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透明人

在这个冷冰冰的家庭中,我毫无热情可言,亲情,亲情又如何?我真想大笑一场,尽管心如裂帛一般疼痛。

八年了,我已经被锁在这个家里八年了。

有谁知道当年一个八岁的女孩被自己的亲姐姐狠狠推下楼梯而终年与床为伴,是什么滋味吗?那一年,我八岁,姐姐十二岁。

她一直嫉妒着自己所认为的父母亲偏心于我 ,她怎么会明白,我在这个家,早就没有地位了。

我是个女孩子,而且是个哑巴,他们都失望了,因为他们一直想再生一个男孩,但始终没有。

从我记事开始,一个人终是独来独往,父母跟姐姐,才是一家人。

是啊,我得学会承受,为了生存!家里人的冷言冷语,我渐渐学会了接受,一开始我哭过,但随之而来的是挨着姐姐的耳光,和无动于衷的家人。

“给她送饭了没有?饿死她我们就麻烦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们真烦!”我几乎麻木了这样的对话,又是我父母跟姐姐的对话。

“你这死人,还要我喂你,你怎么不会死啊,如果没有你,我就会是独生女了,我巴不得你早点离开呢,丢人现眼!”我一言不发盯着眼前这个女人,她还是我的姐姐吗。

我紧闭双唇,就是不吃,我现在宁愿饿死也不会再被锁在这里像被对待一个疯子那样。

我说不了话,但我用嘲笑的眼光盯着她,换来的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啪!”那场事故,让我除了头还有知觉之外已经形如死人,枯瘦如柴,像一个标本。

我一直盯着她,她一直打着我耳光,直到父母叫她一起出去时才罢休。

我恼火了,但又能怎么办。

我把自己活活闷死,我强迫自己不呼吸,就这样,我逐渐脱离躯壳。

由于他们早已打通了关系,我的死亡这件事也被埋没。

我本来就是自杀啊。

当我重生后,自己早已能走动,我才发现这是一件多美好的事情。

于是,我一直在家里到处走动,我还不想离开,因为我必须亲手杀掉那三个人,我现在已经毫无感情,除了怨恨。

晚上,姐姐从楼梯下来了,她要去接听电话啊,她看不见我,我漂浮在她后面,像当年她推我一样,我看见她尖叫了一声,狠狠摔了下去,头刚好撞在石阶上。

母亲跑了出来,看到她的宝贝女儿这幅惨景,失声痛哭。

也跑了下去,但不幸被姐姐的鲜血滑到了,也狠狠摔了下去。

不过她命大,还在那里乱动,就是不死,真是的,你不死我怎么甘心啊?我依然说不了话,冷冷的对着母亲笑,就是他们以前对我的那副嘴脸,我现在还给他们了。

我改变主意了,我一天只杀一个人 ,明天,就到你了。

我对着母亲伸出手指,真希望她能明白我的心里话,让她的恐惧,再多一些。

对了,父亲出门了,刚好,他明天才会回来,母亲只是昏了过去,第二天,她赶到她们乡下请了个大仙回来,但那个装模作样的男人一来到家里,我知道,他看到我了,但我始终不比他软弱,他只叫了一声就冲出去了,母亲在后面苦苦哀求,他就是坚决不会来这里。

母亲只能搬到朋友家里去住,但在这一晚,我变成她的朋友在楼上向她招手,等他就快要到达楼上时,我变回原来的模样,她惊恐过度摔下来了。

其实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我制造的幻觉,我们一直在原来的家里,母亲并没有出去过,也不会有她朋友的家。

当父亲推门而入,看到的是我原先摆放好的母亲和姐姐的遗体,我把她们肢解,用他们的血在镜子上写下“明天就到你!”的大字。

父亲吓坏了,他想打电话报警,但我早就把家里的信号与外界隔绝。

我就是不出现,要他恐惧渐渐加深。

任凭他在疯狂撞门想出去,但我怎么舍得他走呢。

就这样,熬到晚上,当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我现身了,此刻我真想对他说,过一会你们才算是真正的一家三口呢!我失去了最后一丝伪装,紧紧捂住他的鼻子,不让他呼吸,我要让一个人跟我一样死法,母亲跟姐姐都摔死了,只能让你了。

他眼珠都充了血,终于死了,这一刻我才罢休。

其实我不想乱杀人,但我杀的都是间接杀了我的人,我看着自己逐渐消失的灵体,我就要走了,到地府陪伴我们真正的一家四口。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