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悔连峰的传说

    在雪峰山脉湘南段,有一处突兀的山峰,峰顶有一妇人跪地掩面状怪石,只要峰顶有大风刮过,从怪石里就会传出“悔啊悔啊”的奇特女声,声音洪大,连绵不绝。

缘于此,当地人都把此峰名为悔连峰。

   关于这悔连峰的来历,却有着一个流传千古的凄美传说…

   苦变故独入山林。

这是湘南边陲的一座古老山城,群山环抱,山清水秀。

一条清澈的小溪自山中蜿蜒而来,穿城而过,清洌甘甜的山泉水一年四季丰沛地供应全城居民的日常用水。

在这城中,住着一户殷实的人家,家中一对貌如碧月的双胞胎姐妹花,姐称惠莲,妹作惠仁,正是二八年纪。

家中无有子嗣,爹娘自是把此姐妹花当成心肝宝贝,打小文韬武略、琴棋书画无一不认真调教,加上这姐妹花本就天资聪颖,更显一股风流体态,一时间芳名远扬,登门求娶者络绎不绝,爹娘莫不待价而沽,不敢轻易松口。

殊不料,墙内开花墙外香,一场庙会让姐妹俩同时遇到了自己的心上人,两位公子自然不是一般的凡夫俗子,也是名满山城的青年才俊。

 惠莲胆大,与武状元杨冲一见钟情,私定终身; 惠仁羞怯,雨后的故事,与画圣米寿虽是互生爱慕,却都因爱在心头口难开,是待开的两枝玫瑰,遥遥地用眼波互致爱意。

    这一日, 惠莲借了代全家人烧香还愿的托辞,践约杨冲到了山中一处隐蔽的竹林切磋武艺。

不知不觉中,林间再也见不到斑驳的光影,两人在恋恋不舍中走出竹林,往山下的城中往回赶。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对面的山道掠空而来,随即尘土卷集的黄龙腾空袭卷而来,然后马队在他他两人身前五米处嘎然而止,为首的壮汉二话不说从马上一跃而下,直向惠莲这边飞掠而来。

    杨冲下意识地左手急速出击,将壮汉逼退打住,右手顺势将惠莲往右侧山坡草丛一推,高叫一声: 惠莲快走!

    不消片刻,马队上的所有壮汉一拥而上,将杨冲团团围住,纵是杨冲三头六臂,也难敌这群狼恶虎,终被他们乱刀乱剑砍倒在地,英雄气短。

    惠莲跌跌撞撞爬到山下,只见昔日秀丽的山城早已一片疮痍, 到处都是断壁残垣,穿城而过的清流已然被血染透,从长沙郡漫延而来的战火一夕间已使平和的山城化为人间地狱。

好不容易转到家中,家已不成为家,一堆瓦砾中倒着爹娘血浸的尸身,妹妹惠仁也不知所踪。

    草草掩埋好爹娘的尸体, 惠莲心中牵挂杨冲的安危,转而直奔山上而往。

    喜续香圣僧托梦。

 惠莲不敢走大道上山,只能沿着崎岖的山道向着她和杨冲分开的山道攀爬。

翻上那条山道,她一眼就看到了杨冲血肉模糊的身体。

在他的尸身一侧,从斜坡上伸出来的一根松树枝上,立着一只灰色的山雀,耷拉着头,象是一直守住杨冲的尸身默哀。

 惠莲不禁悲从中来,瞬间的变故让她不堪重负,她痛哭着扑倒在杨冲身上,几欲自尽。

一旁沉寂的山雀突然开口道:“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惠莲姐你千万要坚强活下去啊!”

    惠莲讶异地抬起头,:“咦—什么?孩子?!”

   “是的,你已有了和杨冲哥的孩子了,”山雀懔然地说道,“跟我走吧,好好把孩子培养成人,为你的爹娘和杨冲哥报仇雪恨!”

    山雀边飞边停地在前边引路, 惠莲犹疑地亦步亦趋地跟在后头,最后他们来到了她与杨冲相约习武的隐秘竹林,并在此安下了她的新家。

    惠莲把杨冲的尸身就葬在新家旁边,每日里除了日常采猎,便是在竹林里勤练武艺,为的是将来把一身好武功悉数传授给孩子,以报一家血海深仇。

    转眼冬去春来,孩子开始顽皮地在惠莲肚子里踢腿伸懒腰了,这给了惠莲无限的憧憬。

望着亡夫坟头新生的野草, 惠莲百感交集,悲喜交加。

悲的是爹娘、爱人与自己早已是阴阳两隔,唯一的妹妹也是音信杳无,独留下自己孤身一人在这深山老林中苦苦捱日;喜的是终于有幸留下这宝贵的血脉,如今孩子已然成形,不日就要呱呱落地。

    两行清泪从惠莲的脸颊悄然滑落,恍惚间,她在亡夫坟头沉沉睡去。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