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奇闻怪事

我的一些经历

我被妖怪磨得有精神分裂症,东北出马可能有些人知道,很多都是妖怪害人让那人出马,我就是其中一个。

之所以说我这些也是妖怪,就是因为它们使害我出马,害得我有病,这种的不是妖怪是什么。

当初是我奶的弟还不哥,在林中走,遇见一个老头在雪地里躺着,看他可怜,就把他弄回了家睡了一宿,结果后来那老头变成狐狸找到他,从此算是跟它们扯上了关系。

反正这妖怪跟我家扯上关系本来就不应该,我都怀疑那是种预谋,故意躺在那去谁家,而我家刚开始好像没去招惹它们,是后来一次又去管得,所以本来就应该跟我家没关系,还来我家找出马的,真是害人不浅。

说是当初它们让我奶那家米面都是满的,可跟我家没啥关系,我家本来看命也是应该富的,但好像因为它们的关系我家倒穷了,那狐狸先是找上我奶,磨我奶,让我奶总想自杀,我大姑去找人看,说是我家有那些狐狸害的,让我大姑弄个东西,据我所知当时整得就是弄个类似小房子的盒子,也不知道叫什么,而那个东西跟那帮狐狸有关系。

我小时候不知道保家仙是什么,以为是神仙,没想到有动物,其实那些是主要是狐狸黄皮子什么的,而且很多还是没修成的妖怪。

而从我奶的哥或弟那找到我,这更是拐外抹角瞎找人。

我就被它们害惨了,从小倒霉不说,而且还过得特别惨,大了一些更是,也是总想自杀,而且被磨成精神分裂症。

它们本来也有靠人身上阳气什么的修炼,所以估计也用我的阳气修炼过,所以我因为阳气弱倒霉不顺各种你们懂得。

我小时候想死,想到我爸妈因为我死就会难过,甚至可能去陪我,我一想到这也不敢死,再加上后来自己也不太敢自杀,而且好像也没自杀成功过, 记忆中可能有去阴间之类地方过,但后来又回来了,我也不太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抑郁想太多再加上别的刺激,我就愈加严重,最后得了精神分裂症。

我记得我从小到大就没真正意义上的好过过,到后来我有失眠开始,这病也就快找上来了,因为失眠越来越难受,还想得多,又受了一些刺激,得了抑郁症和自闭症,那时候还装作坏人,想让别人恨我,让我有勇气因为这事受不了而自杀,但是假坏人是当了,死是没死成。



后来我也难受的受不了,装作不孝顺的样子,也想让父母刺激我去自杀,结果不孝顺也做了,也没死成。

我们哈尔滨的初中一共四年,我后三年都在痛苦难受中度过,而且有时是某种特别极度的难受痛苦。

后来,2009年上了职高,因为家那修路需要住我大姑家,而那时一个像房子的盒子已经换成了保家仙和什么的黄纸,被我大姑家供了起来。

我那时感觉自己刚要过上好日子,结果在有一天看到了一个穿白大褂的外国人,我当时以为他不是人,被吓得不轻,而我记得我之前跟西方那头有说过什么,至少是用想法说的,我觉得那个人不是人所以害怕,再加上我以为我看到那个人就可能会死,所以吓得跑掉了。

反正见到他之后我日子又过的不好了,后来我姥去世了,我总觉得可能是我害得我姥去世,可当初我姥在我小时候几岁的时候吧,差点没死喽的时候,可能是我救了她。

后来我有了幻听,而且很难受,好像要死了的样子,身体也弱到不行。

在都快失去意识的时候我终于跟自己妥协去医院治病,虽然说我非常讨厌医院,也不想被诊断出有精神分裂症,使我以后的生活受到阴影,但因为我自己可能已经快管不了了,所以还是去了。

2009年12月1日,我去了心理中心治病,当时也发生了一些事,我在医院中也听到,也貌似看到过那些狐狸什么的,它们好像还说过什么,可能还哭了说我这病跟他们有关,说什么没治还是没治好我的病是它们的错,我记得是个母的声音说的,但是现实中这些事不清晰,我也忘得差不多了。

