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惊魂之寺庙(大结局)

跟在他身后,越走树木越多,枝叶也越来越茂密,我们的心也越发的提到了嗓子眼,神经也紧绷到了极致,然而他还在不停的往前走着

寂静的夜里,漆黑一片,隐隐约约能借着星辰之光看见他的身影,若隐若现,好似他随时都可能消失一样。

我跟廖川扶着丁山走在他身后,谨慎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越走四周就越发的寂静,最后我们能清楚的听到脚步声和心跳,似乎整个世界都在我们的耳朵边运转,大脑发懵的处理着外界传来的信息,大脑在此时对外界的信息不能给予快速而准确的反应。

此时,紧张到极点的我,放佛植物人刚苏醒过来一般,感官朦胧不清,眼前的一切似真似假。

一股寒风迎面吹来,将迷糊的我霎时间吹醒,全身不禁寒颤了一下,回过神来的我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荧光表,上面显示着2点。

黑夜中,一个身着寸衫的年轻人后面跟着三个人,一个喝醉了,另外两个搀扶着喝醉的人。

就这样,四个人在曲径通幽的山路中行走着,周围的景物越来越密集,好似向大山的深处走去一般。

我缩了缩肩膀,九月的天气,即便是晚上也不应该有如此之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跟廖川之前遇鬼的经历影响了我们的新陈代谢,还是这里本就这样冷?我心里嘀咕着,廖川此时抱紧了丁山的胳膊,放佛这样能取暖一般,看到他这样,我也不由自主的抱紧了丁山的胳膊。

正当我们俩冷得双手微颤的时候,我们俩注视到前面仅穿着一件寸衫的学长竟然丝毫没有冷的反应,我跟廖川不禁对视了一眼后,明确了彼此疑惑,这个学长果真有问题!看着前面那个只顾着行走的学长,我们开始警惕起来,时时刻刻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跟在他身后走着,周围的树木越来越多、枝干越来越粗壮、路径越来越狭窄,周围的空气也越发的透着寒冷,不行,这个学长从一开始出现在我的梦里就有问题,我不能带着丁山、廖川继续跟着他走,太冒险了我在心里默默的盘算着,忽然,他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猛的转过身来死死的盯着我说道翻过这座山,就到寝室了。

他的眼神充斥着凌厉,他的声音却很平静,从头到尾只有一个音调,没有声音应有的升调和降调。

在这寂静的夜里,这样的发音,让人感觉很不可思异,这明显不是一个正常的人能发出的声音!我跟廖川同样惊奇,我们俩再次对视了一眼,明确了彼此心中的疑虑确然是真的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且放慢了脚步。

他的话音刚落,便转过身去,继续向前走去。

廖川非常小声的对我说:这个半路出来的学长不正常,我们还是往回走吧?

我透过丁山的身体很清楚的感觉到廖川说这话的时候双手紧紧的抓着丁山的胳膊。

微弱的星光下,廖川的脸色有着些许的惨白,我知道,他已经吓坏了,或许这是他这二十年来最玄乎的一次经历。

而我呢,由于这些天的经历,似乎已经疲惫了,此时的恐惧只是源自于生命对死亡的自然畏惧,属于生理上的条件反射和无尽的想象力在作怪而已。

廖川盯着我,等我的回答。

淡淡的星光下,我一边走一边沉思着,正当我准备答应廖川往回走的时候,一个空灵的声音在这片山林中响起,并且回荡在树林的上空,我模模糊糊、隐隐约约的听到一盏灯一盏灯。

我举目四望、侧着耳朵,想要探寻声源,可是这个声音好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

廖川看到我如此大的反应,颤声:你发现什么了?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

我没有听到什么呀!

看着廖川茫然的表情,我竖起了耳朵,那个声音仍在空气中飘忽着,时而由远及近,时而又由近及远。

正当我苦思一盏灯什么意思的时候,一声凄厉的叫声划破夜空,前面的学长身后扑出一只黑猫,我跟廖川都吓了一跳,而前面的学长,身体颤抖晃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转过身来望着我,你怎么在这儿?

说着话,他在原地转了一圈,打量着周围这是哪儿?

紧接着,他双手抱紧了自己的胳膊怎么这么冷?

看着眼前的学长,我跟廖川懵了。

刚才是怎么回事,他到底怎么了?现在的声音也正常了,难道之前走在我们前面的不是真正的他,是鬼神上身?廖川敏锐的说出了我心中所想。

不过我却比廖川想得更多他该不会看出了我们想往回走,故意这样迷惑我们,让我们跟他走吧?,虽然这样想,但我没有说出来,我不能给廖川增加心理压力。

学长,你真的记不起自己怎么到这里的了?我看着他的眼睛,因为我相信眼睛所散发的信息是不会骗人的。

他摸着自己的脑袋真难以置信,刚才我还在床上看小说,怎么这会儿就到了这里! 1/71234567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