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傻瓜式租房

  去年春一村之长的我正在田间地头转悠。

忽然我六岁的儿子小山跑过来喊我说爸有人找你。

我说谁小山摇着头说不认识还带着眼镜呢说完抬手指了指村口。

我满脸疑惑地拍了拍手上的尘土跟着儿子向村口走去。

  来人很年轻看上去二十五六岁带一副金边眼镜自称是美术学院的教师并拿出工作证和身份证让我看。

然后说你们山村自然风景秀丽空气清新很适合写生创作特借休假之机来小住取景写生想让我这个村长帮忙联系一户人家租住。

我很热情地介绍说住村委会很便宜一天最多不过十元钱他笑了笑说十元一天那太便宜了最好一天二十元。

什么二十元一天。

这人的脑子是不是有毛病为什么有便宜的价格不接受反过来要出高价呢是专门来山里显示自己的富有还是我心理在暗自揣摩着。

可是他接着说我来这里还想体验一下山区人家的生活风情最好能住到村民家中。

我不假思索地说那干脆住到我家好了如果三天五天的话就免收住宿费谁知眼镜老师连忙说不行不行你是一村之长住到你家里还不收钱会招惹别人闲话的。

无奈我只好按眼镜老师的意思领他去看其他村民的住处。

  我带着眼镜老师转弯抹角来到一座外贴白瓷砖的三层小楼说这家是我们村的首富家里干净宽敞主人又热情好客我想你住到这里是最佳选择。

听完我的介绍这位眼镜老师面带不如愿的表情说我看还是不住楼房的好到山区来就是体味山区的风情韵味的楼房现代气息太浓咱们还是再看一看另外一户人家吧因为眼镜老师是远道而来的大城市里的客人虽然他的理由带有一些牵强我这个村长也不便多说什么只好耐着性子陪他去寻另外一家。

  城里人爱干净讲体面咱们总不能给人家安排得太不象话了吧那样也有损我们村的形象。

我这个村长边走边想。

那该把他按排到哪一家呢咦干脆把他安排在张亮家吧。

张亮是村小学的教师文化人家住平房妻子又通情达理贤惠能干里里外外都收拾得干净利落这次眼镜老师肯定没话可说。

谁想我还没把话说完眼镜老师就把头摇得象拨浪鼓似的。

见这情景我惊得一脸茫然。

这又不行那又不住下一步该怎么走呢我的确一无所知。

就在这时眼镜老师突然象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拍拍我的肩膀惊喜地喊到村长快看那冒烟的地方。

我顺着眼镜老师指示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座低矮破旧的青砖瓦房上一只简易的小烟囱正飘着屡屡青烟。

对就到那里去眼镜老师欢呼着拉起我的手催促着快走。

  看着眼镜老师的高兴劲我的心理直犯嘀咕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呀那是张云杉老汉家。

张老汉老伴早年过世前两年上大学的儿子也因意外事故离去留下干巴巴的老汉一人艰难度日。

再说张老汉此人生性倔强还患有风湿性关节炎等疾病但从不肯接受别人的捐赠与施舍。

换句好听一点的话说那是叫要强。

可现在别说家境富裕情况如何单就生计问题就勉强维持况且屋里屋外的环境卫生也不尽人意这样的人家又怎能让眼镜老师这个来自大城市的客人租住呢咳反正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条件就是这么个条件我看眼镜老师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等他看完张云杉家的情况之后他自己包准不会在那儿租住。

我信心十足的断言。

  不大工夫我们就来到张老汉的家中。

一进院子眼镜老师的言行举止就大出我的意料。

他看完院子不住的点头指着那座苍老的青砖兰瓦房说这房子最有山村气息的代表性摸着院子里的大枣红树称赞到这才是农家的特色望着角落里的简陋鸡舍评价到这才算到了真正的农家。

可以看出眼镜老师对这座院落表露出十二分的满意。

尤其是见了张老汉就象见了亲人一样亲切。

张老汉听到我的呼唤赶忙拄着拐杖佝偻着背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从堂屋里挪出来。

眼镜老师见状急步跑上前搀扶着老人说“大叔您慢些”听说眼镜老师是大城市来的人张老汉既惊奇又高兴热情地把我们让进堂屋搬凳子端茶倒水忙的不亦乐乎。

一番寒暄过后我掏出一支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从鼻孔里喷出浓浓烟雾然后对张云杉老汉说道“大叔这位许老师趁国庆假期来咱这里小住几天主要是来写生搞创作也就是画几副画因为咱村地处偏僻附近又没有旅馆许老师想找户人家租住刚才我们都已看过了别的地方他都不中意就相中你这个院了你看怎样如果你没意见的话那你们就谈谈条件好了。

”听说要租住在自己家里张老汉先是惊愕了一下接着说“住我这里道是没什么意见就是咱的条件太差了就怕这位先生不习惯。

”“挺好的大叔我刚才都看过了很满意。

”许老师赶忙接过话题“你就谈谈住一天多少钱好了。

”“既然暂时住上几天时间不长我看干脆就不收钱了。

”张老汉慷慨地说道。

“那怎么行呢。

要不我的心里会不安的”许老师摇了摇头执意说道。

“那就五元一天。

”“太便宜了大叔。

我看就二十元一天好了。

”什么二十元一天我和张老汉都惊呆了。

张老汉急声说道“不行不行太贵了。

”“大叔一点都不贵。

你看在你这里住我主要是想促生一下灵感如果灵感好了我画出的画就有品味品味提升了画自然就值钱了要不我这么大老远跑来干什么”许老师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道“大叔你再想想我作一幅画起码要卖上几十元钱好的作品还可以卖上几百元甚至上千元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一天二十元的住宿费又算的了什么呢”许老师不愧是来自大城市的人一席话说得张老汉和我都鸡叨米似地频频点头。

最终他如愿地住到了张老汉的家里。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