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间故事

冤魂借案报仇

    乾隆年间,讲故事比赛,兰东县塔堡镇上有一家豆腐作坊,主人姓丁,五十多岁年纪。

丁老汉老伴早年过世,膝下无儿,只有一个女儿名唤翠莲,父女在小镇上开豆腐作坊为生。

翠莲丧母后,女孩家感到孤单,便认邻居张家老夫妇做干爹干娘。

两家原来就处得很好,有了这层干亲关系就更亲近了。

翠莲时常替干娘做些针线活儿,张家的儿子张柱也经常为丁家的豆腐坊帮忙。

翠莲二十岁这年,丁老汉为女儿招赘了一个倒插门夫婿。

女婿名叫李引,入赘丁家后头几个月里还蛮勤恳,起早贪黑和老岳父一起经营豆腐作坊,丁老汉和丁翠莲对李引十分满意。

可是,这李引过去染上了好赌博的恶习,忍了几个月过后又旧病复发,便背着老岳父偷偷地进赌场。

丁翠莲多次好言相劝,要丈夫走正道。

李引非但不听,还时常出口不逊大骂丁翠莲,为此,小俩口儿时常吵架。

后来有一天,李引莫名其妙地失踪了。

    起初丁老汉和翠莲也没当回事,一晃三个多月过去了,李引却音讯皆无。

这下父女俩慌了神儿,四处打听,仍无消息……李引的父母对儿子突然失踪日久不归,便生了疑心,认为是儿媳丁翠莲因夫妻不合起了歹心害死了儿子。

特别是丁翠莲的干哥哥张柱过去常给丁家帮忙,两家关系不一般,说不定干兄妹私通合谋害死了李引……于是,李家就求人写了状纸告到县衙,又悄悄地送上几十两银子。

    兰东县刘知县是个问事不明断案不清又敛财如命的贪官,吃了李家的银子,命衙役把丁老汉父女和张柱一起带到县衙,在升堂审讯时,三言两语便动了刑具。

丁翠莲父女和张柱三人大喊冤枉,不肯招认,刘知县又喝令衙役动大刑。

两边衙役一个个如狼似虎,不由分说将丁家父女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当即昏死在大堂上。

刘知县便命衙役用冷水将父女俩喷醒,然后将父女和张柱押入监牢,准备次日再审。

    丁翠莲无故受了这么大罪,越想越恨李引,找了这么个丧门星男人,早知如此真不如把他杀了解恨!她身上被打得鲜血淋漓,像针扎一样疼,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这时候,丁翠莲突然看见一个陌生的中年人来到她跟前。

中年人说:“小夫人不要害怕,实话对你讲,我也是冤鬼,姓王名祥,系被人所害。

今天前来一是求你为我报仇,二是帮你洗清冤情……”丁翠莲受了重刑后已感到性命难保,当然也不怕什么鬼魂了,便说:“我一个弱女又是被押的罪犯如何能为你报仇?你一个冤魂又如何帮我洗清冤情?”鬼魂王祥说:“只要你按我说的办,管保你父女安然无事……”丁翠莲说:“你要我怎样办呢?”鬼魂王祥说:“明日知县升堂审问时,你就招认是你害死了李引,就说把李引的尸体埋在你家后院的一株杏树下面了,这样事情就会真相大白,而我的冤仇亦可得报……请务必牢记按此而行,不然你父女就要屈死在刘知县的棍棒之下,还要留下万世骂名……”鬼魂王祥说罢转眼不见了,丁翠莲也忽悠一下醒了。

    第二天,刘知县命衙役从牢中提出丁翠莲继续升堂审问。

刘翠莲依然不肯招认,刘知县便命衙役大刑伺侯。

刘翠莲一见摆在面前的刑具,忽然想起昨夜梦中那鬼魂王祥的嘱托,心想,看来招也是死不招也是死,与其被知县的棍棒折磨死倒不如按鬼魂王祥所说的招认了,或许真的有一线希望……丁翠莲想到这里,便道:“大老爷且莫动刑,民女招认就是了……”
    刘知县让丁翠莲画了招供后,又问道:“你既然招认害死李引,尸体现在何处?”
    丁翠莲回答道“尸体被埋在我家后院杏树下。


    刘知县当即派人去丁家后院挖尸,果然在杏树下挖出—具骷髅。

刘知县大喜,当下便整理案卷连同犯人供词、物证一起报送永平府。

    永平府知府秦正明看了案卷和供词后,又验看被害者的尸骨,经过反复琢磨觉得有些疑点。

被害者李引失踪仅仅三个多月,从这具骷髅骨来看此人绝非死于近年,起码应在十年以前,时间上明显不符。

可是,那丁翠莲又为什么招供呢?秦知府觉得事关人命不可草率,于是,决定亲往兰东县进行复审。

    秦知府来到兰东县后,立即提审人犯丁翠莲。

令秦知府大感惊讶的是,丁翠莲却大喊冤枉并将先前的供词全部推翻!秦知府问丁翠莲道:“就算是你被屈打成招也罢,可是,那骷髅白骨却是从你家后院杏树下挖出来的,这又如何解释呢?”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