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美人制造计(四)

“如何?小姐还是不肯吃东西吗?” 甄世风满面愁容的问着堂下一名老妪。

“回老爷,小姐不肯不吃东西,而且……” “说!”甄世风有种不好的预感。

“而且还不给小少爷喂奶水,今天已经第三天了,小姐还可以熬一阵,要不是打杂的吴婆子每天偷偷给小少爷喂些水,恐怕,小少爷早已……” 甄世风怒拍桌子,大吼一声“放肆!当娘的人竟敢如此狠心!” 那老妪被吓住了,慌忙跪下,大气也不敢喘。

“刘老婆子,你在今天之内去给我找几个奶妈,越多越好,再让管家今天务必把孩子抱出来!” “是” 刘老婆子急匆匆的退了下去,留下了甄世风一人在堂内不住的叹气。

甄邚产后就住西偏房,要说甄世风并没有对她半分不好,相反还对她在吃穿用度上比以前更好,可甄邚只是麻木的盯着房梁,要不就是翻个身盯着手中那只赤金樱花镶玉的镯子愣愣的出神……

这镯子是万奉己给甄邚的信物,也是唯一的信物。

甄邚十四岁那年已经是全城出了名的美人,甄世风的夫人在生完甄邚的第二年得了恶疾过世了,所以,甄世风把甄邚如掌上明珠一般看待,因着只有这一个女儿,所以酿酒这门传男不传女的手艺也被传给了甄邚,正因为如此,来提亲的人络绎不绝,一,为这甄邚的手艺,二,为这甄邚的家世,可甄邚也是个聪明人,倒是没有一个瞧得上的。

可偏偏就是万奉己,甄邚想与他厮守一生!甄邚十五岁那年的花灯节,她背着父亲出去玩,一路上倒也无事,就在甄邚准备回家时,背后跟来两个男人,甄邚先是慢慢走,可后来发现他们越跟越紧,便撒腿就跑,可甄邚如何跑的过?那两名男子上来就扯甄邚的衣服,甄邚拼命的护住胸前,闭着眼尖叫了一声,突然只听几声闷响,那两个男人还来不及喊就撒腿便跑,甄邚睁开眼一看,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侧立在她的身旁,一手还抚这她的腰,甄邚唰的一下脸红了“额,公子……” 那男子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误,急忙松开手,“小生无心冒犯,请姑娘原谅!” 甄邚慌忙的摆摆手“没,没关系!” “姑娘可曾安好?小生姓万,命奉己。

敢问姑娘芳名?” 甄邚本不打紧,可一听他叫万奉己?原来他就是万家的儿子?!这下糟了,爹爹与万家势不两立,这,这可如何是好? “姑娘?!” “哦,,我,我叫贾小春” “小春姑娘,小生还有事,先行离去!” “恩。

” 甄邚心里本是不愿让他走的,他救了自己……甄邚此时心里早已芳心暗许,接下来的几天甄邚总是在想万奉己,以至于魂不守舍,终于有一天,他按耐不住又一次出去……而这次她如愿以偿的见到了万奉己。

事态发展的如你我想象一般,万奉己也喜欢甄邚,万奉己把甄邚带到了城郊的一所客栈里,俩人一ye chan绵,翻云覆雨。

第二天一早,天还是黑的,甄邚便已醒来,可醒来的甄邚发现早已不见万奉己!她环顾四周发现chuang头上有一纸条,上书:因家中有事,我已先行离去,饭菜我已命小二备好,至于昨晚之事,七日之内我自会去找你提亲,床头还有一只镯子,就当我与你的定情信物,请务必收好。

奉己。

甄邚急忙穿好衣服,顾不得吃饭,拿了字条和镯子便匆匆赶回家,她到家时天才蒙蒙亮府中除了打扫的下人之外都在酣睡,甄邚放心的回到了自己的卧房,抱着手镯和字条,带着疲倦的满是甜蜜的睡过去………

在说甄家和万家。

甄家是全城有名的酿酒大户 ,有一年朝廷向全国征酒,征到这个城里,自然甄家酿酒是首屈一指的,必须要向朝廷进贡最好的。

可酿酒是需要粮食的!万家也是一个大户,碰巧是做粮食生意的,并且万家的粮食都是上等,无一缺滥。

甄世风二话不说去找万家协商粮食的问题,以前甄世风酿酒都是从外地运粮食,他的酒比较独特只有外地才有材料,而如今火烧眉毛,不得不出此下策。

可当万家听到甄世风的请求,立刻把每斤粮食提高了三十两,甄世风哪能不明白啊,他这是借着朝廷在狠赚一笔,小人!简直是小人!可甄世风也顾不得跟他们争辩,当即进了两百斤上等粮食才险渡难关,从此甄家与万家接下了梁子,甄世风暗暗发誓与他们老死不相往来,可人算不如天算,自己的女儿真的与万家有了往来,还怀了他们的万家的骨肉,这……心疼女儿的甄世风会不会同意呢?

