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竹林深处的张奶奶

小时候,我父母养牛赚钱。

我爸爸是深山里的人,92年搬迁到坝里,和我妈结婚。

山里草场宽,我们每年夏天去山上放牛(冬天下雪,草枯了)。

半山上有一个村,还没有搬迁,无论是嫁人,还是买房,半山上的人都在往山下搬迁,十年前,半山上剩下3户人家。

今天要讲的是3户人家中的张奶奶。

我第一次去张奶奶家,走了多半天山路,先是一直山路十八弯的上坡,翻过一座山,往下看是一片竹海,大片大片的竹子开白色的小花。

竹林深处,是张奶奶的家,爸爸说今天在张奶奶家住,明天继续赶路。

三件茅屋低小,竹林里光线不好,水磨旁有一口泉水。

张奶奶挺胖的,是健康的胖,非常热情,父母叫我给她叫张奶奶,张奶奶说我来头一次,非要给我200元(02年的时候,这数字有点多)我看她清苦,一个劲的不要钱,父亲让我收下,我才收下。

父亲给张奶奶带的肉、日常生活用品还有一些糖果。

吃过饭,天黑了,没有电,特别无聊,在昏黄的烛光下,我找到一把铜锈的刀,大约有15厘米长。

妈看见了,脸色变了,叫我快放下,我偏不听,我说:“为什么不能玩,你先告诉我,我就听话。

”妈着急了,说:“是把清明刀,快放下!” 我说:“什么是清明刀。

” 妈说:“清明会上杀人的刀,你看刀口发旧,不知道杀过多少人,快放下!”

这么新奇的物件,肯定很值钱,恋恋不舍的放回神台上。

妈也无聊,给我讲了几个死在这把刀下的冤魂。

再去看到,就觉得它诡异非常。

睡不着,睡不着,张奶奶过来和我妈唠嗑,老奶奶说:“我昨晚做梦,梦见的我大儿子被人杀了,把他的尸体分成一块一块的,把肉挂在我的身上,让我游街,就像挂腊肉一样挂在我胸口,你说我大儿子是否死了?”妈说:“你太担心了,不会的。

张奶奶是一个不幸的人,丈夫不爱,生了两个女儿和两个儿子。

大女儿出嫁后的第三年,她大女儿本是去洗衣服,却死在水库里,同村的人发现她大女儿的尸体的时候,尸体是立在水里,头在水面,身体在水下。

又过了两年,二女儿嫁的离大女儿不远,二女儿也死在水库里,同村的人发现她二女儿的尸体的时候,也是尸体立在水里,头在水面,身体在水下。

大儿子出去打工一走几年,杳无音讯(算到现在都走了20多年了)小儿子拿家里钱后,在街上混,一两年前,小儿子为了要钱砍了张太太的腿。

一次,我妈过生日,张奶奶来我家吃了中午饭就匆匆走了。

现在我家没养牛了,我读书后,上班了,好多年没有见过她了,不知道她过的怎么样。

每次想起她有诡异的色彩(或许是小时候第一次去她家的经历太吓人了)总有有悲悯萦绕心头。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