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雪飘蝶冷

又是雪花纷飞时,乐哲正抬头,仰望着漫天飞雪,这雪花啊,白得圣洁,白得晶莹,飞旋飘下,愈发惨白

乐哲正眼眸闪烁,是啊,多久不曾见到这样的雪花了啊

It started here

正是雪花纷飞时,那时的乐哲正抬头,仰望着漫天飞雪,这雪花啊,白得凄凉,白得惨然,飞旋飘下,愈发惨白。

乐哲正叹了口气,面孔线条温润,眼眸清澈,白皙乖巧的样子,如果笑一笑一定也是帅气阳光的男神形象,只是家庭的贫苦,生活的艰辛让他何尝笑得出啊。

乐哲正自嘲地惨然一笑,继续漫无目的向前走,却不知为何迟迟不愿回到宿舍,路过公园时,漫不经心的向旁边看了一眼,心里不由得一惊,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枯枝败草中,有一只纯白胜雪的蝴蝶,翅膀修长美丽,点缀着雅致的花纹,仿若仙翼一般,乐哲正不由得看得呆了,蝴蝶粘在一张纯白的蛛网上,奋力挣扎,不仔细看在风雪中还真是很不显眼。

联想到自己的经历,乐哲正忍不住怜惜起蝴蝶来。

他走近蛛网,小心的向蝴蝶伸出手,蝴蝶仿若有灵性般,停止了挣扎,不多时,乐哲正便将蝴蝶取了下来。

蝴蝶扑了扑翅膀,飞向草丛,在寒冬中留下一道优美的弧线。

乐哲正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弧度,却很快消逝了。

他轻轻转身,继续向前走。

却不知他身后,一只蝴蝶停在枯枝上,渐渐幻化成人形,又很快消失了

月光如此凄冷,洒在这所学校上,夜空中的飘雪却显得如此柔美。

乐哲正焦急地翻找着自己马上要交的论文。

砰一声响亮的踢门声,伴随着一阵酒气扑面而来。

乐哲正厌恶的皱了皱眉,却也没有说什么。

你小子滚一边去,少挡爷的光。

进来的莫飞不屑的挥挥手。

说来也真是,两个相貌、成绩、习惯都有很大差异的人居然要当室友,哎乐哲正想着。

你磨蹭什么啊,找揍啊!一阵咆哮传来,莫飞不耐烦的吼道。

莫飞家境富裕,动不动就拿乐哲正出气。

乐哲正不得已让了让,却见莫飞从袋子里拿出一张白纸,不怀好意的看着乐哲正。

乐哲正心里咯噔一下,虽然那张纸已经被揉皱了,但是乐哲正还是能认出,那是

哼!你很在意这个破文吧!随着一声清脆的撕纸声,莫飞又不屑的把论文揉成一团,扔到脚下,骂咧咧的躺道到床上。

乐哲正心里涌起无端的愤怒,但更多的是无奈。

自己能做什么呢?夜色渐深,飞雪依旧,映在凄凉的月光下却显得更加柔美,宿舍窗前,凄冷的月光照进来,一只雪白的蝴蝶在窗前扑着翅膀

乐哲正,你的论文呢?教师不带一丝感情的冰冷的声音让乐哲正一个激灵,然而想想那个纸团,乐哲正只能无可奈何的一笑。

笑什么笑?没写吧?就你这样的学习态度这是乐哲正的论文。

一个声音突然打断冰冷的呵斥,平静如水,透着一种冷漠的不屑。

乐哲正惊愕的抬头,一个女生慢慢走来。

女生长得算不上倾国倾城,却是另一种美丽,眼中透着一种高傲,沉静而不可逼视的感觉。

她的笑非常具有蛊惑力,似乎带着一种特殊的东西。

眼睛有着一种深得看不到底的感觉,头发不是很黑,却丝毫不显得暗淡,用一条白色的丝巾绑着,柔顺的垂在右肩。

身材很苗条,垂到地面而不加装饰的白裙反而有一种朴素的美,浑身透出一种恬静柔美的感觉。

乐哲正的注意完全被这个女生吸引了。

走近了,女生身上似乎有一种特殊的香气,好似花粉的清香般。

然而她手中的那份论文令乐哲正一惊,那,不是昨天被撕毁的论文吗,怎么会他的论文怎么在你手里?你又是谁?还是冰冷的声音。

是他今天早上忘在我桌子上的,我是新转来的,我叫冷蝶。

说完,她用纤长的手指将一张学生证按在桌子上。

是这样的吗?是,是的乐哲正只得应道,心里却涌起无端的疑惑。

然而坐在他后面的莫飞没有想到这些,反而饶有趣味的盯着冷蝶。

冷蝶离开前,看似不经意的瞟了乐哲正一眼,又意味深长的看了莫飞一眼,嘴角挂起一抹孤傲而冷漠的笑容

华月的光辉依然凄冷的洒在校园里,雪停云散。

乐哲正躺在床上,手中拿着一本书,心里却想白天发生的事情,冷蝶到底是什么身份,那份论文又是哪里来的不久竟睡着了。

挂钟的十次敲击在寂静的夜中响起,一声惨叫回荡开来,如此刺耳。

乐哲正清醒过来,坐起身,不知为何感到屋中有一种特殊的清香,他本能的看向门前,房门依然紧闭,似乎从来没有打开过。

乐哲正头昏沉沉的,然而又什么声音都没有。

乐哲正看看莫飞的床铺,有一股酒气,但是人不在。

乐哲正谨慎的听了几分钟,并没有在响起什么声音,甚至连脚步声都没有。

是自己想多了吧,乐哲正没有多想,窗外,不知何时飘起了雪。

然而第二天,一整天乐哲正都没有见到莫飞,而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

经过冷蝶的座位时,乐哲正不由自主的回头看了一眼。

冷蝶身上带着一种奇特的香气,依然是花粉的香气,但是还夹杂着一种酒香。

注意到乐哲正的目光,冷蝶抬起头向他笑了一下,乐哲正觉得冷蝶有些奇怪,一恍神,似乎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乐哲正思索着心事走在街道上,不知不觉走到一条偏僻的街巷。

一个乞丐突然拉住他的左衣袖,指甲在衣袖上摩挲着,乐哲正不得不将身上的零钱给他,继续向前走,却不知在他身后,乞丐诡异的笑了笑。

1/212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