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民间故事 半两蔗糖

半两蔗糖

初试肖生

清朝乾隆年间,江南泾县县城里,有一家“高记”杂货店,掌柜名叫高松龄,他有个女儿,出落得花容月貌,上门提亲的媒人众多,可高松龄却都婉言谢绝。

原来,在高松龄的心里头,已经有了未来女婿的人选,可令他感到烦恼的是,人选不是一个,而是两个:“肖记”杂货铺的少掌柜肖永春、“鲁记”杂货铺的少掌柜鲁家奎。

肖家和鲁家,曾先后请了媒人,去高家说亲,而高松龄对那两位长得高高大大、一表人才的小伙子,也都很满意。

所以,他决定选最擅长做生意者做女婿,日后女儿就不会受苦受累了。

主意拿定,高松龄当即赶到了“肖记”杂货铺,问肖永春,愿不愿意与他一道,去青县采购麻绳。

肖永春自然求之不得。

县盛产黄麻,价格便宜,卖麻绳的铺子遍布大街小巷。

高松龄与肖永春很快便选定了一家店铺,谈妥了麻绳的价格,那家店铺的掌柜便让伙计们将麻绳搬出了铺外。

麻绳的卖法是按重量算钱,那家店铺的掌柜,拿出一杆大秤,正要给那些被搬出店铺的麻绳称重量,肖永春抬头望了望日头,道:“先别忙着称重量,眼下时已过午,容我等吃过午饭,再称重量不迟!”

在那家卖麻绳的店铺的旁边,有一家饭铺,肖永春说完话后,便迈着大步进了那家饭铺,高松龄领着那四位伙计,也进了那家饭铺。

简简单单的一顿饭菜,众人竟吃了半个时辰。

接着,肖永春又领头喝起了茶水,并不时地向那些被散放在街上的麻绳望一眼。

喝了半个时辰的茶水后,肖永春忽然道:“这下不会吃亏了!”说着,他就走出了饭铺,与那麻绳铺掌柜一道,称起那些麻绳的重量来。

麻绳铺掌柜冲着肖永春叹了一口气:“我算是服了你了!唉……”

称完重量、付过银钱之后,一行人赶着马车往回赶。

在路上,一位伙计忍不住问肖永春:“肖少掌柜,刚才您为何不马上为麻绳称重量,而是急着去吃饭、喝茶,并吃喝了整整一个时辰?”肖永春回答道:“麻绳铺的掌柜,为了多称些重量,已事先给那些麻绳淋了水,咱们要是当时称了重量,岂不要吃亏?所以,我便故意拖延时间,好让日头把那些被放在街上的麻绳晒干……”

在一旁的高松龄听了,微微一笑,心说:这肖永春,确实是一把做生意的好手!不过,若是就此把婚事定下,那对鲁家奎便显得不公平,待我也观察鲁家奎一番,再做定夺。

再探鲁郎

回到泾县城里,已是满天星斗。

第二天上午,高松龄来到了“鲁记”杂货铺,问鲁家奎愿不愿意与他一道,去青县采购棉花。

鲁家奎一听,也是满脸兴奋。

次日上午,高松龄与鲁家奎领着伙计,乘着马车,赶到了青县县城,寻了一家卖棉花的店铺。

仔细看过棉花的成色、干湿,并过秤、付过银钱之后,高松龄与鲁家奎让伙计将棉花搬上了马车。

望着忙出了汗的鲁家奎,高松龄不免有些失望:鲁家奎做起生意来,虽然也很熟练,但比起肖永春那将计就计的表现来,似乎稍逊一筹。

就在这时,鲁家奎忽然走进了旁边的一家店铺。

鲁家奎去那儿干什么?高松龄正在纳闷,鲁家奎已回转身来,道:“高掌柜,我刚打听过了,青县的核桃价钱便宜,而我们采购的棉花重量轻,若是采购些核桃,马车肯定能载得动。

”高松龄听了这话,先是一愣,然后连连点头。

采购完了核桃,一行人启程往回赶。

一路上,高松龄都在想:别看鲁家奎年纪轻,但他在做棉花生意的同时,眼里还盯着另一桩生意,难得啊!他比起肖永春来,可谓各有千秋、不相上下啊……

两次青县之行,不仅没能让高松龄打定主意,而且让他更加拿不定主意了:两位小伙子都如此出色,究竟该选谁做女婿呢?

