城报官去了!孙山一听就急了,因为本地所有中举的人都在县衙有备案,而且照官场辨矩,举人的父母到了县衙都要设座位的。

张伍到了县衙一旦摆起举人老的谱,知道张伍没中举的真相还罢了,搞不好还要挨板子!

孙山匆匆忙忙赶往县衙,到地方一看,只见大堂下边跪着张伍的邻居,旁边放着所偷玉镯,看样子这案子审完了。

但让他吃惊的是,张伍竟然坐在大堂一侧,还真有个座!

这是怎么回事?正在疑惑,县太爷看见他了,打招呼让孙山进府详谈,同时派人送张伍回家。

在府内,县太爷笑呵呵写下十四个字:解名尽处是孙山,贤郎更在孙山外。

然后说明原委。

原来县太爷前天微服私访,偶然在街上见到了张伍

张伍娘爱显摆,拿着孙山给她的“家信”给别人看,说儿子中举云云。

街坊大多不识字,但县太爷一看就知道有蹊跷,就详细问了张伍来龙去脉。

张伍不错,不但讲出了前后经过,还依葫芦画瓢说出了孙山的那两句诗。

县太爷听了暗自感叹。

故此,张伍来打官司,他就给张伍设了座,没有说穿这件事。

“名落孙山”的故事到这里就算结束了。

其实张伍后来还是中了举,张伍也成了名副其实的举人老,这是后话就不提啦。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