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另一半尸体1

我毕业没多久,就在一家私企做财务文员,虽说是私企,但规模还挺大,光是生产部就有一期,二期,三期,四期。

据厂里的老员工说,三期以前是坟场,修三期的挖土机挖的时候挖出了不少白骨,那里阴气太重,也没人愿意在三期做事,即使有也是些领导,老员工。

还好我工作的地方是二期,记得有次,因为刚接手,各方面还不了解,把员工的工资都打错了!因此我无常自愿加班。

好不容易把工资的事处理完了,已经11点多了,伸了个懒腰,准备回家,刚出了办公室,迎面而来一阵风,分明是八月,那股风却吹得格外的清冷,环顾四周,偌大的厂子里路灯如荧荧鬼火,来回的荡漾着,或许是太晚了的原因,虽然这样想着,可心里不免胆寒。

我紧了紧身上的小外套,快速的往车库的方向走去!

终于到了车库,刚一抬头,我的眼球就陷进了不远处的车上。

不,准确的说是车子后座上的那个人!

那人静静地坐在我车里,我心里一阵气愤和紧张,暗骂着谁啊?怎么坐我车里?紧张万一是坏人怎么办!

从地上捡起几个石头, 带着愤怒和胆怯,我加快了步伐,一手往包里掏着钥匙,在一看,车里根本什么都没有!

真的好一阵郁闷!

快去看看,三期死人了!熙熙攘攘的声音穿入耳膜。

我的好奇心又被诱惑了,出于好奇我也跟着屁颠屁颠的去了三期!

当时那场景,现在想起来还是想吐!

几把大电筒穿透墨染过般的夜,照着事发现场,我拨开人群,挤了进去,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捏着鼻子,只见满地的鲜血,一只白的如粉刷过的手,还有正流着脑浆的一半脑袋!

我当场就吐了出来!呕了好久,胃里的苦水都出来了!

再把头伸过去仔细观察如此血腥的场面。

那只断手紧握着拳头,折断的地方还流着红的刺眼的鲜血,还有那森森白骨清晰可见,头,可比手来的恶心血腥多了,头的另一半不见了踪影,而这一半脑子上的血管青筋尽收眼底,切口整齐的诡异,就好像用十分锋利的刀子整齐的切开似的!

大家都在议论着死者身体的其他部分哪去了?怎么只见一只手和一半头?

我问其中一个大叔,这死的是谁啊?

大叔惋惜不已,是张磊,可惜了,才23的小伙!

顿时我的眉不自觉的宁做一团,张磊?死的怎么会是他?

昨天他还朝我表白来着!怎么今天就出事了呢?我也一阵心堵!

过了一会儿,张磊的家人来了,他妈边把碎尸捡了放在自己脱下来的衣服里边放声大哭。

哭了好久好久,直到张磊妈妈嗓子哑了这才被他爸抱着离开了现场。

人也渐渐离去,我跟着一个大姐搭了顺风车,可是那种大电动车大姐说不敢带人,我便说我来骑车大姐坐后面。

三期离二期还是500米左右的距离,我骑着车,倏然,又是一阵寒风,我问大姐大姐,冷不?

大姐扯着嗓子,有些不解, 大夏天,怎么会冷哦!

我一头雾水的哦了一声,那天我总是感觉很冷!

路上,寂静的诡异,就连虫鸣声都没有,大家想想,大夏天的,路两边是齐腰深的野草,到了转弯处,转弯处地灯竟然是坏的,来的时候也没注意,突然,路两边发出莎莎的声音,砰的一声,车子像是撞到了一堵似的,活生生被撞的弹了回来。

大姐哎哟一声,已经摔倒地上爬不起来了,我忙下车去看撞到了什么,当我走到车前时,不禁又是胆颤,车前根本什么也没有!

我把大姐扶了起来,大姐问我撞着什么了,我只能说是石头!

修车修了我200多,不过还好,大姐的手只蹭破了一点皮! 1/212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