最终,高松龄决定把两个小伙子都叫上,去做同一趟生意,看看他俩做生意的表现如何。

才俊相较

当天上午,高松龄叫上肖永春与鲁家奎,去南陵县采购蔗糖。

到了南陵县,高松龄与肖永春、鲁家奎一道,寻了一家蔗糖作坊,然后,仨人各自拿起一把大铁勺,从那家作坊的蔗糖堆里,取出蔗糖,细细地看起成色、纯净度来。

看过之后,仨人对那家作坊的蔗糖都感到非常满意,并很快就与那家作坊的掌柜,谈妥了买卖的价格。

称过重量之后,蔗糖被装入了一只只罐子之中,然后,罐子被搬上了马车。

结账时,高松龄与肖永春很快便付清了银钱,而鲁家奎却对作坊掌柜道:“请你把我该付的银钱,重新算一下。

”作坊老板将账本一摊,道:“鲁少掌柜,我算的账可没错啊!吧吗要重新算一下?”站在一旁的高松龄,也感到很纳闷:重量已经称好、价钱已经谈妥,此时要重新算账,鲁家奎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鲁家奎一脸认真地冲着作坊掌柜道:“请给我购买的蔗糖的重量,加上半两。

”作坊老板不禁感到更加奇怪:“干吗要加上半两蔗糖?”鲁家奎指着地面道:“那是因为,我在察看蔗糖时,风把铁勺里的一些蔗糖,吹落到了地面上,大约有半两重量,而这半两蔗糖,我应该付账,所以,请你把这半两的重量算上。

作坊掌柜这才恍然大悟,于是提起笔,在账本之上,添上了半两的重量,而鲁家奎随即付清了银钱。

高松龄正在心里感叹:难得鲁家奎如此细心。

却听肖永春嘀咕了一句:“小题大作!”

一行人赶着马车,踏上了回程之路。

马车刚驶出南陵县县城,蔗糖作坊的一位伙计,忽然气喘嘘嘘地追了上来,把一大块白布,扔到了鲁家奎的马车上,大声道:“鲁少掌柜,我家掌柜见今日的风向吹得不对,可能会下雨,于是,他特意让我把这块白布送过来,给你作防雨之用!”说着,那作坊伙计便转身走了。

高松龄把那作坊伙计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他不禁感到奇怪:明明是三辆马车,可作坊掌柜却只让伙计送来一块白布,并且偏偏送给了鲁家奎,这是为何?但很快,他便明白了过来:鲁家奎付了那半两蔗糖的银钱,所以,那作坊掌柜便对鲁家奎另眼相看,并投桃报李,命令伙计送来那块白布给鲁家奎。

真是天有不测之风云,傍晚时分,三辆马车驶近泾县城时,天空中忽然乌云翻滚,下起了瓢泼大雨,高松龄不由得暗暗叫起苦来。

原来,他采购的蔗糖虽然被装在罐子里,罐子上还盖着盖子,但盖子没有密封,雨水能够顺着盖子与罐子之间的缝隙,流入罐子之中……

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己的杂货铺,高松龄连忙查看起了他的那些被装在罐子里的蔗糖,发现被雨水浸泡融化的蔗糖,竟有五十斤之多。

第二天上午,高松龄听说肖永春所采购的蔗糖,也被雨水浸泡融化了五十多斤,而鲁家奎采购的蔗糖,却无一点儿损失,因为下雨之时,鲁家奎把作坊掌柜送给的他那块白布,严严实实地盖在了那些装着他所采购的蔗糖的罐子之上。

那块白布不是普通的白布,而是被桐油浸泡过,能够防雨,所以,鲁家奎马车上的罐子里,没有流入一滴雨水。

半个月后,高松龄将闺女许配给了鲁家奎,因为他认为,鲁家奎比肖永春“技高一筹”:鲁家奎做生意除了也不吃亏之外,还能为对方着想,让对方也不吃亏,从而赢得对方的投桃报李,而那才是做生意的最高境界……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