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我当风水师遇到的的灵异事情

或许在你们的眼里,我的职业很特殊,也有的人心里会想方设法的去结交一些像我这样的人,但是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我们这行的人并不那么上得了台面,并不是因为忌惮什么,而是因为我们这些人都明白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不能太招摇,不能太高调。

在现在这个信奉科学批判迷信的年代,如果我们太高调,反而会加速我们的消失。

很多事情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一旦我们引起了公众的关注,那招致的后果将是毁灭性的,没有人会为我们辩解,因为我们站在了科学的对立面。

科学给我们带来了便捷,舒适和很多快乐,而我们只能带给世人不解,怀疑,甚至是恐慌。

我们就像活在阴影之下的灵神,见光就死。

我写这些事情出来,看似很高调,甚至还在不遗余力的做宣传。

但是我一直和大家保持着那份不远不近的距离,从来没有透露过我自己的任何信息。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我这么做或许很死板,但是这死板也是最稳妥的做法。

大家疑惑我为什么会那么神秘,不为别的,我只是想按照我们这行的行规墨守成规的生活下去,或许以后我一摔布包金盆洗手不干了,那我就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不藏不掖,坦然面对人生百态。

这做一行做么多年,我也都做的很隐晦,我的同学,朋友甚至是亲戚,都不知道我在做这行,除非一些施过援手的人比如我那个请过笔仙的姓汪的同学等等,而且事后我都会叫他们帮忙保密,而且我有自己的办法保证和我相熟的人不会说出去。

至于其他的那些原本不熟悉的事主,也只会在身边的朋友碰到这类的事情之后,才会帮我介绍业务。

所以总的来说,我还算把自己保护的很好的。

QQ上很多朋友问我要电话,我也从来没有给过,不是我不相信他们,而是这根本没有意义,因为我的电话隔一段时间就会换一次号码。

肖爷和我说装逼更本没有这个必要,说我太死板。

唉,可能吧,不过我习惯了这种谨慎。

业务量够生活就好。

不像那个神棍,需要业务多多益善。

二零一三年的某一天,应同学要求,在广州参加了一个初中同学聚会,我们那边在广深两地谋生活的人比较多,所以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还是能组织起一次像模像样的同学会的。

那次的人数不少,有十多个,大家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倒也找回了一些的回忆,只是时隔多年,大家都变了,那种青涩的感觉全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很强的距离感。

在这次同学会上,见到了一个很要好的小伙伴。

他没有上大学,高中毕业就进厂打工了,在初中,他是和我关系最铁的一个。

我们一起偷偷去河里洗澡,被教务处的老师追的满山跑。

我们一起打架一起捉弄女同学,从家里带到学校的菜,总是一起吃。

我们初中的时候是寄宿的,学校里面的条件有限,关系铁的和亲兄弟似得。

只不过现在我们都长大了,再也没有那种感觉。

他已经有了两个孩子。

男人一当了爸爸,就算是真的成熟了。

那一份压在肩上的责任已经不允许他在任性,甚至不再允许他休息。

那次他喝的特别多,总是在感慨活着有多累。

我只是陪着他喝酒,不断的附和着他,一起咒骂这个不公的世界。

但是我是假意,世界是公平的,一切不公平的待遇都是有原因的。

我从来不痛恨这个世界,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我也只会告诉自己,这只是我修行的一部分。

没有什么好怨天尤人的。



酒喝得多了,诉苦的冲动就越来越挡不住,谁都一样。

而我,无疑是一个最好的倾听者,他把我拉到K房一个小角落。

不断的和我抱怨着生活的不易,其实在我听来都是一些茶米油盐酱醋茶的小事,人活着知足常乐,何必去计较那么多得失,凡事量力而行,就会少了很多自寻的烦恼。

酒喝的越来越多,他的抱怨就越来越偏激,开始骂起他已经去世的爷爷来。

本来已经自动过滤他的话,但是听到这里,我就开始有点反感了,以前初中的时候,我经常去他家里,他爷爷很慈祥,待人很好,尤其是对他。

现在听到他开始攻击他爷爷,我一头雾水。

我想像小时候那样骂他教训他,但是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这个勇气了,我们都不是当年的那两个小屁孩子了。

我再教训他,估计会真的打起来。

我试着问他为什么要这么说爷爷,他苦笑着说他怀疑他现在事事不顺心是因为他爷爷没有保佑他们。

这是他的命不好。

我听了心里觉得好笑,这简直是胡扯。

命,是失败者的托词。

运,是成功者的谦语。

说道后面,他的意思我完全明白了,他说他爷爷每次在中元节的前后几天和他爷爷的祭日,都会给他们全家人托梦,问他们是不是家里太穷了,为什么着两年不给它烧纸祭拜了,它在下面都快要背饿死了。

我问他为什么不按时祭拜,爷爷才去世多久,怎么能这么快就断了祭祀了?对了,他爷爷去世才三年多。

他一边爆着粗口一边说:“我哪知道那老不死的是怎么回事?我们每年祭日都上香烧纸今年的清明还请了杀公师父(科仪道士)给做了发事,谁知道他还是在梦里面埋怨我们。

原来这中间还有这么一回事,他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所以这件事情像是无意提起。

我拍着他的肩膀和他说:“你生活不顺,怪不得你爷爷不保佑你们,只不过你爷爷能给你们托这样的梦,肯定是有原因的。

他不断的喝着啤酒,大声的说道:“你懂个啥啊,你就书呆子一个,还进了城。

村里面的事情你懂啥?”

我没有回答他的话,这个状态下的他,我的任何建议,他都听不进去。

我不断的和他打着哈哈,心里想着这些事情还是等他清醒了再说吧。

对了,他叫刘健。

那晚的聚会,我大半的时间都是在他的抱怨声中度过的,还好我是一个善于倾听的人。

倒也没有什么埋怨。

回到家里之后,我总是想着这个问题,回忆起以前那个慈祥的老爷爷,每次我去他家,他都会给我一毛两毛钱买糖吃,可是现在已经去世了,却给自己家人拖这样的梦。

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隔天起床之后,我就打电话给了师父,想问问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家里有祭拜,老爷爷却收不到。

我把事情给师父说了一遍,师父告诉我:“这种情况无非就三个原因:第一,烧错坟头。

第二叫错称呼,第三,迁坟了。

烧错坟头和叫错称呼应该不会,那迁坟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因为农村里面都是土葬,有的时候葬下去的时候不知道,后面要修路或者建房什么的,就要迁坟了。

我疑惑的问道:“迁坟还会引起这样的事情吗?”

师父说:“会,你可以问问你二师父,他对这个在行,以前我也碰到过这样的事情,有些人迁坟的时候,没有做法事,胡乱改地址。

没有做法事,下面就不会备注新的阴宅地址,在新地址烧的钱,当然收到。

我说不会吧?那平时在家里祭拜或者在十字路口祭拜,只要称呼念对了,不做法事,还是会收到的呀。

师父说:“那都是平时的祭拜,不需要去坟头。

清明和祭日的祭拜是必须要在坟前的。

我估计你那个同学他们家也就在这两天会祭拜,可是坟已经迁走了。

下面自然就收不到了。

“那烧的那些钱去哪里了?”我问道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