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灵异事件

中秋夜的歌声

杂志社要派华军去南方办事处。

说是办事处,实际上常驻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记者,负责当地的稿件和新闻采访,一个是业务员,负责帮杂志社拉广告和活动赞助,原来南方办事处的记者,因个人原因要求调回总部,所以现在派华军去负责。

杂志社的办事处,也是华军的宿舍,不过,宿舍里只有华军一个人,负责广告业务的小李是本市人,他住在自己家里。

这是在离闹市不远的一个僻静小巷中的一幢平房,前面向着街口的一间房是办公室,后面的一间就是华军的宿舍。

虽是平房,里面也装潢的不错,厨卫齐全。

更难得的是,房子后面有一个独立的幽静小院,可能是长久没人照顾,院中长满了杂草。

院中还有一棵古树,离树两米远处有一口水井,上面盖着石板,井口几乎都被草淹没了。

这个后院有种幽静古老的气息,让华军非常的喜欢。

他打算把后院清除干净,买些花草或是蔬菜回来种,过一点乡村气息的生活,这一直都是生活在都市里繁忙的华军所向往的。

华军请了两个工人回来(反正这笔费用可以找单位报销),清除了后院的杂草,然后在房门前铺上水泥,并铺了两条水泥的小路。

这样一来,树下的那口井就突出来了。

华军叫工人打开盖住水井的石板,走过去向水井里看一看,只见水井的井沿上和井壁上都生满了青苔,但是水井里还有水,水面离井沿也不过四五米的样子,水在井里看起来是幽幽的深绿色,挺干净,还有点清凉的气息。

有个工人系根长绳在桶把上,在井里打了一桶水。

桶里打上来的水非常干净,那个工人用水洗洗手脚,直嚷嚷说凉快。

华军立刻就喜欢上了这口井,他叫工人在水井的四周也铺上水泥,以后种花可以用井里的水浇花了。

小李看着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小院,笑着说华军是懂得享受的人。

一个多月过去了,华军真的买了好多花种在后院里,这使得后院有了生气。

华军不忙的时候就在小院里种花,看书,或是写他的小说,有时要交的稿件完不成的时候,华军就坐在后院里找灵感。

来收房租的房东见后院收拾得干净也很高兴,他看见那口水井里居然有那么好的井水,感到很奇怪。

他对华军说:听家里的老人传说,这口井怕有上千年了,我爷爷说他刚记事时这井上就盖着这石板。

这房原来是一个官宦的府第,我们家祖上有人做生意发了达,买下这一片房。

房东说着用手划了个大圈,这一带原来全是我们家的,后来家道败落了,就都卖了,只剩下这一点了。

华军有些奇怪:这房子没那么老吧?房东笑了,这房子在我爷爷的爷爷在世的时候就重盖了,那时家还没败落呢。

那,华军又问他,水井为什么一直保留下来?却又盖上了不用?房东神秘地笑笑,不怕告诉你,真还不知道为什么这水井还保留下来,我爷爷说他也问过,只是他们家里从来没人提这事,偶尔听下人说起这井时都神神秘秘的,说有古怪。

房东说完了才觉得他自己好象太多嘴,有点不妥,他笑着问华军:你,不怕吧?华军看看他,怕什么?你说这口井?房东嘿嘿笑着告辞了。

这之后华军心里总是有点不安,有一次他去提水浇花,无意中向井里看了一眼,看完他就转过身去了,想想心里却觉得怪怪的,好象有点什么不妥,有什么不妥呢?他一瞬间呆住了,对,刚才他向井里看了一眼,那一眼他在井中看见了一个倒影,那是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可是,可是,那个男人却不是他!他一个人在井边,向井中望了一眼,井里出现一个倒影,而那个倒影却不是他!华军身上不由地打了个寒颤,但是他却立刻又探头向水井里望去,井水倒影出一个脸上略带恐惧的面孔,嘿,那不就是他自己吗?华军想,一定是受了房东说的那些话的影响。

很快秋天来到了,在这期间,华军也没再发现什么古怪的事情,他再去水井边看倒影,也没有什么不同的。

华军想,这世上哪来那多古怪呢,无非都是自己吓自己罢了。

华军依旧喜欢没事坐在小院中,有些花开了,花香淡淡的,秋风中,小院中有几片早落的叶子。

中秋节那一天,小李早早回家团圆去了。

办事处里剩下孤伶伶的华军。

他象往常一样吃过饭,上网去瞎转悠了一圈,觉得有点无聊。

下了线去小院里转转,圆圆的月亮发出银白色的光,看了让人有点惆怅。

华军索性走进屋里,躺到床上看看小说,看着看着,一阵睡意袭来,丢了书就睡着了。

半夜醒来的时候,外面明亮的月光照在窗前,华军差点以为是天亮了,再仔细看看,原来是月色。

翻翻身,华军睡不着了,他瞪眼看着窗外照来的月光,心里念着: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就在这时,他听到外面传来隐隐的歌声,那旋律是如此的优美,但又有淡淡的凄凉。

那歌声飘飘渺渺,时有时无,于是华军凝神细听,居然可以让他听出歌词来:夜色冷,秋水寒,千年相思如一梦,把酒笑痴情,青春易老,奈何岁月无情,挑不尽,鬓间白发,抚不平,容颜沧桑。

夜色冷,秋水寒,千年寂寞凄凉,谁与我长共?这首歌不只旋律优美,歌词更是优美凄清,让人怜意顿生。

是什么人在这样的夜晚唱这样的歌呢?莫非是和华军一样的异乡人?歌声又低了下去,华军几乎听不见了,反正也睡不着,华军索性从床上爬起来,向小院里走去。

走到小院里,那歌声却低得几乎听不见了。

华军一时也没返回屋里,只是站在门口看着天上月亮。

皎洁的明月正在头顶,当空洒下的月华如水似雪,所有的一切都被照得很清楚,华军有些痴了。

1/3123下一页尾页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