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声明:不是我写的,这是我15篇文章里第一次转载!请通过!!!谢谢!!!

这时候从层层叠叠的衣服中,慢慢一个身影清晰在我眼前,那是一个穿着清朝官服的木偶人。

它的身体动作很僵硬,最可怕的是他五官都是是画上去的,眼睛是眼眶正中一个黑色的小点。

它无神的双眼凝视着前方,漫无目的的在店里走来走去。

我总是会做一些梦,不符合现实常理,没有任何逻辑的梦,然后里面会有很多鬼怪以及很多恐怖绝望的因素在,但是以前小时候会很害怕,但现在做起来觉得超有意思,但是有的梦做完之后会依稀记得一些,但是有些梦做完之后就怎么都想不起来,明明觉得过程很刺激。

小时候做了一个梦,因为我家是那种还没有拆迁的老房子,那个梦里面… 我家的房子里面很黑暗,一眼望过去什么都看不清,只能看到一片模糊的黑。

在房子外面夜晚也是非常的黑暗,没有一点月光,伸手也只能依稀看见五指,周围的邻居,周围那些房子也全部都是黑色的,也没有一点灯光。

我只我坐在家门口处,只有那里有一点点的灯光。

我紧张的看着屋内,我总觉得屋内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我很害怕。

我坐在门口,这个位置能让我方便逃跑。

在屋内黑暗中模模糊糊出现一个影子,我的心脏也跟着揪了起来,我双眼紧盯着那个影子,心跳的越来越快,影子渐渐的清晰了起来,那是一个披头散发的“疯子”。

它从屋内慢慢挪了出来,然后朝着我的方向,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我很害怕,立刻从屋内冲了出去,在黑暗的夜色里,朝街上的那个古镇冲去。

街上所有的店铺门都关着,只有通往古镇侧门的那个小巷,是有暖黄色的灯光的。

我顾不及其他,因为在一片黑暗中,全世界的黑暗中,只有那一处灯光,就是希望所在。

我不顾一切的冲进巷子里,我看见巷子的尽头是一家服装店,里面的衣服,在夜晚冷清的风中摇曳着,摇曳着…但是我顾不了那么多,黑暗中那个的东西正在追着我,我便冲进了那家服装店,我跨过那个门槛,然后我向后望了一下,那个“疯子”停在巷子口的尽头,瞪着我,但是他并没有冲进来。

我当时便松了一口气,然后回望着这家店。

我发现这家店里面卖的都是古装。

我当时有那么一丝丝惊异,因为刚刚经受过恐怖的威胁,所以我现在神经紧绷。

这时候从层层叠叠的衣服中,慢慢一个身影清晰在我眼前,那是一个穿着清朝官服的木偶人。

它的身体动作很僵硬,最可怕的是他五官都是是画上去的,眼睛是眼眶正中一个黑色的小点。

它无神的双眼凝视着前方,漫无目的的在店里走来走去。

我很恐惧,我就悄悄的将自己埋在层层叠叠的衣服中。

从店里面又走出一个女店员,我悄悄地从衣服当中看了一眼,也是一个木偶人。

我感觉到这家店很不正常,我想偷偷的从这家店溜出去。

但是我回头一看,这家店进入的那个门已经不知何时变成了墙。

我又想从墙上翻出去。

我等了许久,到这两个木偶人转身的时候,我立刻从衣服中冲出来 ,想从墙上翻出去,但是我刚要摸到墙的时候,两个木偶人突然同时转身,用无机质的眼睛盯向我,黑色小点一样的眼珠从它们眼眶里慢慢地移向我的方向,木偶的脸上诡异的一笑,我四周的墙壁立马向上延伸,就像是一口井一样,而我就是这井中人。

(这好几年前做的梦了,现在讲讲也许就不不那么恐怖)

以前还做了一个梦,那个梦不恐怖,就是单纯的很绝望很绝望。

宇宙中只有一个地球,而地球上有一座岛和一片深蓝色的海洋,海洋里面没有生物,而那天岛上只有我和密密麻麻深绿色的森林,除了森林外也没有其他的动物。

整个地球除了植物以外就只有我。

宇宙是黑暗的,海洋是深蓝色的,森林也是深绿色的,我一个人在这些黑暗里面显得很孤独很寂寞,那种绝望感从我心底慢慢的铺展开来,弥漫我整个人。

然后我的身体突然变轻,慢慢的从岛上飘了起来,飘离这座岛,飘离这个星球,直到这个星球从我眼底消失。

我一个人漂浮在这黑暗的茫茫的宇宙当中,漫无目的,生命很长。

梦到一座黑色的塔,全封闭的。

我和一些伙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被关到了黑塔里面。

我们在黑塔的最高层,据说出口在最底层。

那座黑塔里面,我们只能看到旋梯通往底下的黑色的深渊,层层叠叠,没有尽头,其他什么都看不清,甚至连周围墙壁是什么样的都不知道。

我们只能向下走,有几个伙伴用手机上照亮了一些路,但也仅限身前几步路。

在行走的过程中,周围不断地有一些狰狞诡异叫声。

我们往下走了十几分钟的路程,发现这些叫声也仅是叫声,并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

我估摸着大概是走了黑塔一半的路程后。

我听到了一些黏腻杂乱的脚步声,是从楼上传过来的,但声音仿佛很远。

我催促着伙伴快点往下走。

我们加快了脚步,楼上黏腻的脚步声还在继续,我们终于到达底层,发现底层也是一片黑暗,我们分散着寻找出口。

我摸着这些墙壁。

发现在一个角落有仅容一个人通过的洞口,我把伙伴一个个都从洞口推了出去,脚步声越来越大,仿佛就在身后。

最后在外面的伙伴打算把我拉出来,但是这个时候,有好多只阴冷的手抓住我的脚裸,抓住我的衣角,把我拖进了黑暗中,我没能出去。

昨天晚上还做了一个梦。

那个梦,整体的大世界框架就是,一座很高的楼,每层都有一个鬼怪盘踞。

每一层都有一扇巨大的窗户,窗外的景象是幻象,也是机缘。

我在那个梦里经历了3个鬼怪。

第1个鬼怪,是一个女人,它上半身是正常的人类,下半身是很多触手,它原本应该是人类的双腿萎缩了挂在腰间。

整个身体呈现出一种灰暗的蓝色。

我和同伴奋力打开了那扇巨大的窗户,窗外是那种很美好的,像是童话小镇一样的景色。

窗外的墙上怕这绿色的藤蔓,上面新鲜的花朵盛开着,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显得有些不真实。

