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未解之谜 八尺大人:日本都市恐怖传说 身高八尺专门对年轻男性下手

八尺大人:日本都市恐怖传说 身高八尺专门对年轻男性下手

父亲的老家是在离家里开始约不到两小时车程的位置。

虽然是农家,但我很喜欢那里的气氛,高中时就骑脚踏车去。

所以不管是暑假还是寒假常常一个人过去玩。

爷爷和奶奶也是说「终于过来啦」来高兴地欢迎我。

但是,从高三最后一次去开始,已经有十年没有去过了。

绝对不只是「没有去」,而是变成了「不能去」,为何是这样子呢。

父亲的老家是在离家里开始约不到两小时车程的位置。

虽然是农家,但我很喜欢那里的气氛,高中时就骑脚踏车去。

所以不管是暑假还是寒假常常一个人过去玩。

爷爷和奶奶也是说「终于过来啦」来高兴地欢迎我。

但是,从高三最后一次去开始,已经有十年没有去过了。

绝对不只是「没有去」,而是变成了「不能去」,为何是这样子呢。

刚进入春假的时候,天气很好让我想骑车去爷爷家。

虽然还是有点冷,但坐在院子旁暖和地很舒服,就这样放松下来,然后,

「波波、波波波、波、波…」

听到了奇怪的声音,不是机械般的声音,感觉像是人发出来的声音。



那个是浊音还是半浊音,好像感觉两者都是。

在我这样想的时候,院子围墙上看到一顶帽子。

并不是摆在围墙上,帽子就这么横向移动,直到围墙边缘。

在那里看到一个女人,帽子戴在那女人头上。

女人穿着像白色的连身裙。

但是围墙大概有高两公尺,能从那围墙露出头的到底是多高的女人…

在我惊讶的时候,女人继续移动出我的视野,帽子也消失了。

然后,不知道何时「波波波」的声音也消失了。

那个时候,只认为是本来就很高的女人穿着超厚底鞋,或是穿高跟鞋的女装男而已。

在这之后,到客厅喝茶时,和爷爷与奶奶谈到了刚刚的事情。

「刚刚看到了好高的女人,是女装男吗」

这样说得到的回到也只有「嘿~」

「身高超出围墙,还戴着帽子发出『波波波』的怪声」

讲到这里,两人的动作停止了。

不,是十分突然地停止。

接着,「什么时候看到」「在哪边看到」「怎样比围墙高」

爷爷表情看起来在发怒般地问问题。

在爷爷的气势下回答了问题后,爷爷突然沉默地走向走廊的电话,是要给谁打电话吧。

因为纸门被拉上,不知道是在说什么。

奶奶看起来好像失神地在发抖。

爷爷打完电话后,回来客厅,

「今天就给我住下来。

不,是变成不能让你回去了」

好像是发生很不得了的坏事。

可是不管怎样想都想不出来,那个女人并不是我想要去看的,

是在那个地方出现。

然后,「婆婆,后面拜托你了,我去接K桑过来」

留下这话,爷爷开轻卡出门了。

我小心地向奶奶问问题。

「你好像被八尺大人盯上了,爷爷会做些什么的,所以什么都不用担心」

这样声音发抖地回答我。

在爷爷回来前,奶奶开始慢慢地向我说这个故事。

在这附近存在一个叫做「八尺大人」的灾厄。

八尺大人外表是个高大的女人,和名字一样身高有八尺。

会发出像男声般的「波波波波」奇怪笑声。

有的人看到的是穿着丧服的女人,有的人看到的是袖口长于双手的老婆婆,

穿着年轻服饰的老人等各式各样不同的面貌。

但都有共通是异常身高的女性与发出恶心的笑声。

以前有个传言是跟着旅人凭依而来,但并不确定。

在这个地区被地藏封印住,而没有移动出去。

被八尺大人盯上的话,数天之内就会被杀掉。

最后的八尺大人被害人是出现在约十五年前。

虽然这些是我后来才听说,八尺大人不知为何无法移动的理由不只是被地藏封印住,是在村子边界有在祭祀地藏的样子。

为了防范八尺大人的移动,人们在村子边界东西南北共设有四个地方的样子。

为何会让这东西留在村子里,似乎是和周边村子达成协议的样子,例如水利的优先权之类的。

之后十年都没有出现过八尺大人的被害者,以前的人应该是觉得订下很好的协定吧。

听到这样的事情,感觉毫无真实感,这一定的吧。

在这时候,爷爷带着一位老婆婆回来了。

「变成辛苦的事情了,现在你就拿着这个」

叫K桑的老婆婆这样说着,给我一个护身符。

之后,和爷爷一起到二楼去,在做些什么。

奶奶就这样一直和我在一起,我去上厕所时也跟着,不让我把门完全关起来。

到这时候我才开始有感觉到「好像是什么不太妙…」

一阵子后我上了二楼,进到一间居室。

那里的窗户全都用报纸遮住,并在上面贴了护符,四个角落放了盐堆。

以及有用木头做了箱型的东西(不能被称作祭坛),上面放了个小佛像。

再来,准备了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两个尿壶,是要我在这里面解决吧…

「很快天就要黑了,听好了,到明天天亮前都不可以出来,如果我和奶奶有在叫你的话,你不要回话。

这样,到明天早上七点为止都绝对不可以出来,到七点的话你就出来。

已经和你家里联络了」

面对爷爷在说着时认真的表情,我只能默默点头。

「你现在有好好的保护。

绝不可让护身符离开身体,有发生什么的话就到佛像前面祈祷」

K桑这样对我说。

说是看电视也可以而开了灯,但也是心不在焉地在看。

居室被关起来的时候奶奶放了饭团和点心也没心情吃,就这样保持着布包起的原状放着。

在这样的状态下不知道何时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看到是深夜的节目,

确认手表,是过了午夜一点钟。

(这个时候还没有用手机)

