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丁氏怪谈之隧道惊魂夜

临近除夕,吴刚的工作也暂时告一段落。

他携着未婚妻开车回老家过年。

夜幕降临,吴刚打开车的引擎,向老家出发。

嗯啊,好困啊。

未婚妻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困了,就睡吧,到了我再叫你。

吴刚关心道。

嗯,好,那我就睡睡哦,到了喊我。

未婚妻从包里拿出枕头,垫在头下。

好嘞,睡吧。

吴刚认真开着车。

高速公路有点堵,吴刚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手靠着车窗旁,惬意抽起烟来。

车子像虫子一样,走走停停。

过了一个分叉口,道路就通了。

吴刚看了看正在熟睡的未婚妻,露出会意的笑容,随及认真开起车来。

隧道近在咫尺,里面黑漆漆一片。

车开进了隧道,里面没有一辆车。

吴刚不禁意从车上镜子上瞥到,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眼角在滴血,没有鼻子,嘴巴做出了一个人类不能做到的幅度,她正在盯着吴刚。

吴刚心里一惊,手里的烟掉在衣服上,吴刚拿起烟扔出窗外,再次看向镜子,发现镜子里只呈现出一片漆黑,吴刚自我安慰道:呼,刚刚那是错觉吗?对,错觉。

吴刚坐正了身子,继续开着车。

吱…诶?怎么车停下来了?吴刚试着重新发动引擎,可是怎么也打不燃火。

啪!正当吴刚因打不燃火而郁闷时,一声脆响发出。

吴刚抬起头,向前看了看。

透过车里的灯发现车盖上有一只苍白的手,随及一只头冒了出来,眼角滴血!没有鼻子!嘴巴做出非人的幅度!苍白的脸上粘着吴刚先开始扔掉的烟头!吴刚被吓瘫在车座上,嘴里一阵哆嗦。

未婚妻被刚刚的声音惊醒了,发现一脸狰狞的吴刚,开口道:你怎么了?怎么这样了?吴刚颤抖的食指指向前方,未婚妻顺着看去。

啊!未婚妻发出刺耳的尖叫,浑身颤抖。

嘶嘶,扔烟头好玩吗?嗯,不好玩,还是扔你的头好玩,嘶嘶。

苍白女鬼爬上车盖,向吴刚他们爬去。

快!快跑啊!未婚妻惊叫到,吴刚如梦初醒般,打开车门,跑了出去。

嘶嘶,你们跑吧,这样才有乐子呢,呵呵。

不知跑了多久,吴刚和他的未婚妻越过防护栏,摊坐在地上休息。

吴刚看见前方有一户人家便对妻子说:走,前面有户人家 我们去投宿一晚。

砰!砰!砰!吴刚提着还有些颤抖的手敲门,吱呀。

问开了,开门的是一位看上去慈祥的老婆婆,婆婆,我们路过这里 发现天黑了,我们能在你这借宿一晚吗?吴刚开口道。

进来吧,正好还有多的房间。

婆婆,就你一个人吗?吴刚打量着房屋,嗯,还是有点大啊,吴刚心里默叹。

老伴丢下我走了,儿女在外面做生意,快回来了。

你们坐吧,我去给你们做饭。

老婆婆穿上围裙,走向厨房。

谢谢婆婆啊。

吴刚看着老婆婆离去的身影,刚刚的惊吓被抛之脑后。

真是位慈祥的婆婆啊,对吧,慧玲(指未婚妻)吴刚站起身,拍打身上的灰尘。

过了一会,见未婚妻没有回应,吴刚转过头,发现未婚妻不见了!吴刚一阵焦急,这时老婆婆出来了,你是不是在找她啊?老婆婆手里提着未婚妻的头,吴刚定眼一看,这哪里是老婆婆啊,是那个苍白的女鬼!是你!吴刚既害怕又愤恨,咯咯,你跑不掉了。

女鬼把未婚妻的头扔向吴刚。

第二天的报纸上有条特大新闻:XX高速公路上,一辆汽车停在XX隧道里,警方至今也没找到车上的人。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