出院诊断是精神分裂症,在医院我就是抑郁自闭,不怎么说话,但大夫的眼里可能就是我在神游,不太清楚现实情况了,但不全是那样,我有时知道怎么回事但因为习惯不和外界交流和不想说,所以大夫问我什么就没说,我很郁闷大夫没看出来我有抑郁症和自闭症的。

在这几件从2009年开始的事中,还夹杂着很多其它事,我就主要说妖怪这头的事吧。

2010年1月出院拿的诊断就是精神分裂症,而我到2013年之前的后几年我看到过几回那诊断,都没记住自己到底是什么病,所以那几年我一直在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精神病。

2010年出院不久幻听没了,我2010年从出院到那年9月过得还算从2009年到2012年那几年中好的,期间我总去招一些灵异界的东西,因为自闭和已经不太会跟别人说话沟通了,我当时觉得自己太孤独了,而之前的幻听有声音跟我说话,所以希望他们回来陪我。

2010年10月份,忘了那天,但是貌似是月初,我的幻听又回来了,是晚上黑天在一辆放学回家的公交车上听到车上收音机里发出的。

从那开始,我的苦日子又回来了,2011年我过得特别惨,而且时间过得相当之漫长,感觉那一年至少过了像10年之久。

2011年末我做了努力,所以2012年我的情况好了一些,但难受的时候也是某种极度痛苦难受的,而年初我妈找我大舅认识人,给我立了堂口,而当初我还不太清楚它们到底是什么,可能知道过也总忘,不知道为什么。

而立堂口时,她说我那帮狐狸说是半年我就能出马看事,但是半年过去了,我也没能看事,而其中我也不服它们,说我是教主。

当时立堂口时说让我选的这个堂口的教主,我当时选的那个叫胡天龙,当时有两个道行差不多的,一个叫胡天青,一个就胡天龙,我就看龙字好,所以选了叫胡天龙的。

2012年下半年,我看半年过去了,我没出马,再加上我当时也知道了一些它们到底是什么东西,也是很恨它们,所以我就把堂口撤了,后来我家亲戚也是出马的,给我弄了个保家仙黄纸让我家供着,我妈后来每次去给它们下跪哭着给我祈福我都非常不乐意,觉得它们就是害人的妖精,给它们下什么跪。

我当初立堂口也是只去过开始那一次,后来几乎都没去,都没什么印象了,保家仙黄纸也是,后来保家仙黄纸也让我撕了,而我大姑家那个却还供着,后来我也是很生气家里还有它们这种东西,因为毕竟我大姑家还供着嘛,所以感觉它们时常还来找我,所以我非常生气和不满意,找我大姑说,她却搪塞。

2013年我情况开始有好转,我那年初也看到了诊断,这回才彻底记住我自己这是得了精神分裂症,而这个病到现在也是给我心理带来了阴影,可我却没办法摘掉了我至少肯定是得过精神分裂症这个病的帽子,而我现在也有幻听,2016年九十月份那样,我靠自己努力幻听没有过一阵子,但时间不太长。

2016年我有吃药自杀过,因为没有安眠药,自己去买肯定也不卖给我,因为那药一般人都不敢卖,药店也未必有,我那是吃得治头痛的药,剩下的大半瓶都让我一次性吃了,可惜没死,当时是觉得我真是个废人了,什么也做不了,不过那是当时,现在还是能做一些事的,我之前也吃过大把药,但是不算自杀,是因为一些事。

我后来发现我后来吃药治不好使,而且更加难受,因为药物有副作用,所以吃了会胖会难受,我从原先不到80斤到现在看着是个胖子的120斤左右,就是拜药物所赐,现在虽然是正常体重,但是是药物赠的斤数,所以看着就是胖,而且有赘肉。

我每次都是自己用自己的方法去治,才好些,2016年幻听也是我自己努力治好的,并不是吃药好的。

我原先也有在这网站写过文,但是因为时间紧,和我这面有东西打扰,所以写的自己看着也不是很满意,我现在也因为脑子有时候乱,写出来的文字可能也乱,望大家不要嫌弃,另外有什么写得不好的地方指出我也好改正,谢了。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