正当我想着怎么在这么讨厌的时间醒来时,听到了窗户的玻璃传来叩叩的声响。

不是小石头撞到玻璃的声响,我觉得是用手在敲的声响。

没有办法判断是风的关系才有这样的声响,还是真的是有谁在敲,

我全力让自己相信这声音是风造成的。

冷静了点后喝了一口茶,果然是很恐怖,就把电视声音转到最大强迫自己看。

在那时候,听到了爷爷的声音。

「喂-没问题吗?害怕的话就别逞强好了」

我没多想就往门靠近,但立刻想起爷爷的话。

那声音又出现了。

「怎么了呢,来这里也可以喔」

尽管和爷爷声音十分相似,那个并不是爷爷的声音。

虽然不知道为何是这样,注意到的时候,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一撇眼看到角落的盐堆,从上面开始变成黑色的了。

我急向佛像前面坐去,紧握护身符开始努力祈祷「请救救我」

在这时候,

「波波波、波、波波…」

听到了这个声音,玻璃也发出了咚咚声响。

虽然可以明白他身高没有高到那里,

那个从下面伸手过来敲窗户的样子不可避免地出现在我脑中。

现在能做的事情,只有向佛像祈祷而已。

感觉夜晚无法结束,但还是到了早上,开了一整夜的电视传来了晨间新闻的声音。

画面角落表示的时间是七点十三分。

敲玻璃的声响,与那个声音在没注意到的时候停止了。

看来是睡着而失去意识的样子。

盐堆变得更黑。

以防万一,看了自己的手表也是差不多同样的时间,

我恐惧地打开了门,那里是很担心的奶奶和K桑。

奶奶流泪说着「太好了」「太好了}

到了楼下,父亲也来了。

爷爷从外面催促我「快一点上车」,出了院子,

那里有一辆厢型车,以及有几个男人在院子中。

箱型车可坐九人,我坐在正中间的位置,K桑坐在助手席。

院子里的男人全都坐进车里,全部九人坐满后,将我八个方向包围起来。

「辛苦你了。

虽然你可能会很好奇,但从现在开始闭上眼低头座着。

因为对我们来说是什么都看不到的,你却是可以看到。

在我说好之前不要张开眼睛喔。

坐我右边约五十岁的大叔对我说。

然后,由爷爷的轻卡领头,接着是我搭的厢型车,后面跟着父亲驾驶的车成一列出发。

车队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前进,时速大概没到二十公里吧。

突然间,K桑小声念着「这里就是难关了」,然后开始唱起了佛经。

「波波波、波、波、波波波…」

又听到那个声音了。

我紧紧握住从K桑那里拿来的护身符,照他说的闭上眼,

并低下头,但不知我为何眼睛有一条缝稍微看到外面。

进入眼里的是像白色的连身裙,那个跟着车子在移动,用那双腿跟着走吗。

他的头在车窗外面没办法看到,但是,像要往车内看的样子,开始出现了头往下的动作。

我无意识发出一声「噫」

「不要看」旁边的人吼一句

我急忙紧闭双眼,更强力握紧护身符。

叩、叩、叩

开始有了敲玻璃的声响。

周围搭车的人也发出了短短的「唉」还是「嗯」

就算看不见那个,也听不到那个声音,还是能听到那个声响吧。

K桑加强力量唱着佛经。

终于,感觉声响与声音停止的时候,K桑说出「漂亮的拔除了」

周围到目前为止都沉默的男人们都宽心地说出「太好了啊」

车子开到大路停下,我换到父亲的车子里。

父亲和爷爷对着其他男人低头鞠躬时,K桑到我身边说「让我看看那护身符」

看着仍无意识紧握的护身符,已经全部变成黑色了。

K桑说「虽然觉得没问题,但以防万一你还是拿着这个一段时间」

然后给我一张新护身符。

在那之后和父亲两人回到家。

踏车由日后爷爷家附近的人送回。

父亲也知道八尺大人的事的样子,对我说在他小的时候,

一位朋友被八尺大人盯上而丧命的事情。

也有人因为被盯上,而搬到其他土地去。

坐箱型车的男人们,全部都是和爷爷一族有关系的人,

也就是好像和我有极薄血缘关系的人们。

在前面走的爷爷与在后面走的父亲,当然和我有血缘关系,

那样做是希望尽可能稍微能混淆到八尺大人。

由于父亲的兄弟(伯父)没有办法在一夜内到这里,

所以让血缘关系较低但可立刻到这边的人来的样子。

但就算这样要立刻找到七位男人也仍是有困难,

以及比起晚上,白天会更加安全,而将我关在居室一晚。

在路上,最坏的情况是爷爷和父亲有了代替自己的觉悟。

然后,就像前面的说明,要我再也别有去那里的念头。

回到家,和爷爷打电话时,问那时爷爷有向我说过话吗。

但爷爷断言说没这回事。

果然是那个…

想到这,又再次冒了身冷汗。

八尺大人的被害人是成年前的年轻人,也有很多是小孩时遇到。

以及小孩或年轻人在极度不安定的状态时,如果是亲人的声音,就会放下戒心。

从那开始过了十年,到了要忘记那件事情的时候,出现了不好的后续。

「封印八尺大人的地藏被谁弄坏了,那好像是能通到你家的路」

奶奶打电话过来。

(爷爷在两年前过世了,当然不让我参加丧礼。

爷爷当时就算无法坐起身也是要我绝对不要去)

现在只能对自己说那只不过是迷信,但还是十分担心,

想到如果听到「波波波…」那个声音…

 

以上是八尺大人传说的来历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