答案当然是:不!

且说自那日,七日之期已满,甄邚带着甜蜜从早等待晚,可丝毫不见万奉己的人影,甄邚只好作罢。

就这样,甄邚一边安慰着自己说奉己可能被什么事耽误了,一边苦苦地等待着自己的情郎,一来二去,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甄邚感觉自己最近总是吃什么吐什么,闻到荤腥味吐的更恶心!她开始怕了,她开始不敢与甄世风同膳,只让下人把饭菜送到自己的屋里,除了每日必须的请安,甄邚都没出过自己的房门一步,甄世风不止一次的提出要为她找大夫,但都被拒绝了。

直到有一天,甄邚的房门突然被打开,迎面进来几个魁梧大汉,伸手便钳住甄邚,这时,门外传来的熟悉的声音。

“张神医,小女在房里不出门已两月有余,小女是我甄某的命,请您务必细细诊治一番!” “这就请甄老爷放心,医者仁心,一定会!” 甄邚在屋里听着清清楚楚,急得额头上的冷汗直冒,她拼命挣扎着,但无济于事。

甄世风闻声赶进来 “邚儿,听话,爹爹是为你好! 张神医,请!” 这张神医放下药箱,挽起袖子,拿了一方纱布放在甄邚的手腕上便开始把脉,不多时,那神医的脸色显得颇为浓重 “甄老爷,你让他们都下去,老夫有些话,单独对你说!” 甄世风转头对下人说 “你们都下去 !” 待下人都下去后,屋里只剩甄邚,张神医,和甄世风。

张神医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甄邚,示意甄世风把她扶起来 。

“这…神医,小女可有何病症?” “甄老爷,恕老夫冒味的问一句,甄小姐可曾有婚配?” “这,没有,小女心气高,瞧不上!” “那就怪了,为何老夫把脉,甄小姐已有近三月的身孕?” 甄邚自是不必说,可甄世风犹如遇着一个霹雳,半天回不过神!“神医,神医,你准是弄错了,小女怎么有身孕?小女还未婚配,这…这…唉!!!” 甄世风不敢相信这一切,又问了一番,他希望得到否定的答案,可这一切都是真的! “家事,老夫不管,老夫告诫一句,若是不要孩子,现在打胎会损母体,老夫看开两张药方,一张是打胎的,一张是保胎的,诊费老夫就不要了,老夫先行告退!” 张神医提起药箱便往外走,屋里只剩面色铁青的甄世风和哽咽啜泣的甄邚。

“你还有脸哭?” 这是甄世风第一次对甄邚发脾气。

“来人,把小姐拖到祠堂里!” 甄世风对着门外怒吼一声,不多时进来两名小厮,拖着呜咽的甄邚就往祠堂去……

“说,是谁?!” 甄世风犹如一头狮子怒吼着! 甄邚抽噎着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甄世风听完也是痛心疾首。

“那这个孩子你要是不要?” “爹,这是我跟奉己的孩子,我必须留着!” “既然这样,爹也就不说什么,你在家里安心养胎,若生男丁,留下他然后你就可以离开,若生一女,你们母女皆出我甄府!”

就这样,甄邚在甄府安稳的度过了孕期,这期间她也派人打听过万奉己的消息,但是都杳无音讯,甄邚就想着她一定要生个男丁,然后与奉己相守!

作者寄语:各位亲,喜欢请留言哦,我发誓我真的很早就写完了,可是这个审核太慢,各位亲久等了,谢谢你们支持我,(话说我好像把一个鬼故事写成言情了,我还有救否 T_T)嘿嘿,做铺垫,做铺垫,有的亲说我的文章太短,没看够,我这次写了两千五百多字哦,白白多了一千字,好累啊-_-,不过有你们的支持,多少我也不怕*^o^* 亲,你们对下一章有什么想看的类型,也可以告诉评论哦,我会尊重你们的意见哦!/^O^/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