窗外是一片春意,像是诱惑着我们从窗口跳下去一般。

第2个鬼怪的楼层。

里面我们没有看到任何鬼怪,窗外是一片暴风雪。

一个伙伴打算去去窗外看,他刚踏出窗半步,扑面而来的风雪打在他身上,身体就开始融化。

另一同伴发现厕所在滴水,他去拧水龙头的时候,手不小心碰到了一点水,他的手也渐渐融化。

窗外的风雪,屋内的水都能让人身体融化,逐渐死亡。

第3个鬼怪盘踞的楼层,像是学校的大礼堂,会不定时的,有上课铃和下课铃。

上课铃响之后,人类必须坐在礼堂的椅子上。

但是这礼堂原本就已经坐满了很多鬼怪世界的NPC。

几乎找不到空位。

而下课铃是人类可以唯一离开座位的机会,也就是从窗外出去探索的机会。

我从窗外出去后,发现窗外窗底下两米处有一个小小的空地鹅卵石平台,右边是一条幽深的乡间小路,像是农家生活一般恬静美好。

在平台周围是云雾缭绕。

我从那条小路过去,发现窗外的世界也有很多鬼怪,是按照“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这首诗分布的,里面处处透露着诡异,但是我从这诡异当中仿佛看到了一丝生机。

今天做了个梦。

一座展馆中,只有我和一位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边走边和我介绍这些展品,但是我并没有看见什么。

我只能看见一个个展品底座,而底座上面什么都没有。

工作人员带着我往下一层走,在经过楼梯的时候。

工作人员不知为何一脚踩空,直接从楼梯中穿透了下去,仿佛这个楼梯根本就是不存在一样。

楼梯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扭曲了一下,逐渐变了样子。

那是一座人梯,由各种鲜血淋漓的人的肢体拼接而成的人梯。

展馆也震动了一下,我环顾了一下,发现展馆在逐渐缩小挤压,而那些原本空无一物的展品底座上,有些东西逐渐显现出来,是一个个经受各种酷刑折磨而死的尸体。

像是被人发现了什么,就不需要再隐藏了似的,这些尸体从底座上脱落了下来,在展厅中漫无目的的爬动。

没有选择,展馆是封闭的,我只能只能从人梯出去。

我在人梯上爬着,尽力避开这些活动的肢体。

爬到底层的时候,我看见人梯底部堆积了大量的尸块,这些尸块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面目,他们已经融合成了一个巨大的肉块。

我原本以为在人梯的底部会有一个出口,但是这个出口被血色斑驳的如同古监狱牢门的门锁住了。

根本无法从这里出去。

而牢门外是一条猩红色的走廊。

这是挺久之前做的梦了,是看了盗墓笔记之后,类似于禁婆这种东西的梦。

在一座2层楼的白色小别墅中,我在2楼。

一切都是白色的,里面没有任何家具。

这层楼只有一个房间,房间四周全部都是阳台。

其中一个阳台后面有一棵老槐树,一个白色衣服的,披头散发,看不清面目,也看不清身体的女孩,坐在老槐树的枝桠上。

我在远离这个阳台的地方,盯着这棵老槐树和这个诡异的女孩,却没有留意到我身后。

一缕黑发从窗台上蔓延过来,爬上了我的脖子,把我往后拖。

顾不及其他,我立马用双手抓住这缕头发,用力撕扯起来,在撕扯的过程中,我又看向我对面的阳台。

发现我对面阳台的那棵老槐树和那个女孩已经不见了。

冷汗顿时布满额头。

我用打火机把勒住我脖子的头发给烧了,我大口的喘着。

我跑回房间,打算远离阳台,因为我不知道那个女孩和那棵槐树会出现在哪里。

但是无论我面朝哪一个阳台,在我背后的那个阳台,总会出现那棵槐树和那个女孩。

果然在清醒的时候,以前做过的梦怎么都想不起来,但是在临睡前那一段时间里,做过的梦,会逐渐清晰起来。

这是要进入梦境的前兆吗?

回复楼主:我也经常做奇怪的梦 但好多跟宇宙 星球有关 还去过好美好美的仙境一样的地方,水,大海 海啸 总是会来淹没我 但是我都没死 经常梦到我不穿鞋子站在黑暗的海上 ,海的对面有一座城市 蓝色的光 还有一层保护的结界 我只能看 想去 从来没进去过

楼主回复:这个让我想起那种末世,大海的海平面上升淹没了其他城市,只是那一座城市,因为人类科技发达,所以才有结界。

只有有钱有权势的人才有资格进入那座幸存者城市。

而是那些被海吞噬的人只剩孤独的灵魂,漫无目的的在海面上游走。

#(乖)



回复楼主:回复 妩顼子▫  :那我估计就是在外面的灵魂

楼主回复:回复 密密麻麻迷茫_  :那个只是我的猜测。

原作者:妩顼子 原网站梦境贴吧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